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吴睿来到小房子里,拿出珠子,进入到珠子里,里面的灵草,吴睿并不认识,并不代表没有用,吴睿小心翼翼的把灵草有用的,没有用的成熟灵草一一拔了出来,放入葫芦里,又把刚刚发出芽的筑基药草修整了一番,既然是干娘所给借。这种米粒空间很珍贵,因为一头龙的龙珠才能做一个,而且还要土龙的龙珠,上万年或许老死一条龙,或者与天地长存。吴睿整理好后,强行从珠子里吸出自己的精血,彻底失去了和珠子的联系,珠子单独放在一处,她现在一穷二白,正想着,门外的童子道“师姑在吗,”吴睿连忙应声“在”

亲自开门,见童子拿着一个储物袋:“这是师祖送你的,里面有我在帐司处领取的你应该得的那份,里面还有入门心法,师祖让师姑 先安这个心法修,师姑您的身份玉牌需要,您去办理,不远就在前面山脚下办理。”

“恩,好,谢谢童子,你叫什么名字”吴睿说,虽然从接引到现在还没有问名字,真是唐突。

“我叫顾明,师姑叫我明明即可”顾明说

“谢谢明明”吴睿说

“那我先走了,师姑有事就叫我”顾明说着走出吴睿住着的小房间。

吴睿打开储物袋神识探入“金木水火土晶石各30,还有4套衣服,鞋袜,一本功法,写着郸浮心法。”吴睿收了储物袋,徒步走到山脚下,这里房屋修建很多,穿过几排屋舍,正中间一所房屋,上面写着官司堂,来来往往的弟子也很多,大多吴睿都不认识,吴睿走了进去,今天值班的是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伯,老伯正拿着一本犯黄的书仔细研读,吴睿进去并没有引起老伯的注意,吴睿仔细在屋里扫视一圈,陈设简单明了,中间写着新弟子登记处,右侧是任务派发处,老伯在左侧,吴睿在屋内熟悉了一番开口说:“老伯你好,这里办理身份玉牌吗”老伯抬头说:“是,是你要办理身份玉牌”吴睿点点头。老伯说“你随我来”。吴睿随着老伯进了一间密室,房子很亮,随后老伯叫吴睿站在一个圆盘上,滴入一滴精血,不一会出现两块一红一黄,老伯把两块玉牌都递给吴睿说:“可以了,一块红色交给你的师父,或者自己保管,黄色身份玉牌贴身保管,每人只有一块,丢了不予办理。”

吴睿拿着两块玉牌走出官司堂,迎面走来两名浮空岛的弟子,吴睿并不认识,只是叽喳的几句话,让吴睿心头一酸,你听说了吗,东胜嵊州哪里已经被魔门破了好几个宗派,其中缥缈宗,万兽宗这两个门派最先覆灭,而这两家听说都是有内应,不知道我们浮空岛有没有魔子混入,听说这次要严厉彻查来历不明的弟子,从4代以下每一个都要被查一番,你说可不是吗,又要折腾了。

听到这些吴睿慌了神“这位师兄,你说的可是真的,缥缈宗被魔门灭派,那缥缈宗的弟子有没有逃出,”吴睿抓着可能用了点力,被抓的那个说“我不知道,我也是听其他师兄说的,你可以出浮空岛自己打听,说不定浮空岛也有师兄或许知道的比我详细。”吴睿口中喃喃自语,师兄你还活着吗,你都不在缥缈宗,师妹到哪里去找师兄你。吴睿伤心无力的走到自己现在居住的地方。她越想越控制不住自己,明明知道自己下山可能遇见危险,毕竟修为太低,还是想去打听打听师兄的下落。吴睿拿出从人界带来的镜子,打扮了一番,脸上贴的到处都是疤痕,她来到顾明的住处,敲了敲门,屋子里没有人,吴睿不熟悉浮空岛,他还不知道怎么出浮空岛,吴睿又想了想,还是去竹林里找方可儿吧,她又朝着竹林里走去,走到竹屋附近,吴睿大声的喊:“方师姐在吗”停一会,又喊“林浩师兄在吗”。无人应答,脑子里想到端木旭,又摇了摇头,不能找端木旭,找谁呢?自己认识的人实在有限,师傅,找师傅,给师傅送自己的红色玉牌,想到就匆匆赶往大殿的方向,大殿前面是一片广场,吴睿初次来这里的时候就曾留意过,很冷清,今天广场上人山人海,一队一队的整齐排列,而自己唐突的从后门直接走了过来,吴睿现在脸上到处都是涂抹乱七八糟的脸,就这样在所有师兄妹的眼前出现,顾明走到吴睿身旁说“你怎么来了,你的脸”吴睿尴尬的笑了笑,我是来找师傅的,你在这里做什么,吴睿好奇的问。

