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仿佛自己又在一处农家屋舍里,四肢无力的躺在土炕上,突然天降黑球朝着自己砸来,短暂的一个画面,又出现在在赵家,有娘有爹,还有一个哥哥和姐姐,她们带着自己玩,很开心。父亲忘年之交神算子,拜访过父亲后,父亲把吴睿关在一间黑屋子里5天5夜,吴睿恐惧颤抖不已,就在这时候听见娘的声音:“玄儿,娘来救你”。很快又闪现在她怀孕生女儿的场面,吴睿再次瞪大眼珠。这难道是自己的前世,又一幅画面呈现在吴睿面前,人界的爸爸妈妈已经老了,坐在门口每天口里念叨,蕊蕊什么时间回来,妈妈和你爸爸找你好辛苦,你失踪这几年,我们托人报警,发寻人启事都找不到你,妈妈和爸爸就想见你一面。吴睿这次控制不住,再次哭泣了起来。哭着哭着两个孩子蹦向自己,娘你看今天我们采到什么,吴睿看着两个孩子手中的野果,门外大师兄和罗天辰走了进来,罗天辰看见吴睿抱着两个孩子,不由分说催动法器朝着吴睿攻击过来,吴睿下意识的把两个孩子护住,一阵刺痛钻入骨髓,吴睿望着罗天辰,又看着师兄,无力的说,难道你就这么不容不下我这两个孩子吗?罗靖并没有言语,一旁的罗天辰大声呵斥“我娘是不会背叛我爹爹,你这个野女人,从哪里冒出来,尽然敢进我家。爹,把这个女人赶出去”。罗靖手中多出一杆长笛,丝丝缕缕的炫音层层深入吴睿的识海,吴睿头脑发疼,两个孩子也开始抱头叫喊“娘,我头疼”。

吴睿心痛不已,她最怕这一时刻到来,院门外又走进一男子,端木旭不由分说的和罗靖战在了一起,一旁的罗天辰见状拿起法器朝着吴睿攻击过来,吴睿茫然不知所措,这一刻因为下意识保护孩子战胜了自己,拿出葫芦三味真火迎着罗天辰面门,噗,罗天辰遇三味真火立刻焚烧起来,一个呼吸就变成了灰烬,罗靖看着吴睿,吴睿惶恐,心痛难忍,收起葫芦,不断的朝后后退,师兄,我不是故意伤害我们的孩儿,我不知道这个火这么大的威力,罗靖两眼血红看着吴睿,吴睿痛恨自己,亲手杀死自己的儿子,看着罗靖一步一步的逼来,吴睿无力退后,伸出双手看到自己手上染满了儿子的鲜血,她想到,自己杀了儿子她也不想活了,于是刚要神魂出窍,一股清凉的气流笼罩住吴睿,吴睿从一个长长的梦魇里醒来,睁眼看到是师父,还有丹道子。泪眼婆娑的朝着师父扑去,菩提子拍了拍吴睿的后背,安抚的说“辛好,我们来的及时,否则你自己把自己弄的魂飞魄散,这都是你的心魔幻境。都是你自己感念招来的。”

吴睿在菩提子肩膀上呜咽着说“师父,我的幻境里,我亲手杀死了我的儿子罗天辰,师兄两眼血红,不原谅我,师父我该怎么办。”

丹道子说:“丫头,给你的20枚化金丹你全吃了,怎么才结4枚金丹。”

吴睿的思路被丹道子的话打断,不好意思的说“前辈,我,我也不知道,我最后一口气吞入,只结了4枚,我估计最后一颗金丹少说也要5枚”

丹道子脸上肉不断抽搐,肉疼的从怀里又掏出5枚。

菩提子说“5个金丹结成可能有心魔天劫降临,不到最后千万不可神魂出窍,一切都是由我心造,记住徒儿。”

吴睿手里捧着5枚化金丹,“是师父”

