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西王母,你说的可是在山海经里描述的西王母”吴睿说

“正是,到目前为止至少1万多岁,西王母是天地初开玉帝为了治理人间特地派下来的守护神兽。”杨戬淡淡的说

吴睿心里更加波澜起伏。是什么样的存在让西王母不能逍遥于天地。杨戬好像看穿吴睿的心思继续说“这次我是奉老母的旨意,获准西王母回归仙界。”

吴睿瞪大眼睛,师兄的话一句比一句雷人,“师兄你还有多少我不知道的事情。难道你要找的人也是和西王母有关”吴睿说

杨戬并不答吴睿的话,吴睿也只能干瞪眼,谁让她的修为不如他呢。心里在腹诽,大师兄朝着吴睿一笑,就听见山间传来的虎啸越来越近。

吴睿周身护体眩光流转,又加了一层蓝色水韵,杨戬皱着眉头看着吴睿,“你这个蓝色水韵也是护甲,我怎么没发现”吴睿憨憨的傻笑并不解释,二人说话间,一头人面虎身的怪物凝视着他们。杨戬立马躬身施礼,吴睿跟着也躬身施礼,结界被西王母打开,一股阴风袭面,吴睿有护体夹保护也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哆嗦,只见杨戬周身泛起黄光一片,还包裹住吴睿,吴睿感激的向大师兄示好。驾驭着杨戬的三尖两刃四窍八环神锋枪,结界内阴风阵阵,时不时发出鬼哭声。吴睿去过冥界,也没见过这个阵仗。西王母把吴睿杨戬引到一处洞穴,洞穴被一层屏障掩盖,西王母打开屏障引他们二人进去后,屏障自动和严,杨戬撤去她的护体光照,吴睿不敢大意,还是把护体光减弱了许多,杨戬看到笑的无语。也没有理会吴睿的这些小动作。西王母引杨戬坐下,开口说“不知真君这次下来有何贵干,可是得了什么消息”

“我这次来是奉了无极母口谕,接你回仙界”杨戬淡淡的说

西王母脸上喜色掩饰不住“不知道老母可知道我这里魑魅现在越来越多,可有办法处理”。

杨戬也失意的摇了摇头“现在仙界金仙以下全部下凡渡劫去了,留下几位真君,祖师实难忙得过来,你看能不能把结界在加强几分,延迟魑魅出来为祸人间的时间如何。”

“我离开的话,估计顶多维持50年,加强也没有用,最近这100年的魑魅越来越强,手段也多样,我自己有时候也很头疼,根本应接不暇,老母不会派下来这个小丫头在这里守吧”西王母望着吴睿说

杨戬摇了摇头说“她只是这次大劫的引子,老母让下来也是帮助弥勒祖收元,同时让她明辨是非,在以后起到至关重要的一步。”杨戬话吧,西王母惊诧的仔细打量起吴睿来,浑身每个毛孔估计都被探查了一遍,揸把嘴说“这丫头的神魂怎么这么强,鬼王的实力,她的修为倒是太低了点,能成长起来吗,这件事谁还知道,被魔族,阿修罗族的人盯上可就不好办了”。

吴睿听到这一席话,又被五雷昏的晕眩,尤其杨戬的最后一句话,和西王母最后一句话,雷的吴睿已经四肢麻木,不知该如何是好,她已经见过魔族人了,而且还有了两个孩子,吴睿不知道的是,魔族和阿修罗族都是血脉传承,遇见神魂强大的修士都是给他们繁衍后代的工具。这也是当年鬼圣和玉帝为了削弱两族的优势定下来,凡是有了鬼修的修为不得投胎或者寄存她体,否则神魂俱灭于天地间,即使投胎也要让你神魂俱灭,一出现在人间,四大部洲立刻引来81道罡雷,一个罡雷顶的上36个天雷凝聚而成,何况是一道,一道有108颗雷星子组成。吴睿也就是侥幸存活下来。

西王母打量了一会吴睿,看向杨戬说“这女娃不会是你师父新收那个徒弟吧”



