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行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100章 着急救夫的常安(1)

    猎场。

    夜色融融,无边无际,宛如一块巨大的黑色绸缎笼罩着地面。

    任平生一行人走在林间,警惕的观察四周。

    耳畔除了沉闷的脚步声和呼吸声,只有阵阵虫鸣,令人心烦意乱。

    走了好一会,前方出现火光,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异常明亮。

    “到了!”

    走在前头的陈志明见到火光,转头看向任平生,脸上露出激动之色。

    任平生同样松了口气。

    本以为今天可能要在漆黑沉闷的林子里过夜,好在最后还是回到了原点。

    “终于出来了。”

    “早知道这次夏苗这么凶险,说什么我也不会参加。”

    “回去以后,我让我爹把这里的妖族全都扒皮抽筋,千刀万剐!”

    身后传来嘈杂的声音。

    有人庆幸,有人悲痛,有人愤懑,各种宣泄情绪混杂在一起,吵的人头疼。

    任平生转头看向他们,提高声调,厉声呵斥:“吵什么!没见到锁妖使之前,都打起精神!别在最后关头被妖族偷袭!”

    听到是镇北王世子的声音。

    众人渐渐安静下来。

    萧容雪见到这一幕,眸中流露出一抹异样的眼神。

    令行禁止。

    没想到,短短一天,任平生竟然能在这些桀骜的勋贵子弟中拥有这等威信。

    任平生见众人安静下来,再次开口:“保持原先的队形,继续前进,不要散!”

    说完,身先士卒,迈步走向前方。

    众人没有犹豫,紧随其后。

    一炷香后。

    任平生终于带领众人,离开了茂密的林子,来到最开始的那片草地。

    还没来得及说话,第一眼就在两团篝火之间看到一道人影。

    佝偻着身子,头和肩膀微微晃动,在忽明忽暗的火光映照下,只能隐隐约约看清一道轮廓,这样的造型,加上悉悉索索的动静,莫名给人一种诡异之感。

    包括任平生在内,见到这一幕,都觉得一阵毛骨悚然,脖颈后寒毛直竖。

    “前面怎么了?”

    身后有人压低声音询问。

    任平生沉默了几秒,盯着远处那道人影,试探性的轻唤一声:“可是锁妖使?”

    话音落下。

    一阵夜风呼啸而过,呜呜的声响,让人心中不由升起一股寒意。

    随夜风而来的还有淡淡的血腥气。

    瞬间。

    任平生警惕起来,攥紧手中的断刀,眸光一凝,声音低沉:“情况不对,做好准备。”

    陈志明等人听见这话,没有丝毫犹豫,全都攥紧兵器,摆出迎敌的姿态。

    后头的人见到这一幕,也都意识到危险,心中一沉,拿起兵器。

    呜呜——

    风还在刮,明明是初夏,却带来阵阵寒意。

    篝火被风吹向那道身影。

    借助摇曳的火光。

    任平生终于看清前面的景象。

    一只背生双翼,好似放大版蝙蝠的人形生物,将头埋在一具尸体的胸腔中,贪婪着吮吸着鲜红的血液,可能因为愉悦,脑袋和肩膀不断的颤动,发出悉悉索索的声音。

    呜呜——

    又是一阵风刮过。

    人型生物猛地抬起脑袋,厉鬼般狰狞的面孔,沾满鲜血,呲牙咧嘴,在火光映照下更显恐怖。

    血红的眼睛,死死的盯着任平生,好似激动,又好似兴奋,张开血盆大口,吱呀吱呀的低声嘶叫,声音沙哑。

    腥臭刺鼻的气味弥漫开来,身后树叶沙沙作响,给漆黑的夜色平添几分阴森恐怖。

    任平生凝视远处那只怪物,视线向下,看清那被开膛破肚的衣服,一颗心瞬间沉到谷底,寒毛直立。

    “那是.锁妖使!”

    此刻。

    陈志明等人同样看到了这一幕,恐惧如潮水般涌上心头,本能的后退一步,声音沙哑:“锁锁妖使被杀了。”

    “锁妖使是四品武夫,这只妖族杀他,必定要经过一番激烈的战斗,我们身在林中,听不到打斗的声音也就罢了,昭武帝那帮人不可能听不到。

    既然如此,为何无人出手相助?