“好了,你炼化吧,我们在一旁看着”菩提子说

吴睿一口吞入了5枚化金丹,一旁的丹道子脸不断地抽搐,菩提子则盘膝而坐,丹道子肉疼了好一会,也盘膝而坐,吴睿只觉得这次5枚下去红色真火迅速聚集,金丹越来越凝实,5颗金丹形成一个简约的五行阵图,黄色金丹在中心旋转,其余四枚金丹围着黄色金丹缓慢运转,吴睿内视过后,这这种轨迹正是她在人界看过的河图排例,难道这也是八卦生成之理。 紧接着吴睿又陷入幻境中,这次她是一条火龙,火龙王带着吴睿去天庭赴会,吴睿四处游荡,在一处八宝碧云宫殿前,吴睿四下瞧,并没有人,吴睿走进八宝碧云宫,殿宇非常大,吴睿小心翼翼游荡在宫殿内,仔细观摩殿内每个装饰,墙壁上有许多图腾组成,殿宇顶上好多的星球联系,吴睿由于飞升到殿宇高空,体型巨大的她,不知道触碰那个圆球,混隆隆的开始运转轨迹摩擦声开始响起,有刺耳的锁链交缠声,还有轰隆隆的轨道炸裂声,吴睿惊慌失措的逃出八宝碧云宫,惊慌失措的从南天门逃出,吴睿脑中不断浮现出父亲交代自己应该从西天门出,不断的辨别方向冲出云霄,投入一片大海,吴睿听见有人报告“属下发现,刚有一条火龙钻入水底”

另外一个男子的声音传入耳中“下水把那条火龙逼出来。”

吴睿想起上一次的心魔,她这时候反而清醒了起来,她也知道自己面临的是剥皮抽筋。心里泛出一片清明,从幻境中清醒过来,发现师父和丹道子还在打坐,吴睿只见头顶上乌云密布,翻卷而来,这可能就是天劫,以前吴睿从来没听说过金丹渡天劫,个别修士也是在元婴有微弱的天劫,而她怎么会在金丹有天劫,吴睿挤出葫芦,旋转在头顶,天星诀第三层快速运转,让自己的元气恢复到最佳状态,这时候菩提子也飞升而起,两手一挥,一层保护吴睿的结界诞生,吴睿感激的看看师父,抬头仰望着雷云,吴睿微微的一笑,这个天劫比她在人间界的时候小太多了,吴睿催动葫芦缓缓旋转在头顶,只见天空落下一道闪电刺中吴睿头顶,接着珠子大小的雷球砸落下来,像雨点一样穿破结界冲向吴睿,吴睿被零星的几个雷球砸中,皮肤被瞬间烧红,吴睿一边躲闪一边收集雷球,第一波天劫已过,第二波比刚稍微大的雷球夹杂着闪电冲击而来,经过结界速度减慢了许多,吴睿收集雷球,她发现,这个葫芦好用的不得了,能装东西而外还能收集雷,兴奋,拿出去卖掉,也是不少的收入,就这样一连5道天劫,都被吴睿当做送宝童子,兴奋不已。心里默默的盘算,后面这几道天雷一颗雷球至少买1万上品灵晶 ,足足有1000枚的雷球,发财了。吴睿衣衫褴褛走出小院,院子已经被个别雷球爆炸的破烂不堪,吴睿灰头土脸的出了师父布置的结界,看到师父,一脸的兴奋“师父”

菩提子直接把手伸开,讨要东西的模样,吴睿愣了,师父这是在跟我要东西,我那里有什么好东西被师父惦念。吴睿摸了摸自己的头发,不确定的说“师父,你是跟徒儿要什么东西吗,徒儿那里有什么好东西给师父的。”

丹道子不耐烦的说“笨丫头,你刚收集那么多天雷,不贡献出来”。

吴睿一愣,这是自己发财的门路,还没热一下身就要上交“师父,你确定您要的是我刚收集的天雷”

菩提子“恩”

吴睿晕菜,天雷什么时间这么吃香,雷神岛有人造雷,为何偏偏要我的这点,好不容易发点财,现在看来没指望了。只是吴睿不知道,像刚吴睿收集的这些雷球,是一个宗门的底蕴,在市面上根本没得卖。吴睿只能把葫芦双手奉上,等师父再次递交给吴睿的时候,吴睿神识探入葫芦,发现半葫芦的雷球,就这样离消失了。心里还是十分的肉疼,想起师父为自己准备的化金丹,25枚啊,自己这点算什么。菩提子拿出一个木盒,十分的考究,一个木盒只能装2枚雷球,过了片刻,从山下又飞来几名老者,手里都是这种木盒,片刻过后,眼前已经空荡荡的,吴睿已经换好衣服,收了葫芦,听见师父吩咐“吴睿,你先稳固一下境界,在到后山来一趟”说完,师父和丹道子消失不见。