“今天浮空岛要审查所有四代弟子以下的人,所以也包括我,师姑,我带你去找祖师,祖师不在这里。”顾明说着拉着吴睿走出了广场。

吴睿边走边开始打听起缥缈宗的事情,顾明什么都不知道,也是,他还是个孩子。兜兜转转的顾明把吴睿领到师傅平时修炼的地方,这里地处幽静,几间茅草屋,篱笆做墙,四处都是平地,几只仙鹤在哪里悠闲的来回走动,吴睿走到茅屋外躬身行礼道,“弟子吴睿拜见师傅,”里面的菩提子淡淡的开口说“进来吧”。

吴睿走进茅屋,见师父在一个蒲团上打坐,蒲团前还放着木制的茶桌,里面的茶似乎饮尽,吴睿上前把红色的玉牌递给师傅,菩提子也没多言接过玉牌。

“你的打扮成这样是不是想下山”菩提子先开口问。

“不敢欺瞒师傅,徒弟想下山打探一下缥缈宗的事情”吴睿说

“缥缈宗的事情我知道些,是天女峰的峰主在一次外出回来后,修为一落落到筑基期,此女子心性成魔,投奔到纳兰世家,纳兰世家早年失窃的女儿正是此女,纳兰河咽不下这口气,仙门玷污女儿所以密谋妖族反攻。所以缥缈宗首当其冲。所幸的是高层提前都已经撤走,门下弟子伤亡不是很惨重,至于万兽宗屠戮损失惨重。”菩提子缓缓的说完。

吴睿惊呆的说不出一句话,她现在才知道,师姐叶琳尽然是魔族纳兰雪,害死自己的纳兰雪,现在她想起当初,调开师兄,对自己下手。原来都是这么顺理成章的事情。吴睿一下子跪着磕头起来说“师傅,徒儿之前是缥缈宗天女峰弟子,遭师姐陷害把魂魄收入镇魂珠内,幸的在幽冥海腐蚀镇魂珠内的禁止,又恰好曼珠沙华玉露浸泡……”吴睿把事情经过大概讲了一遍,又磕了几个头,师父徒儿现在进退两难,请师傅开示。

菩提子沉默好久,似乎想说些什么,但又不想说,草屋外的仙鹤时不时的传来鸣叫,菩提子长长叹了口气说“你的身世我是知道的,看你不怕死出冥界那一刻,我就知道,你是一个坚强的孩子,不被任何困难阻碍而退步。师傅也是看重你的这一点,你现在的魂体已经鬼君末期,你可知道,灵魂力强大是件好事,只是当年天帝和鬼圣规定不能在仙界以外出现强大的魂体,就是怕此人心性乖戾破坏三界的平衡。我看你心底善良醇厚,遭人陷害心性也没有出现暴掠,还在人间传播末劫法一书。心心念念想着和夫君孩子团聚,只是你可知道你现在肚里的这个孩子,还有你和端木旭在人界生的第一个孩子,会给三界带来多大的灾难。”



吴睿瞪大眼睛“弟子不知”。吴睿是知道那孩子的不凡,没想到肚子里的这个也是个怪胎,她有点开始惶恐,一定不能让魔头得了这个孩子。

“这就是灵魂体强大,带给孩子的好处,再加上魔族人的血脉力量,会破坏三界的平衡,为师在你生孩子之前,让你接触本岛的心法,化解孩子体内的暴掠之气。为众生造福,也是功德一件,为人父母养育孩子不教养,父母之过,现在为师也要有教导你还有你的肚子里的孩子之责任。”

吴睿再次磕了三个头,菩提子说“你起来吧,为师知道你心底善良,你的儿子罗天辰现在雷神半岛,你的女儿在水母殿,他们现在都已经是大孩子了,理应承担一点看守灵界的职责。你也别操心,你的夫君,师父说一些你不喜的话,你现在心里只是关心你的夫君,并不是真心喜欢,至于因果循环,你本不应该和你师兄有好合之缘分,只是当年神算子,算出你有灾祸之星命,所以强破这份姻缘,想把你栓牢在东胜郴州。天地之间的法则岂是那么好看破,你不是在人间碰见了你命中注定吗?既然命中注定,我们就顺其自然,浩劫再大,也要我们去用心守护。徒儿你可明白”。吴睿这次更加震惊,原来如此,她其实现在也有时候拿不定自己的心,对端木旭的恨,总是恨不起来,说爱,她始终认为自己是爱师兄而不是端木旭。一度认为浆糊人生。

