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吴睿头一次来医院妇产科,微隆的肚子做一次完全的体检,建立妈妈手册等事项,吴睿傻眼了,爸爸的联系方式还有爸爸的好多项目,吴睿不好意思的说,孩子的爸爸不在,一旁的端木旭冷眸一瞪眼,吴睿憨笑说,有个带爸爸可以吗,办理手续的护士都蒙了,一旁站着这么帅的帅哥,尽然说带爸爸,这男的还给当带爸爸,护士也开始抛媚眼了起来。排队检查忙了一上午,好多怀孕的妇女,个个脸色浮现幸福的笑容,吴睿看看自己,又看看端木旭,心里苦涩,如果换成师兄该多好,一定是只有别人羡慕,而不是现在这种情况。二人检查完出来,吴睿脱口而出太麻烦了,端木旭也说太麻烦,这难道是心有灵犀吗,吴睿现在矛盾重重,我说不清对端木旭是什么样的感情。她努力的摇了摇头不想了,或许时间会给出答案。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离吴睿的生产日期也越来越越接近,吴睿由于上次生女儿时候发生的一幕幕,她有点恐生症,端木旭也尽量安抚,无微不至的照顾吴睿。期间二人买了很多小孩用的物品,本来不大的公寓,都显得异常拥挤。吴睿也不止一次服用端木旭给她炼制的丹药,她不认识说不上来,总之他说让吃就吃。吃过也没什么不舒服,反而肚子里的小东西更加欢愉。又是一个小生命,是她的,现在她每天都在矛盾中,不舍得小生命又觉得对不起师兄还有那两个孩子。

仙界,那摩世尊和北海观音大士一座辉煌的会客厅内,那摩世尊说,“未来佛布袋那家伙现在准备的怎么样了,有没有着手派人投胎人界,收元的事情没多少年了。”

北海观音说“我上次碰见布袋,他说已经在前去的路上,你看我们要不要也派下去一个。”

那摩世尊说“恩,你看派谁下去最好”

“你看派迦叶如何。”北海观音说

“迦叶嘛,去把迦叶请来。”那摩世尊书

一旁的罗汉合手说“是”,不一会迦叶从殿外走来合手说“参见世尊,北海观音大士”。那摩世尊说“迦叶,你可愿意在走一次人间,未来佛布袋手下做事。”

迦叶说“世尊派遣弟子去,弟子去便可,只是弟子一事不明”,

那摩世尊说“但讲无妨”

迦叶合手说“弟子去怕迷失坠入轮回,弟子在山上还有隐龙,弟子去了怕没人照顾。”

那摩世尊说“我许你如坠入轮回,你可恢复金身,你的隐龙我会差人照顾,另外在送你金玲,可保你不受邪魔侵入。”

迦叶合手领命,那摩世尊说,“你赶快准备一下,去吧”说罢口中吐出一金灿灿的铃铛飘入迦叶手中,迦叶转身走出大殿。

吴睿临产期刚过,恐惧症逐渐控制不住,端木旭头痛不已,他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索性就让住医院,这样自己也清净,住进医院和其它产妇聊天吴睿的心情好很多,只是看见有婆婆,公公,妈妈爸爸一大家人来回忙,而吴睿这里端木旭还时不时的消失不见,羡慕加哀伤。就这样过去一个月后,医院里的产妇一波换了一波,全家人都在关注,爱护,吴睿受不了,也吴睿等不及了,在医生的建议下打了催产药,吴睿终于开始肚子疼了起来,她控制不住的恐慌蔓延而来,不住的大喊大叫,不要剥离我,不要,不要……,一旁的助产士一脸的无奈,尽然不顾吴睿的请求,说“你在这样子吵闹,我们就撤了,吴睿恐惧继续蔓延,另外一个医生说,见过生孩子的,没见过你这样大吵大闹的,现在的女孩越来越娇气,哎人比人气死人呢”。吴睿忍住泪水保持清醒,咬牙抗拒恐惧,可能因为咬牙抗拒恐惧的力量,让吴睿顺利产下一男婴,主要这个男婴生下来眼睛转来转去,也不哭闹,吴睿在医院里住了2天就被赶出医院,到她住的公寓,吴睿开始忘记恐惧,看着熟睡的孩子,突然母性泛滥,她有点不舍,这时候端木旭端来一碗汤药,吴睿说“孩子生下来怎么还吃药,”