吴睿请诸位师兄帮忙建屋子,这次连自己的老窝都被牵连,2日的光景,吴睿新的住所搭建完成,这次吴睿搭建的是竹屋,和缥缈宗她住的竹楼一样,只是里面的摆设简单了些。吴睿开始在竹楼里发传音给两个孩儿,端木星的声音最先传来“娘,你什么时间来看我,我和爹爹想你了,爹爹说给你好多好吃的,和漂亮的漏体衣服穿”。吴睿一听这个,脑门发黑,她还是和气的传音儿子“娘稳固境界,很快了,你要好好练功不许偷懒”。

“娘,我在面壁,我被师父罚了,面壁1个月,娘我好想你,哭泣的声音”吴浩

吴睿一听心头阵阵酸意,思念的心又开始泛滥“浩儿,你要坚强,在外学艺,不能淘气,要做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你现在已经很棒了,师父罚你,或许你真的做错了,你要深刻的反悔自己,下次不要犯错,记住了吗”



“恩记住了,娘我好想你,师父让我抄写的经文我没抄写,所以才罚我面壁反思,我记住了,不会再偷懒了”吴浩说

“娘的乖孩子,对师父一定要好,师父把你从小带到大,娘只是生育了你,并没有教导和细心的呵护你,同时师父还把自己毕生所学,倾囊享售,娘也没有什么礼物给你的师父,你在调皮不好好学,对得起,你师父对你的一片苦心吗。浩儿,乖,替娘好好的孝敬你师父,记住了吗”吴睿说

“娘,星儿现在会好多本领,等你来我展示给你看”端木星

“星儿,真棒,娘的乖孩子,娘记住了,等娘的修为稳固,会去看我们星儿”吴睿说

就这样一来二去,吴睿在竹楼里稳固修为已有半年,这天吴睿起身走出竹楼,来到后山,躬身施礼,草屋内传出菩提子的声音“进来吧”。

吴睿走进草屋,正堂坐着一位慈祥的老奶奶,满头白发,面容慈祥亲和,无法抗拒的一种好感,师父坐在老奶奶的右侧,左侧坐着还有观音世尊,吴睿看见这个阵势,连忙施礼,只是中间的这位老奶奶吴睿生不出半点抗拒之力,天生的想亲和,师父菩提子乐呵呵的笑着说“徒儿还不快拜见无极母”

吴睿一听,这名字来头非常大,早在远古创世之处,化自身灵光为96亿碎光,散落在各个星球,其中地球就是其中之一,使得原来一片死寂的大地生出有智慧,有思想的生命起源,以己化万物,创造如今花花世界,为了更好历练散落儿女,又创造出轮回盘,其中执掌这一刑法的就是十殿阎王也是老母亲自选的,在灵界大家都称“万物之母,”“创世之母”等等,曾经化身为无圣老母,劈山老母,黎山老母,金身老母,托天老母,无极老母……。

吴睿发呆的看了会无极母,磕了三个头,无极母安详的说“恩,起来吧,你就是那条惹了祸的小火龙”。

吴睿一听蒙了,怎么自己是小火龙,自己在心魔里确实看到小火龙,难道自己真的是那条小火龙。一旁的观音世尊恭敬的说“是的,母亲”吴睿这下更加蒙了,观音的母亲,那该是什么级别,概念,吴睿脑子里又出现,惹祸的小火龙,惹祸,难道就是那次在天庭八宝碧云宫不小心碰到的,叫惹祸,看来目前只有这样想才能想得通,否则自己怎么谈得上闯祸呢,吴睿恭敬一礼说“太奶奶我不知道惹了什么祸事,请太奶奶解惑”。

无极母点了点头“恩,丫头还算乖巧,这轮回的次数有点牵强,最后一次,是孟婆放水,应该让这条龙喝点**汤。算了,事情已经这样,有两世的记忆,小火龙你不能再去找你前世因果,否则会引来变数,你可知道,你上次在八宝碧云宫中惹了什么祸事。你可知晓”

