流行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96章 第96章(1)

    吴天和王瀚跳着跳着就跳到了阳台边,两个人痴呆呆望着天空。

    “你看到没,天上有好多钱飘下来……”吴天望着黑漆漆的夜空反复念叨。

    “不对,那是A大的录取书,你是A大的,我是B大的,他们的录取通知书就是这个颜色。”王瀚反驳吴天。

    两个人在窗户前争论不休,李振和刘晓面面相觑,这反应明显是吸毒致幻。

    他们想着怎么脱身,防盗门忽然被大力砸响,原来是楼下住户被吵到上来闹了,刘晓怕住户报警,立刻关了音响,道歉,保证安静。

    邻居走了,吴天和王瀚的争吵越来越激烈,周昂摸出手机不知道给谁打电话,刘晓就听见他问,为啥这次这么劲,感觉不太一样。

    周昂挂了电话,过了会,电话又响了,李振听到周昂走去一边接通,说什么我就在家呢,你来吧。

    他以为周昂又叫人过来吸,小声告诉刘晓,两个人说下楼透透气要走。

    一直站在窗边的吴天爬上了窗台:“你们别走啊,来接钱啊,好多啊。”

    周昂看了吴天一眼,毫无反应。

    李振和刘晓看到站在了窗框上的吴天,忘记了自己要走的打算。两个人着急出声,想着先把吴天骗下来。

    站在旁边的王瀚看起来似乎清醒了些,他讽刺吴天傻了,天上哪里会掉钱。

    你刚才吃的补脑的,都补屁股里去了吧,一点用都没有。

    王瀚讽刺完吴天,又调转矛头骂周昂骗他们,给他们假货,怕他们吃好了,成绩厉害了赶超周昂。

    刘晓手心里捏着一把汗,这两个人都是明显的吸毒致幻了,他真的很害怕继续闹下去会出问题。

    没曾想,两个人劝了半晌没效果的吴天,听到王瀚的话膝盖都不带弯一下,直直从窗台上跳了下来。

    “对,肯定不纯,你看我吃了就有用,他吃就没用。”

    周昂提起桌上的瓶子又塞进了王瀚的手里,逼着他叫他再多来点。

    刘晓没想到就这么耽误了一会功夫,他两就彻底走不了了。

    入户门打开,一个和周昂长相相似的成年男人走了进来,而王瀚还在和周昂争论不休。

    当男人站到茶几面前,周昂立刻收声,小心翼翼叫了一声「哥」。

    让刘晓李振不解的是,周昂的哥哥手里提着塑料袋装着没开封矿泉水瓶。到了之后,他指挥周昂重新做了一套东西,然后桌上两包东西,他揣了一包,让周昂打开另外一包多倒出来一点,然后指着说这个纯的。

    “刚才为啥掺了那个,这次不掺了呢?”意识有些清醒的王瀚指着他的裤兜问。

    “小昂不懂,这就是好看的,影响效果。”

    “看,我就说你坑我们,你还不认。”王瀚和吴天再次吵嚷你起来。

    周昂的哥哥凑近周昂耳朵边小声交待了几句,离开客厅去了卧室。

    他进去后就关上了门,所以在里面做了什么,李振和刘晓完全不清楚,依稀记得他进屋也没有待多久。

    周昂的哥哥再次出来,手里提着一个手提袋,把桌上刚换下的瓶子装了进去,眼睛扫了圈匆匆离开。

    周昂的哥哥离去后,周昂再次举着瓶子,像刚到家时那样,递到每个人嘴边让大家吸。

    但是周昂的神志已经有点不清醒了,所以他并没有留意到李振和刘晓究竟有没有吸进嘴里。

    确保每个人都在他的监督下吸食后,周昂打开了音响,调到了最大音量。

    重复的场景再次上演,只是这一次,吴天拉着王瀚一起站上了窗台,刘晓还没来得及出声,两个人先后跳了下去……

    李振飞奔到窗口只看到了两个人落地的惨状,而周昂还在随着音乐摇头晃脑,刘晓冲进卫生间弄了冷水强制让周昂清醒了一些,把他推到窗边,看清楚楼下的惨状,他立刻清醒过来。

    周昂立刻威胁两个人不可以把今天的事情说出去,然后准备把事情全部推到吴天身上。

    “他还没满16岁,现在吸了自己带的毒品死了,跟我们没关系。警察也不会查,但是如果你们说出去了,反正今天都吸了,大家都跑不了。”

    “刘晓,我知道你爸妈都是GWY,如果我举报你吸毒,他们的工作就完了。所以你们记住了,今晚上就是吴天带东西,主动提出来我家,请大家品尝,我们都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

    周昂说完不放心把孙明明摇醒,又把吴天带东西请他们吸的事说了一遍。

    孙明明一直昏睡沉迷,不耐烦的说,知道了知道了,吴天买的……

    周昂不放心,举着瓶子逼着两个人再次吸了几口,确保他们的唾液,指纹都粘在瓶子上留下了痕迹。

    但是孙明明一直昏昏沉沉,周昂逼他吸的时候,他一挥手打翻了瓶子……

    一场未成年人聚众吸毒,因为无知无畏引发的悲剧,除了他们编造谎话这一点外,其他的都算不上特别。

    但是因为周斌的匆匆而至,换走了瓶子,带走了另一包未知毒品这个行为,将这桩本不复杂的案件变得扑朔迷离。

    “带走的那包东西是什么样子的?”顾添问。

    “金色的,是金色吧?”李振问刘晓。

    “嗯,金色的,带着闪光,看起来就像小时候学校门口,小店里卖的那种五颜六色的闪粉。”

    刘晓的这个形容,几乎一瞬间让顾添将记忆中,在望北市金狐KTV旁边拿到的东西联系了起来。

    “纯金色?没有别的颜色?周昂当时是怎么操作的?怎么兑的,有没有说过什么话?”

    “纯金色,他把两包东西都倒了点在锡纸板上,但是金色这个消失的很快,打火机刚点燃,几乎是一瞬间就看不到了,感觉好像是浸在了其他东西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