端木旭说 “因为我只会做汤药”

吴睿立马从幸福的边缘一下子到了奔溃,吴睿气的咬牙,你去给我到楼下买点饭总会吧。

端木旭也没理会吴睿使唤,冷静的说“这个孩子生下来,我看他嘴里含着这个,我暂时替他保管”。说着手中出现一金玲,吴睿腚眼一看就知道,这个铃铛不一般,吴睿说“给她拴在脖子上吧,没收了算什么,现在还没有离开我这个娘,你还不能做他的主”说着吴睿准备用手去抓金玲,吴睿抓在端木旭的手上,铃铛已经被端木旭收起来,这孩子是魔星体,看来老天爷也希望我魔族昌盛,我200岁得一子,尽然是魔星体。这是吴睿接触端木旭以来首次谈论魔族和他的事情,以前问总是沉默以对。

吴睿反问“什么是魔星体”

端木旭兴致很好的样子说“魔星体就是先天修魔就占尽了优势,何况加上后天的功法,一统仙魔都有可能。”吴睿震惊,她惊讶的又仔细打量着孩子,突然她又有了个决定,不能让端木旭带走孩子。这个孩子一定来历不凡,不能这么让魔族占尽优势,她又想起11岁那年梦里,梦见师兄背着孩子手里还领着一个,颓然的倒下那一刻的梦境。吴睿突然说“我现在又舍不得孩子,你看能不能让我带走,反正你以后还能和你其他老婆生很多魔星体孩子,你的基因那么好,何必在乎这一个。”

端木旭眼睛一咪说:“难道你还想跟我回我家不成。还是想给我再生一个。”

吴睿立马摆手“你误会了,孩子毕竟从我肚子里爬出来,我现在不想离开小家伙,我想我要带走孩子。”端木旭的眼眸突然冷厉起来,吴睿看了都有点怯,吴睿强做镇定,抱紧了孩子。端木旭沉默一会说“你想跟我回去可以,我也会娶你过门,只是孩子你不能抱走,我允许你一个月探望一次。”吴睿有点气结,她就怕自己脑充血,又说出什么让人抓住把柄的话,而且都是鸡飞狗跳的话,遭殃的是自己。“不行,孩子是我生的,从我肚子里爬出来,你有本事你去生一个看看”果然还是充血了,说完她开始后悔。

端木旭眯眯眼,眼睛似乎很深沉,如一潭湖水,看不出任何情绪波动,还是他现在游刃有余,吴睿从来没见过端木旭这一面,除了平时喜欢沉默寡言,其他对她来说都挺好。这时候端木旭的声音也传入她的耳中“那么是说,你是打定主意跟我回去,而且还打算以后在多生几个”。吴睿听完浑身颤抖了一次,结巴说“我没打算跟你在生娃,我只是现在不舍我的这个孩子,我一定要带走他,她是我生的。”

端木旭说“你确定你要和孩子在一起”。

吴睿努力点头后就后悔了,又是一个坑,明显的没有预兆的跳嘛,强迫解释说“我是说我自己带着孩子,你回你的家,咱两从此分道扬镳,你占我的便宜我就不计较了”。端木旭只是淡淡的哦了一声,在没声了。一个月,除了给吴睿送饭汤药,端木旭早出晚归,好像很忙,期间吴睿问,端木旭只是淡淡的回答,没什么,安排了些事情,我们要准备回灵界了。吴睿一听心里紧张起来,她终于可以见师兄和孩子了,问题这个孩子她该怎么办。这个孩子资质在端木旭口里如此,以后仙魔大战起来,怎么办,自己又能如何。矛盾加纠结,端木旭递给吴睿一块玉佩,拿着这块玉佩,你可以随时来看孩子,端木家你可以自由进出。你想留下来的话,我会娶你。吴睿头脑又是一片混沌,她现在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我给你准备了储物袋,里面有你需要的东西,不够了可以在分坛处,拿着这块玉佩随意取用,我不限制你。是啊,她现在选择太少了,其实客观的讲,端木旭做的已经仁至义尽。吴睿无力的摇了摇头,我想要这个孩子,孩子不能离开我,端木旭看她还是固执道“好,那你跟着我回魔族吧。”

“要不你实在想留一个我们的孩子,不如今天晚上我们在努力生一个如何”。说完解去他身上的衣袍,**裸的对着吴睿,吴睿虽然不陌生这样的端木旭,她心里有种恐惧,她这一刻怕极了。定定的望着端木旭道“孩子才满月,孩子还在床上,你不能”话还没说完,一旁的孩子就睡到了婴儿床上。自己已经到端木旭的身下无力反抗。“端木旭,你忘记你第一次答应我的事情了吗?”