“正是,家师也是想让师妹跟着我历练历练”杨戬说,西王母不知从哪里弄出来一个蒲团示意吴睿坐下,吴睿不知所措的坐了下来,脑袋里还在回忆师兄和西王母的对话。

大师兄和西王母又说了一些关于这次浩劫波及的事情,最让吴睿震惊的是,东胜郴州那边古魔遗迹有消息说,封印减弱,随时会崩塌,当年封印古魔只留魂体,他的肉身销毁,单单魂体也非常的强大。估计要破封印而出,不知道又带来多少浩劫。在昆仑一住就是3个月,期间除了说说四大洲,仙界发生的大事,后来吴睿也不喜欢听,独自坐在一旁开始专心钻研变化之术,吴睿心神沉积下来神识探入,此书叫《万变归一》并不是变化之术,难道此术法有1万多种变化。万物由一而生,由一而大,无始无终,相生相克,变化自然……就这样吴睿完全沉静在变化之术里。

西牛贺洲仙魔城里,二十来岁模样的英俊少年大摇大摆的走在街上,后面跟着50多位端木家的高手,吓得城两边行人避让不止,端木星嘴巴里叼着不从哪里得来木棍口里说“端木司,端木空,你说这棍子这么金贵,怎么经不起本少爷的牙,太脆弱了,吃起来也不好吃,给我弄些更好的来”。“大少爷,你刚吃的可是七星木,有1000年,不能这么糟蹋。”端木空肉痛的说。

“我爹爹好不容易放我出来,我怎么也要见见我娘,闯荡见识一下吧,你们就别跟着我了,还有你们别惹我,惹恼了我,让你们瞧我怎么收拾”端木星吊儿郎当的说,这50多名护卫一脸的惶恐,不敢啃声,一旁的端木司开口说“大少爷,你想干嘛就干嘛,我们都听你的,我也是奉了你奶奶太爷爷们的命令,出门在外您说了算”这马屁拍的,端木星并不领情,大马横刀的走进一座酒楼,东来访的小二看见这么一波人,脸色变了变,但立马笑脸迎上,这位少爷里边雅间请,端木星并不领情,大马横刀的坐在一楼中央,陪坐的只有端木司空二人,其他人则站在东来访门外一波,少爷身旁一波,东来访内的客人四海皆有,直听见“这是端木家那个少爷,这么大的威风”。你们听说了吗,前段时间出来也是个自称端木家少爷,但是威风哪里和这个比,瞧见了吗,门外的护卫都是磨君期的高手,坐在两旁的都是魔帝,你怎么不说,那个少爷也不差魔帅期了,再过几年真正的魔王了。小二端来东来访的最名贵的茶,还有菜单,端木星说“我是来打探消息的”

小二看见端木星这么一说“爷你想打听点什么消息,尽管问,我知道的都告诉你。”端木星摊开一幅画像,正是吴睿的画像,小二心领神会的说“爷,这位女子在下在仙魔城的东来访没见过,您稍等,我打听一下其他地方的东来访看看有无出现此女子。”说完就上了楼。端木星第一次出来,没想到碰到的都是这么好说话,一丝得意涌上心头。吴睿去了人间界就和端木星,吴浩失去了联系,所以端木星借口说想娘了,联系不到娘,央求父亲放他出来,端木旭也觉得自从星儿2岁见过娘后, 18年了,吴睿也不知道过得怎么样,所以也就欣然同意,南宫婉不放心,派遣的目前场面,那个修士敢触霉头。还真别说,还有胆大的,端木星在等小二的回复,只见从内阁走出一年轻俊美的公子,抱拳说“在下,东方玉,可否与在下拼个桌。”端木星两眼一咪看了看说“可以啊,就坐我这吧”。说罢,坐在端木星两旁的端木司空二人立马起身,站在端木星身边, 东来访的小二这时候飞快的下楼,讨好的说“爷你让我查的女子我找到了,2个月前,该女子和他的大师兄来过我们东来访,只是喝了点茶,之后就离开了,之后他们去了南瞻部洲的水母宫,据说又返回到了西牛贺洲,再无音讯”端木星听完奇怪,点头,小二立马意会“爷,你们先坐着,有事在叫我”说完转身溜了,端木星又尝试的联系母亲,就是没动静,坐在一旁的东方玉看着端木星疑惑不解的说“不知道端木少爷困惑什么,在下知道一则消息愿意分享于端木少爷。”端木星斜眼一撇看到东方玉并不是说大话之辈开口说“什么消息”

