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行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五百七十九章(1)

    大家都抓紧时间把桌子上的东西全部干掉,所以,用不了多久,大伙儿都已经吃的饱饱的,桌子上的菜肴食物消灭的差不多,大家的肚皮也撑的圆鼓鼓的了,甚至已经有某个人满足地打了个很违和的饱嗝,然后对徐福下逐客令“嗝~~~好了,饭也吃完了,你满意了吧,可以走了不?”陆梦萝立马站起来,表示不能让徐福走:“不行,徐叔还不能走。”要知道,要是徐福走了的话,自己怎么办啊,但是,明曜却不解了:“为什么?”有什么是非要徐福在不可的事情呢?难不成是提亲做媒?也不对啊,所以,明曜开始犯懵了。陆梦萝正色言道:“因为,有些事情,只有他才能说得明白。”然后点了点头,示意让徐福来说明,徐福不但说明了陆梦萝的情况,还亮明了他跟陆梦萝两人的身份,还出示了成王仲康和定勇的手谕,以及徐福若干年前的恩怨往事都一并说了出来,也就是徐福以前的身份以及经历,这番说明,可是费了徐福不少的功夫啊,解释完了,才终于松了口气:“好了,我说完了,这下你们明白了吧。”辰煜确实听懂了,原来,陆梦萝把徐福找来,就是想证明自己的清白,毕竟已经被抓包发现了这么多次,已经瞒不住了,但是光凭借自己的一己之词有难以服众,所以,她只能求助于自己徐福了,这些,他可以理解,但是,问题又来了,所以,他又开始了他的“十万个为什么”的精神发问:“嗯,大概,吧,只是,既然你刚才说了,你跟陆主事是定勇将军跟成王殿下直属的秘密情报组织,那么应该是保持绝对机密才对啊,为什么,现在却要跟我们说清楚了呢。”合着刚才这小子是在神游不成,是没听清楚自己的说辞吗,亏自己还解释了这么久,所以,徐福有些火大了:“我说你小子的脑子是长着玩的吗?原本,我们也不想对你们说明,实际上,也不需要对你们说明,只是,我也早就预料到迟早会出事的,果不其然,我眼看着你们要误会陆丫头,几乎都要认定了她是奸细了,眼看着误会越来越大,我想,这也是出乎于我的意料之外,所以,在此之前,我就已经跟定勇将军商量过,应该如何应对,如果实在不行,那也就只能敞开肚皮说开了,当然了,这件事情,我希望,知情的人仅限今天在这里的人,虽然允许我向你们说明白,但并不代表是完全公开了这些事情,所以,各位务必要保密,倘若泄露了,那么,后果自然是不堪设想,另外,下场也必然惨烈的,我就不一一说明了,好了,吃的你们都进肚子里,该说的,我也说完了,我就不久留了,告辞。”

    徐福最后的这番话,是说给每一个人听的,虽然多多少少带了一点危言耸听,和威胁的意味,但是目的大家都明白,那就是希望今天在场听到的所有人都能守住这个秘密,毕竟是成王仲康和定勇将军创立的秘密情报组织,倘若暴露,必然对王朝军,乃至整个大荒所不利,所以,徐福这样做也不无道理。在场的人得知陆梦萝是清白的,都松了口气,尤其是明曜,心里面别提多高兴了,当然,他也有些愧疚,因为这些误会,他这段日子没少给陆梦萝脸色看,也幸好陆梦萝不知道明曜曾经这样误会自己过,权当他是耍小孩子脾气喜怒无常而已,不然知道了的话,陆梦萝得多闹心啊。其实说实话,他们当中任何一个人都希望一个最让大家信赖的伙伴成为自己的敌人,也幸好是误会,并且及时去解决了,才不至于酿成大祸,不然,等陆梦萝上了断头台那会,就说什么已经迟了。然而,现在既然陆梦萝已经被排出了内奸的嫌疑,那么就剩下了两个目标了,林琅跟殷璇,可是,就这样贸然去捉拿也不是什么明智之举,打草惊蛇非但没能把真正的内奸抓出来,还会惊动了幽都军那边,要知道,林琅她可是跟萦尘走的可近了,大部分的情报都是她提供给萦尘的,所以,她的嫌疑无疑是最大的,但是,殷璇也依旧不能排除,他是喻妍的副官,某种程度上来说,他是除了沈千愁以外,离喻妍最近的人,任何情报,几乎都是最快得到的,林琅她一个小兵小卒,先不说她到底是怎么样得到情报的,她一个不起眼的十方军战士,其存在感远没有殷璇的高,要最最快接收到情报恐怕比起殷璇要难得多,然而,却也恰恰因为存在感低,所以,这也是隐藏自己的一件很好的外衣,很多时候,这样的身份就可以让她瞒天过海,神不知鬼不觉。所以,这需要设一个局,把真正的内奸引出来,谁是真正的内奸,很快就会有个水落石出了。

    不过,关于锄奸的事情,辰煜在军议上面是只字未提,而是在商议着接下来的作战计划,应该如何设防,如何采取有利的办法去应对幽都军的入侵,这些问题一直以来都是重中之重,但是,奇怪的是,辰煜这次军议居然提出了“消极”应对,就是除了加强防守以外,不采取任何以己方主动的攻击,但是日常的操练演习照常进行,言下之意就是不主动去攻打对岸的凿齿军寨和应龙城,而是等着别人打过来,然后予以反击,听了这个计划之后,在场除了女的,男的基本上都是不同意的,都觉得辰煜是疯了,脑子不正常了,明明就有很多很好的机会去攻打,或者说可以尽快把凿齿军寨和应龙城,乃至天机营旧址收复,那些地方本来就是大荒的,就算是攻进去,也是合情合理,都在说辰煜懦弱,去了一趟北溟之后怕了幽都军,这阵子下来,真正进攻的没几次,全是以防守为主,居然坐等着别人打过来,等等之类的话,但是辰煜也不管他们同不同意,反正他就这么敲定了,喻妍虽然也有些疑惑,但她还是觉得辰煜有他的办法的,或许,他心里面在同时打着好几个如意算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