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自从上次见过世尊,20岁找一位孙长松,此人在洛阳,难道洛阳也有结界,啥时候赶快去一趟。吴睿开始盘算起来,辅导员因为吴睿严重缺课,找吴睿谈了一次话。吴睿拿着送玉给辅导员,其实吴睿,想表达一下辅导员对她关怀的谢意,结果被辅导员误会训斥更加面朝地。没想到辅导员虽然年轻吧,还这么刚正不阿,这个时代的学生不容易,小学初中中学大学,很多东西都是没有用,而且这个世界的人,想尽一切办法外神通加身,唯独我这个自身宝藏不开发,还以酒**望做榜样和标准,人人乐道,不是被看成另类,就是被家庭与朋友的奚落。难怪未来佛弥勒苦恼,无法插手管理,这本来就是个大问题,以后不面临劫难才怪。吴睿想着,想着,她突然明白,自己也在这个局里,自己要不努力,死了也会魂飞魄散,比他们惨多了,谁让自己魂体,已经修到鬼君级别,估计这几年的修炼,虽然没有冥介冥魔气那样浓郁,这界面里冥气和灵气混合夹杂,形成一种氧气,供大家呼吸,所以人们呼吸进去很容易有力量,同时冥魔气又对人体力量的一种腐蚀,很难修成,没有一颗坚毅的心,不畏生死,否则难以逃脱束缚,除非特别的打坐心法,或许能冲破这个事实也有可能,还有吴睿纳闷,白蛇传里讲白蛇是千年蛇妖,在灵界她不奇怪,在这届怎么会有这类修道成人蛇精?再次坚定一定有结界点,肥鼠上次从哪个洞里消失在没出来,十有**哪里就是一个结界点,不知道通向哪里,这只肥鼠,估计也是来自灵界,小东西,尽然不告诉老娘,你是来自灵界,看老娘下次见了,怎么收拾,其实吴睿在这届生活十几年,以前家族思想和传统慢慢的已经发生蜕变,只是吴睿没发现,吴睿在不会像以前那样依赖,以男人为天的思想,或许是好的开端,或许真正让她走上万劫不复穷尽的开端。

吴睿看了一下课程表,周四只有一节材料分析,其它不是下午就是上午满堂,她现在需要时间,时间对她来说太宝贵,修为停滞不前,还得寻找药材,还得抄写“末法经”吴睿突然觉得自己好悲哀,打印,这个时代是外神通时代啊,怎么忘记这么有意义的重要事情呢?吴睿急急的出学校东门,这里有个村子很热闹,街道很小,人员混杂,她找了一家打印店,掏出自己手抄的一本《末法经》,把这个打印1000份,装订成册,书皮写上《龙华经》吴睿改了经书名字。其实吴睿觉得《末法经》太扎眼,自己改成《龙华经》一看就是龙修炼宝典,大家不争破头来抢,她是想错了,这个世界的人,没有多少人关心修炼己身,也对自己一点不关心,反而关心自己的外在神通和人欲的享受。导致后来吴睿苦闷,真经变成世人眼里伪经,还因此争辩打打出手。这都是吴睿一手造成,问题她哪里知道。店主有点为难的说,她这里只是打印资料,文件,大规模打印找印刷厂。吴睿又找了一家大型印刷厂,人家开机器就得上万册,上万册就上万吧,交了定金,说好提货日期。这件事情总算尘埃落定。

吴睿想到外神通,当然也想到了网络,吴睿把末法经以文档的形式发送到学校bbs里,又在天涯里注册id上传“末法经”,《末法经》同样也改成了《龙华经》一切事情落定她又出钱建立网站《回家论坛》。夏天来临吴睿现在的日子过得非常惬意,西安的小吃特别丰富,吴睿也非常的喜欢,身上也开始蓄积肉多了起来。她的吃穿用度也开始增大,吃基本上和她在灵界一个规格,当然这里只能吃个名气,和灵界比吃的东西灵气远远不如,只是能变换一下口味,这里的蛋糕,还有面条她很喜欢吃。穿的也不再像以前那样单调,以前她从来没有穿过裙子露腿,经过上次走光事件,在看同学们都是这样穿,她也开始穿,由长裙到超短裤,她自己都感觉入魔了,只有魔道女子对外表要求火热,她囤积点这届的衣服,等回灵界,到了魔教地盘买衣服换灵晶也是一个好主意,想到就做,来到钟楼,进了商城,专门购买哪些显露身材,露骨的衣服,各种款式,吴睿挑选起来也是乐在其中,她是不知道,要是师兄知道一定说她入魔了。采购一番,花去5万大洋,吴睿觉得自己是不是疯了,怎么会这么奢侈,她给自己准备最多的还是户外登山的衣服鞋子。印刷厂办事效率很高,打来电话通知她去取她印刷的龙华经。这次,这些事情都已经办妥,她想啥时候见见世尊,问问能不能帮她去灵界。

校园里不乏青春人的冲动,吴睿开始态度有点冷,后来也开始开玩笑和大家随意起来,但凡直接表白都被吴睿以我有老公,我的老公是罗靖,孩子罗天辰和罗天璇,校园里也逐渐传开叫带刺的玫瑰。书中芙蓉一下变成带刺的玫瑰,落差有点大。