菩提子见吴睿还是愣在哪里发呆,自己走出茅屋,独留下吴睿在哪里呆呆的站着。师父说的已经很清楚明白,现在的当务之急就是化解浩劫,因为自己的魂体强大,已经波及到了三界平衡,在加上肚子里的孩子,还有一个已经出生就异常的孩子,这一切都是自己造成,怎么能退缩,何况三生有幸拜在师傅门下。难怪师父那天说,大师兄杨戬,二师兄孙悟空,三自己,要我们齐心协力共同抵御外来,也是给自己的一个暗示吧。我这个猪头,总是光想自己,浆糊脑子。

吴睿想明白后也走出茅屋,见师父拿着丹药喂食仙鹤,吴睿想伸手摸一摸仙鹤漂亮的羽毛,没想到还真让她摸,吴睿苦闷的心情缓解了不少,躬身拜别师父。吴睿来到自己居住的小院打开传音玉符。她现在想跟端木旭说点什么,但是打开就不知道说什么了,发了会呆,吴睿还是发出一个消息“端木旭,我们的星儿好吗,会不会说话,有没有生病啊,会叫娘了吗?”这次口气变了不少,过了一会,吴睿见传音玉符没反应,收起心思打开师傅给的那本郸浮心法仔细研读,默念口诀,一天两天,时间很快一个月过去,传音符始终没有反应,可能端木旭生自己的气吧,她整理好心情,也不怎么外出,整天在屋子里除了吃端木旭配给自己的丹药而外就是练心法,一晃5个月过去,吴睿的肚子已经很大,她的恐生症又发作了,这次传音玉符有了闪动,吴睿打开传音玉符这次出现一个影子,正是星儿咿呀的会走路了,吴睿兴奋的笑了起来,情不自禁的说“星儿过来娘抱抱。”一抱抱空,传来端木旭的声音说“你看我们儿子会走路了,你现在又开始恐生症发作了吧,需要我去照顾你吗,我就在浮空岛外附近月名城内。你要是出来传音于我。”

果然,果然还在关心自己肚子里的孩子,根本没关心自己的意思,这个魔头,她刚刚想对他好点,现在看来,大错特错。她就是一个给他生娃娃的工具。那个刚会走,还想着这个,这个生下来是不是在种上一个,吴睿想到这里,就直接打哆嗦起来。魔头就是魔头,她有自己的路要走,一定在没学成本领之前不能出岛,下山想都不能想,现在看来。恐生症怎么办,还是找师傅吧,看看师傅有什么办法。

吴睿挺着大肚子走到篱笆外大声说“弟子吴睿求见师父。”吴睿在岛上不敢外放神识,所以又说了一遍,还是没动静,吴睿挺着肚子走进师傅的茅屋,又到其他茅屋也找了找,发现不在,奇怪师父去哪里了,仙鹤悠闲的跺着脚,吴睿也没心思修什么心法了,她现在恐生症随时害怕。打算在这里等师父。吴睿一边等一边看着悠闲的仙鹤摆弄舞姿,以前从来没发现,仙鹤的舞姿,甚至每一个动作都很优雅很美,映衬在绿油油的草地上,更加美不胜收,她情不自禁的拿出画本,开始描摹起来,吴睿在学校里学习过美术,只是没有认真细细描摹过,她挺着肚子认真的画,自己身旁占了9位老者吴睿也不知道,只是知道自己在细细的画画,菩提子招呼一旁落座,9个蒲团瞬间一字排开,相应的9个茶桌也是排开,9个桌上都有茶香四溢。吴睿现在鼻子很尖,闻见茶香,回头一看是师傅,惊喜的放下画板,就要朝着师父拜下。菩提子说“挺着这么大的肚子还到处闲逛,不要多礼,这里有个軟椅,你先坐着说话。”吴睿说“是”。

菩提子说“这是统管天界九大星域的九曜星君,等你孩子生下来让他们带回仙界负责教导,徒儿你看如何。”吴睿张大嘴巴,九曜星君可都是仙人,而且还带到仙界,吴睿摸了摸自己的肚子。起身“只是孩子出生带走的话是不是太麻烦诸位星君”

九曜星君立马连忙起身说:“我们能收七星体这样的徒弟,我等都是做梦不敢想。就怕你做母亲的不舍得,如果你放心的话,我们一定细心教导。”

吴睿说“只是我还没有合适的纪念物给我这个未出生的孩儿,出生就要离开娘”吴睿心里不舍,但是绝对说不出来,她怎么这么命苦,生的孩子都让一出生就带离,一个温情的都没。菩提子手里多出四件一模一样的饰品,“这是我拖菩萨讨要她哪里原木打的四个一模一样的玲珑佩。也好佩戴在身上,里面有我向观音讨要的一滴生机液”各自封存在里面,徒儿,你把其中两个滴上你的精血和孩子的血封存在里面。交给你和端木旭的孩子,其他两个交给你前世的两个孩子,不要滴你的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