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行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96章 夜聊(1)

    章毓卿一想确实不好让别人知道他们是假夫妻的事,“但……”

  “东厢还有一张榻。”陆惟言简意赅,“我睡榻。”

  章毓卿悻悻然闭嘴了。

  夜里,章毓卿在床上支了帐子,在被窝里搓着冻麻的手脚,张嘴一哈,清冷的月光下白气都冒出来了。

  这什么鬼天气!才十月就冷成冰窖!

  陆惟听到帐子里面的动静,问道:“睡不着?”

  章毓卿心里委屈,话都有些哆嗦,“冷!”

  陆惟掀开被子想下榻,又躺了回去,反复几次,犹豫不决,最后终于鼓足勇气说道:“要不,我给你暖暖?”

  帐子里一下子安静下来。

  屋里静悄悄的,只有西北风吹过房顶的声音,掉光了叶子的树枝萧瑟的影子透在窗户纸上,来回晃动。

  章毓卿瞪大眼睛,这个“暖暖”是她想的那个“暖暖”吗?

  陆惟也有点紧张,低声说道:“你先睡榻上,我给你暖好被窝,你再来睡床,等过几日炕砌好了,夜里就好过了。”

  “这,不太好吧……”章毓卿吞吞吐吐的说道,“算了,太麻烦你了……”

  她无所谓,主要是陆惟的贞操不能丢了,还得完完整整的留给章毓莹呢!

  陆惟听见章毓卿那不情不愿的声音,心里又好气又好笑。

  嘴上说着怕麻烦他,实际上心里怎么想的只有天知道!

  “你翻来覆去的,我也睡不着。”陆惟说道,“还是你愿意就这么冻着?”

  章毓卿心理斗争了半天,手脚冰凉发麻到自己都想哭了,最终心一横,掀开了帘子,拖拉着鞋子起身了。

  陆惟在榻上也起身了,看着章毓卿冻的脸色发白,哆哆嗦嗦一路小跑冲进了他的被窝里。

  被窝温温热热的,章毓卿幸福的险些要掉泪了。

  陆惟钻进章毓卿的被窝里的时候,闻着熟悉的馨香味道,暗道章毓卿这身体也太虚了,被窝冰凉成这样,他得多给章毓卿烤点羊肉,好好补补阳气。

  等被窝暖热了,陆惟招呼章毓卿回来睡。

  章毓卿都在陆惟被窝中睡着了,直到陆惟叫她,她才迷迷糊糊的起身,眼都没睁开,被陆惟牵着送进了被窝里,一觉睡到了天亮。

  这是自天气转冷之后,章毓卿睡的第一个安稳觉。

  亮堂的太阳照在院子里,房间里的榻上陆惟已经没了踪影。

  矿山那边的人送来了一车炼好的生铁,还有一大车煤。

  章毓卿拿起一块黑乎乎的铁块,杂质肉眼可见。

  “我要的是精铁。”章毓卿对送东西过来的何琦说道,“这个还远远不够。”

  何琦说道:“这是第一炉出来的生铁,我怕您着急看,就先送来了,您放心,还会有下一步的锤炼,保证能出精铁。”

  王春娘端着热气腾腾的早饭过来了,轻手轻脚的放到了何琦跟前。

  何琦目不转睛的看着王春娘,说道:“在外头这么长时间,天天想的都是春娘做的那口好吃的!”

  “你这话说的,好像夫人亏待了你似的!”王春娘嗔怪道。

  何琦咧嘴一笑,章毓卿当然不会亏待了为她办事的人,“我就是想吃你做的饭!”

  王春娘哼了一声,转身走了,撂下一句话,“那你还愣着干什么?”

  何琦笑的跟个傻子似的。

  章毓卿简直没眼看,让何琦在屋里吃饭,她让侍卫去找锯末,又挖了一大车土,把锯末,黄土和煤铲碎,搅拌到了一起,成了一堆黑泥,把黑泥装到她从矿山回来就找铁匠打造好的模具里面。

  等黑泥从模具中出来,已经成了一个规整的九孔蜂窝煤。

  “这是什么?”王春娘问道。

  章毓卿看着久违很多年的东西,感叹道:“这可是个好东西呢!”

  冬天就要来了,京城里但凡有点余钱的人家都要买炭过冬,然而炭火昂贵,蜂窝煤相对来说就便宜多了。

  虽然不如卖盐挣钱,但肯定会是一笔不小的收入。

  精铁炼出来,就是除了盐之外,第二个挣钱的大头了。

  当天章毓卿就迫不及待的让侍卫用一个铁皮桶做了个简易的炉子,用起了煤炉。

  陆惟回来的时候,就看到章毓卿和王春娘几个人围着铁炉子坐着,炉子上烤着板栗,浓郁的香味弥漫着,烟火气满满。

  “这倒是个好东西!”陆惟赞叹道,只是可惜听章毓卿说夜里睡觉的时候不能留在屋里,否则会把人熏死。

  夜里,陆惟一边跟章毓卿暖被窝,一边说了军营里要举办比武大会的事,想让章毓卿也过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