吴睿在这个期间尝试炼制了两次定颜丹,第一次成丹2粒,第二次尽然有10粒,抱着丹炉轻吻一边。日后吴睿可能尴尬,目前她可没有这种感觉。对丹炉吃丹药的事件,她还心有余悸,虽然晚上查验过丹炉,和丹炉也沟通联系过,丹炉压根不理她,无奈只能就此罢手。很快期末考试吴睿成绩又是不错,同学们开始惊讶,她可是旷课一个月,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吴睿这次暑假,没人送车票,她正好利用这段时间找找世尊,先去找孙长松,吴睿这次坐火车来到洛阳,在当地打听了一番,都不知道有个叫孙长松的人。吴睿现在觉得这样找,肯定大海捞针,她想到派出所,她来到当地派出所,吴睿说出自己的想法,寻人,派出所同志集体放假,让吴睿有点想揍人,但还是忍了,她想到世尊,世尊让她找这个人就一定知道他在哪里,于是她又开始找庙宇,这里的庙门票费比他去过的地方还贵,无奈交钱进去,找世尊事大,其他都是小事。香客也稀稀疏疏。吴睿来到观音菩萨面前叩首传音道“观世音世尊,干女儿有事来求教”一连传音三声,没有一点回答,设立这么多的道场,怎么不在呢?在寺院里没有找到世尊,出了寺庙,她一个人坐在洛河桥行人道上,抬头仰望天空 ,正午太阳好毒,她现在的神识已经恢复的七七八八,她记得,唐朝武则天曾经以洛河献瑞之名称帝,这条河里难道也有古怪,想到就做纵身跳入洛河,惊呆了一旁路过的人,年轻女孩跳河自杀,紧接着大家七手八脚的开始打捞。打捞无果这是自然,因为吴睿直接潜伏在水下100米深处。吴睿在河底一点点的搜查,神识外放,惊走很多鱼儿。沿着洛河来回游走了三圈自己都筋疲力尽,猛地一跃出了水面,这是河边公园,她湿漉漉的打算找个厕所换洗一下。无奈神识扫描半天路边公园压根就没厕所。

路边走来一老人,看着吴睿全身湿漉漉,坐在凳子上发呆,姑娘,你全身湿漉漉的赶快回家吧,夏天也会感冒。吴睿谢过老人,吴睿急忙问道:“请问您知道一个叫孙长松的老人吗。”

老人认真又专注的仔细打量吴睿笑着说:“我刚好叫孙长松”。

吴睿惊讶的心里想到,得来全不费功夫,这么简单的找到了。

“我是奉观音世尊的口谕,来洛阳找一位叫孙长松的老人”吴睿说

“哦,你是哪里人,找我有什么事。”孙长松说

“我是甘肃白银市,现在在西安读书,世尊让我转交给您一本经书。”说着吴睿把《末法经》掏了出来,另外还拿出许多她自己印刷的《龙华经》。

吴睿不好意思的摸摸自己的鼻子说“末法经和龙华经其实是一部经书,我在印刷的时候觉得龙华经更加吸引人,所以就给改了”。

孙长松笑着说“没关系,我刚好今天办完事,到公园里散步,我们在这里相见说明是缘分,走,到我住的地方我们在细谈。”

吴睿说“好”

吴睿以为很快就到,没想到还得坐公交车,七拐八拐终于到了老人的居所,房屋简陋,屋子还有点年久失修,随时倒塌的可能,吴睿想起自己的妈妈爸爸,还好家里这几年好点也盖了新砖房,以前还不如这个屋子。

原来老人住这里是在洛阳郊区叫大杨树,他独自抛弃妻儿来守在这里已经13年,吴睿问的很详细,吴睿把自己拓印的龙华经一股脑都弄出葫芦,自己有钱在印刷,老人惊讶,“你的经书带在哪里,怎么一下子出现这么多。”



吴睿也没隐瞒,自己是灵界不小心投胎到这个世界,没想到能修炼,就修行原来的功法,有一件法器正好能装我们俗世的东西,孙长松赞叹不已。

“吴姑娘福源如此深厚,在凡人俗世都能有法器傍身,成为观音看重的人,定是不一般,以后必有大作为。”孙长松说

吴睿寒暄着说“我是遭人陷害,不得已落到现在地步。请问你知道哪里有通往神界或者灵界的结界吗?”

孙长松沉吟半天后回答说“我知道洛阳有个天津桥,天津桥上空,有仙人从此通道下凡,据说是人世间通往其他界面唯一通道。”

吴睿眼睛顿时亮了起来,看来结界在天空,她也不由分说,神识外放到高3000米覆盖整个洛河,她闭目静静的感受着,果然在上升到大约100公里处,确实有一个节点,可必须会飞,才能到达那里,自己没筑基怎么会飞,吴睿收回神识,踌躇起来。无论如何先筑基,先炼制筑基丹才是大事。想的太入神,孙长松老人把自己在这几年写的稿子还有写的渡劫经一起抱到吴睿面前。吴睿粗略的看了看,都是关于末劫收元的事情,也不多说,全部收在自己的葫芦空间。

吴睿又把自己建立的网站及其网址抄录了一份给孙长松,还有论坛里末法经就是龙华经的事情大概说了一遍,最后又问,世尊有没有交代她什么时间下来。

“说是在2022年左右会下凡人界,到时候就开始到处普度收元,你看现在人类活动,越来越破坏生态平衡,发展不了多少年就会遭劫。”孙长松关心又叹气的说。老人为了这界人类,受尽苦楚,抛家舍业实在难得,还是世尊有眼光。吴睿在心里默默的想。

吴睿点点头,她也同意这个观点,因为背道而驰,寻找外神通以加自身,迟早会出问题,不求自己而外求资源有限,就像她们这些修行的人一样,法宝在厉害,关键内在的修为,道的权衡,和对天地的认识与感悟才是至关重要,真的是一门很深的哲学。否则法宝厉害没命催动也等于百搭,她现在目前的情况就是这样,有法宝没能力用,突破不了筑基期,不会让你飞。吴睿暗自焦急,到哪里寻找能筑基的材料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