吴睿立马恭敬的回答“我不知道,请太奶奶指点”

“你打翻了星球磁力线,破坏了到了一个地球运行轨迹”无极母说

“我不懂,我当时就是身体太庞大不小心碰了一下,就发出吱吱的声音,接着一连的轨迹爆炸,我当时吓坏了,所以就”吴睿不敢在说了,支支吾吾的。

“轨迹我修复了一些,只是你这一破坏使得这个星球本来还有4亿年的生命周期变成了1000年。”无极母说

吴睿瞪大眼珠,不敢置信,因为自己的一时好奇贪玩,把一个星球寿命减少到这么点。“那,那有什么办法可以弥补的”吴睿讷讷的说

“所以我才找你来,就是为解决此事”无极母

“我,我现在连自己的事都是一锅浆糊,我还能担当什么”吴睿吃惊,又唐突的说

“解铃人还需系铃人,我相信你能做好此事”无极母说

“只要在我能力范围内,我尽力而为”吴睿说

“你可知,你改变了运行轨迹后,天上诸星都跟着变化,仙界的神仙也因你而拖累,都被打入轮回,所以现在仙界金仙以下全部下凡渡劫,你要负责度化,有可能投胎在四大部洲,有可能在人间界,也有可能在阿法星系,阿法星系不归属我们管辖,那里已经进入后天时代,科技非常的发达,外神通也很强,所以投胎在阿法星系个别星球,我们不去度化。现在当务之急是,人间界也随着轨迹破坏也进入后天时代,科技开始飞快的发展,而且有阿法星系的干预,我觉得时间非常的紧迫。”无极母说着

吴睿听得云里雾里,天哪,自己怎么惹了这么大的祸事,这要怎么弄啊,她想到观音世尊给自己的经书就是末法经,被自己改成龙华经的那部,吴睿想敲几下脑袋,都是自己想巧,改的什么经书名字,已经这样了,吴睿在自己的世界里神游,也不知道无极母后面说了些什么,总之思想抛锚了,吴睿回过神的时候见无极母,师父观音都瞧着自己,一脸的笑意,吴睿丈二摸着问题,茫然的说“请太奶奶示下,我该怎么做”。

右位的观音世尊说“你记得上次我传你的末法经吗,布袋已经开始有动作在人间界,我想让你跟随下去一同办道,你看如何。”

吴睿想了想说“我跟着下去,我能自己做主带人飞升到灵界吗。”

观音笑着说“总共收3亿黄胎子,在人间界,你想带的人到时候跟布袋商量一下,应该没问题。”

“那好,我想在这里见一下我前世儿女,在去,好吗”。吴睿说

“你的前世儿女已经跟你无缘,如果你强行插入的话,只会遭来更大的祸事,还会惹上无妄之灾,你可要想好”观音淡淡的说

“那我能不能远远的看一眼,我那出生就失去母亲的女儿,我不打扰,我不相认,我只是远远的看看就行”吴睿说

“恩,那你去吧,快去快回,布袋已经下凡到人间界,你回来,让你的师父送你下去”观音说

吴睿又是行礼后,就要出草屋,被师父叫住,“我安排了你大师兄跟着你下去,这次你去见你的女儿,让你大师兄陪你一起去吧,别惹是非。”

草屋内又多了一位年轻修士,只是修为吴睿看不透,不知道什么境界,金仙,还是……,吴睿仔细打量了一会,果然和电视剧里的杨戬差的多,不过比电视剧里的杨戬英俊,中间怎么也看不到一只眼睛,个子非常高,比吴睿高出2个头,190的个子,吴睿四处寻找黑狗,杨戬打量了一番吴睿,觉得有点奇怪,师妹在找我身上什么,难道是漏体装,于是喊道“师妹,师妹”吴睿眼睛四处乱找,吴睿回答了一下,不好意思的说“大师兄,你的狗呢,你没带你的狗”惹得大家都是一阵笑声,杨戬说“哮天犬最近找了个女朋友,在忙谈恋爱呢,没空理我这个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