    就算这只妖族是三品及以上的大妖,昭武帝应该也有办法救下锁妖使才对。

    难道昭武帝那边也出了变故,被人拖住了脚步?”

    任平生脑子急速转动,想要理清自己的处境。

    这个时候,身后的陈志明颤声道:“世,世子,咱们跑吧。”

    “你想死吗?”

    任平生瞪了他一眼,厉声呵斥:“老子告诉你,这个时候回林子,就是死路一条,你想死,没人拦伱,别拉上别人一起!”

    这番话犹如一记重锤砸在陈志明等人的心头,让他们瞬间冷静下来。

    世子说得没错。

    先不说前面这家伙到底是什么怪物。

    就说后面的林子里可是藏着上千只实力不弱,成群结队的妖族。

    转头逃跑,队伍必定溃散,他们也将彻底沦为案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

    一念至此。

    几人鼓起勇气,握住兵器,咬紧牙关,不再后退。

    “世子,接下来怎么办?要不要干它?”

    陈志明压低声音询问,言语间已经将他当成了绝对的主心骨。

    “让我静静。”

    任平生随口回了一句,仔细打量起那只面目狰狞,好似蝙蝠的可怖人型生物。

    “它的翅膀被撕下了一只,肩膀、小腹也有伤口,看起来伤得不轻,这么说应该只是四品。

    只是……受了重伤的四品,也不是一帮七品能对付的。

    也不知道那个白屏和慕容去哪儿,他俩要是在,好歹还能挡一挡。”

    想到这,任平生不由有点儿郁闷。

    这么一个彰显白屏逼格的机会摆在跟前,他竟然不知道跑哪去了。

    给他人前显圣的机会,他也把握不住。

    屁用没有。

    任平生在心里吐槽了几句,默默取出了道尊给他的符纸,攥在手里,思考要不要用。

    虽说打牌的时候,没人一开始就用王炸。

    但眼下的情况,和打牌不同。

    不用符纸,安然无恙,当然最好。

    但如果一直攥着符纸,最后打不过再用,就有点儿得不偿失。

    毕竟。

    自己的身后是两百条人命。

    一念至此。

    任平生做出决定。

    出手试探,如果对方伤势比想象中更重,就暂且不动符纸。

    “分我一把剑。”

    任平生望向一名带着两柄剑的青年,表情严肃。

    那名青年本想说自己使的是双手剑,少了一把,武技无法施展。

    转念一想,真要打起来,自己一个八品,估计只能随波逐流,少一把剑也没什么,于是递出去一把:“给。”

    任平生将断刀换到左手,右手反握剑柄,望向远处那只怪物,眼眸一凝,将灵气集中在右臂,全力掷出。

    下一秒。

    那柄剑好似化作有人控制的飞剑,在皎洁月光的映照下,划出一道青色的流光,直冲那怪物的面门!

    嗖!

    破空声渐行渐远。

    三息后,骤然掠过那怪物狰狞的脸庞,留下一道浅浅的血痕,插入地面。

    “没射中。”

    陈志明等人见到这一幕,顿感失落。

    萧容雪却眼眸一亮。

    她看得清楚。

    剑刃划破了那怪物的脸庞,留下了痕迹。

    任平生就算实力再强,面对一个四品强者,也不可能做到这一步。

    所以。

    毫无疑问,这个怪物伤势很重!

    重到连五品都未必比得上。

    “怪不得我们在这站了这么久,它只一个劲儿的吸血,一点儿反应都没,原来是伤势太重,动不了。”

    萧容雪这么想着,就听远处传来嘶哑难听的声音。

    “等到.你.了.”

    等到你?

    等到谁?

    萧容雪微微一愣,仔细观察,发现那只怪物猩红的眼睛,一直盯着任平生,自始至终没有离开刹那。

    “难道.它在等任平生?!”

    这个念头冒出来。

    萧容雪心中忽然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下意识地看向身旁的任平生,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

    还没来得及开口,忽地听到一阵尖利刺耳的声音如浪潮席卷而来。

    轰!

    刹那间。

    耳畔尽是嗡鸣,脑子一片空白。www.