东方玉嘴巴在动,但是没声音传出,听在端木星耳朵里则是“东胜郴州那边发现大批古墓遗址,据说是5万年前的一场大毁灭,里面葬有仙人遗骨还有妖族圣主等都陨灭在那片遗址里。他们的法器当时都被封印在里面。”端木星一听,两眼一登,什么找娘的心思全抛脑后,心里盘算了一会,端木星说“此话当真。”东方玉看见端木星这个样子知道有戏,脸上泛出笑容来道“当真,现在各大洲年轻有为,有实力的宗门都在赶往那片遗址,我们魔族也派遣了弟子去,里面杀戮太重,所以年老体弱都不敢贸然闯入”。一旁的端木司空二人怒眼瞪着东方玉,二人不知觉的发出传音玉符。还没等端木星给准话,只见外面的几名护卫直接把东方玉脖子割断,端木星看见护卫如此举动,人已经杀了,还能说什么,一旁的端木司空二人直直的站着,端木星有气没地方撒,一掌拍碎了桌子,“刚刚这位东方玉兄告诉我了一处遗址,我也没说去,你们凭什么不经过我同意就把人给杀了。谁的指示”门外一位宫装贵妇走了进来,正是南宫婉“我”美妇人淡然的说。

端木星一看上前就拉着美妇人的袖口“奶奶,你怎么来了,我还没找到我娘呢”。美妇满脸的慈爱说“星儿,你还太小,第一次出门,不知道人心险恶,你可知道我为什么杀了他”端木星不语,“回家再给你解释,总之他没有安好心。”南宫婉说着坐在东来访的一侧茶桌前,拉着星儿也示意坐下,小二很快上了一壶好茶。南宫婉端起茶杯抿了一口,端木星急急的问“奶奶,你怎么来了”

南宫婉并不说看向一旁的端木空说,“去通报东方家族,就说他们的三少爷不小心被茶呛死了,我在这里恰好碰见”端木星知道奶奶的厉害,也不敢多言,这能被呛死吗,我不管怎么样都要去一趟东胜嵊州看看。就当游山玩水了。“星儿你还是跟我回去吧,别去找你那个没良心的娘了,她生下你也就来看望过一次,之后消失不见。听奶奶的话,回去吧,最近外面不太平,奶奶怕你出事。”

“奶奶,我在外面有司空二位太上长老,不会有什么意外,你就放心吧”端木星不想回去,只能来软的。

“不行,是你爹太骄纵你,你爹想你娘了让他自己去找,你不能当这个糖衣炮弹。”南宫婉说

“我也想我娘”端木星急忙补充

“看你的样子,哪里想了,恐怕早都忘记娘,去了东胜郴州吧。”一旁的端木司突然上前把端木星的真元封了,端木星措不及防,怒瞪端木司同时憋气冲击,结果又被南宫婉轻轻的一拍,倒在南宫婉的怀里,“把端木星带回去,严加看管。”说完一众人起身出了东来访,消失在街头。客栈外面急忙赶来东方家族的几位侍从,后面跟着一位头发花白的老者,进到东来访,老者看到已经死透了的东方玉,老泪纵横,两眼血红,一旁的店小二点头哈腰端来茶,茶杯还没放热就被一掌拍碎,“说怎么回事”提着小二,一旁的东来访堂主也赶忙出来“有话好好说,”拿着记录萤石摊开画面,从东方玉进东来访,再到端木星进来,南宫婉进来影像一一看的明白。老者狠狠的把小二摔在地上,收了东方玉的尸体,就出了东来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