一股热气吹在吴睿的耳边“答应你的,我都记得,没有说在人间不可以行房,而且你还答应要配合我。”吴睿内心如刀子交割,她一个月的修养再加上他给她的丹药筑基修为已经很稳固,而且有突破的趋势。这次的欢好,吴睿用法力阻隔端木旭的种子,端木旭以压倒性的趋势让他的子稳稳当当的种在了吴睿的腹内。或许离别前的欢别吧,端木旭这次索要太多,搞得吴睿都已经有点虚脱。吴睿矛盾越来越多,她不知道怎么处理现在的处境。她真正意识到自己的渺小,导致现在的一切,当初她要是强大,多个心眼,师姐也不会乘虚而入,要了她的命,一步步走来,都是因为自己的渺小,总是想一味的找人庇护,却遭鱼肉。只是清醒的太晚了,太迟了,缥缈宗清醒,自己这时候已经元婴,元婴也不会在喜欢上任何人,自己独自强大怎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如果华神了呢,化气,渡劫,成仙了呢,自己总能替自己做主吧,现在这样,给师兄留下2个孩子,给这个魔头留下两个孩子,自己的处境,仙魔都有份,这是一条绝路,逼迫自己走上一条不归路,手心手背都是肉,我又不能左顾他耳,吴睿黯然的闭了闭眼睛,她**身子翻起,端木旭以为又开始跟他谈条件起来。也没多理会,只是斜咪了一眼,这次吴睿拿起纸笔,给在世的爸爸妈妈写了一封长长的信,端木旭神识扫过信,惊讶不已,这女子脑袋不开窍了,还是开窍跟他回魔族。吴睿把剩余的钱还有银行卡密码一一放好。自己穿戴整齐,毫不客气的收下端木旭送给她的储物袋,也不看里面是什么。冷冷的说“走了,我们返回灵界,这里我呆腻了。”端木旭惊讶的说,你不在这里生完孩子在走吗。吴睿没好气的说:“去你家生,十个八个生出来。”

端木旭第一次觉得自己也有不好意思的时候,答“好”。

入夜,吴睿收拾好在这届所有物品,自己喜欢,以前她很喜欢这张床,本来计划要带走,现在两个人在这里生活1年多,她觉得这个床有点恶心,她不要了,相册她郑重的带在自己身上,走的时候在孩子背上留了一个咬痕,说以后忘记娘的话,就会有蚀骨的痛。端木旭也没阻止。吴睿准备好多电池,相机和摄像机都带在身边,几张洗出来她和孩子还有端木旭的照片,她自己硬是把端木旭的像抠出一个大洞,看起来那么不协调,这些端木旭看到眼里也没多话。端木旭默默的拿着她们一家三口的照片藏在怀里。只是吴睿不知道罢了。

吴睿抱着孩子,由端木旭带着吴睿腾云,向着吴睿探寻的结界飞去,“原来你从这里来”吴睿说,端木旭专心驾驭飞船,并没有理会吴睿的话,吴睿也习惯了,刚到节点,一股柔和的光团包裹着他们三人。端木旭在节点停留了一会,口中不知道说了些什么,只见结界开始晃动不止,瞬间开了一个口子,端木旭带着吴睿进入结界,经过罡风层,吴睿在光团内,看见端木旭脸色有的点白,同时他拿出魔琴,弹奏不止,缓缓的过了罡风层,吴睿暗暗心里侥幸,幸好有端木旭,否则自己刚进入节点,罡风就让自己玩完,吴睿给端木旭暗自度了些她的灵气,端木旭回眸看了看她,吴睿立马收回目光,盯着前方,端木旭说“前方有个急流区,我们要快速冲过,你和孩子坐好,”又加强了几道光罩,这次端木旭拿出一小型飞舟,待她们三人坐定,只见飞舟以光的速度飞快冲入旋涡,不一会冲破而出,到了另外一个节点,端木旭这才松了口气,节点自动打开,待三人出现在节点外大殿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