    鼻腔中似有什么东西流了下来,甜丝丝的。

    是血?

    这是萧容雪意识清醒前的最后一个念头。

    下一秒。

    她失去了意识,身子直挺挺的栽倒在泥里,脸先着地。

    嘭!

    嘭!

    嘭!

    沉闷的砸地声接二连三的响起。

    人一个接一个的倒下。

    意志力强的,能撑个五秒。

    意志力弱的,最多三秒。

    转瞬间。

    人群中还在苦苦支撑的就只剩下任平生一个。

    两行暗红的鲜血从鼻腔中流入喉咙里。

    咸中带甜。

    耳畔的嗡鸣,令人心烦意乱。

    好在还能保持意识。

    “为,为什么我能坚持这么久?”

    头疼欲裂的任平生,脑中冒出这个念头。

    下一秒。

    他忽然意识到了什么。

    “这家伙攻击的是元神!”

    这段日子。

    他通过《噬魂决》吞噬了不少元神,元神强度远超同等级的武夫。

    但相当于哪个品级,没有参照物,无法推断。

    如今看来,最起码比七品强。

    “话说回来,如果攻击针对的是元神,那是不是可以用净心玉?”

    念头一闪而过。

    任平生强忍头痛,从怀中取出一块玉佩,灵气催发。

    倏忽间,他的精神得到了升华,心灵得到了净化,耳畔的嗡鸣声,连同头疼欲裂的感觉一同消失不见,脑中一片清明。

    “果然有用!”

    任平生眼眸一亮,环顾四周,见众人全都倒地,心中一沉。

    目光快速在人群中搜寻,俄顷定格在一袭麒麟服上。

    快步走上前,试探鼻息。

    “有气,还活着得尽快打断它!”

    任平生顿时松了口气,手握断刀,看向远处隐藏在火光忽明忽暗处的怪物,语气冰冷,厉声喝道:“住手!乖乖受死!”

    听到任平生的声音。

    怪物的声音戛然而止,猩红的眸子望向它,狰狞的脸庞在篝火的映照下更显恐怖,呲牙咧嘴,发出嘶哑的声音:“你杀不.死.我.”

    本来也没说是我杀你。

    任平生这么想着,气定神闲的取出了符纸。

    就在此时。

    身后突然响起枝叶晃动的沙沙声,声势浩大,少说得是上百只妖族同时行动才能有这动静。

    已经打定主意使用符纸,任平生丝毫不慌,转头看向林子里上百只形态各异的妖族,俊秀的脸庞露出一抹轻蔑,仿佛对它们视若无物。

    清凉的夜风吹来,撩起他的鬓发,把他的衣角吹的向后飘荡,配合他清秀俊逸的容颜,倒是有几分谪仙人的韵味。

    “.”

    妖族和那只怪物见到这一幕,被他风轻云淡的模样唬住,停在原地,一时间竟是不敢上前。

    与此同时,脑中不由浮现一个念头。

    难道他还在隐藏实力?

    别说是妖族,就是玄机镜前的晋王等人,见到这一幕,也不由瞳孔微缩,满脸的惊诧。

    前有豺狼,后有猛虎。

    他怎么能这么平静?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

    晋王等勋贵死死的盯着玄机镜,心中不约而同地冒出同一个念头。

    镇北王世子.你究竟还隐藏了多少?

    要知道。

    就在半个时辰前。

    他们可是亲眼目睹了那只蝙蝠妖是怎样杀死同为四品的锁妖使,又是怎样将他敲骨吸髓的。

    毫不夸张的说。

    见到那一幕,在场之人几乎都已绝望,认为阵法再不破开,镇北王世子他们必死无疑!

    后来发生的事情,也证明了他们的猜想。

    仅仅只是一声尖叫。

    一百多号人近乎全军覆没。

    没办法。

    四品和七品,相差了整整三个品级。

    他们之间的鸿沟,几乎不亚于四品和超凡,完全不是区区百人就能弥补的。

    见众人成片成片的倒下。

    许多勋贵已经闭上双眼,不忍再看。

    却没想到。

    镇北王世子竟然硬生生的挺到了最后。

    那可是四品蝙蝠妖的尖叫!

    能够直接攻击元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