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心头不由自主的犯上一股茫然无措的恐慌渐渐笼罩心头,无力感顿生,身子被一股柔和的光慢慢包裹,吴睿茫然的回过头看着师兄,师兄微微一笑,顿时心里暖和许多,想那么多干什么,一切都丢给个子大的人忧愁多好,我才是个小金丹,还轮不到忧愁。



再次迈开步伐,行走起来,自从师兄出窍回来,告诉吴睿很多事情,都是关于收元。吴睿算是明白了,原来自己和师兄算是收元人,吴睿不禁反问,师兄难道就派我们几个下来就能收元吗,在这里耶稣还有默罕默德等大的教派难道没有下来人辅助收元的吗。

杨戬觉得师妹这才问到点子上,淡淡的说道:“有啊,比如耶稣派遣下来据说是安德烈和西门,其中天使就带了36个,而默罕默德嘛据说下来只有一个奥斯曼一本阿帆带下来好像72信使”吴睿听到这个数字,不禁睁大眼睛说道:“这么多,为什么我们走了快半个地球,一个都没见。”

“谁说你没见,只是你见了也不认识罢了,同时你又听不懂他们说的话。”杨戬说

“那佛教道教呢”吴睿想打听个仔细的问。

“佛教,我知道布袋,大明王,文殊,千手,摔了12罗汉下来辅助,道教嘛,你我算2个吧,观音也算一个吧,率领48祖师。”杨戬还在说就被吴睿打断。

“师兄,你我算两个吗,只能算一个,我这个菜鸟怎么能算在你们大队中呢,观音不是佛教的吗,怎么是道教的,还有48祖师在哪里,我怎么没看见过,”一连串的问题,问的杨戬不禁微微一笑。

“48祖要等号令才下来,现在他们在抵御魔族,现在魔族比我们以前知道的强大太多,魔星炼成就10人,除四大家族,地下支脉生出好多急手问题,以前魔族以血脉炼体发展到以炼魂,练尸,练本来随身属性9大元素,惨不忍睹魑魅魍魉已经出现在灵界,所以他们那里比这里更乱,西方主神的黑暗势力投到魔族,不容小视。我前几天的入定也是帮助解救危机而去。”

吴睿听见这些不禁咋舌,魔族的实力这么壮大了,想到这里,她就想到她灵界东方滁州的家族,想必也难逃,因为离魔族最近,下来这么多时日,不知道师兄现在好不好,有没有遭到魔族袭击。大师兄看出吴睿的心思转移话题道:“师妹,我们的加快步伐到印度一带看看佛教下来的代表人。”说完就带着吴睿直接飞了起来。

一路翻山越岭,吴睿看着一栋栋高耸入云的建筑物,一座座气势磅礴的城市建筑,人群密集,稍微点灾难来临都会陷入瘫痪和死伤惨重,何况太阳风暴。很快她和师兄停在了森林深处的小溪边,溪水哗啦啦的声音夹杂鸟兽虫鸣的声响,吴睿外放神识探知,被师兄制止道:“师妹,别打扰大明王修行,你我稍等片刻。”吴睿连忙收回神识,大明王菩萨,岂不是北冥神州赫赫有名的孔宣,她怎么会下界到欲界,他不是代表的是玄女一族吗,怎么归属到佛宗,吴睿正在纳闷,只见远处溪水边雾气慢慢的散去,一道靓丽的人影渐渐清晰,袅袅娜娜外加周身飘动着的玄衣,吴睿从来没见过如此美丽的女子,竟然是大明王,赫赫有名的大明王,她记得在典籍里记载。

第一种说法是佛宗说法,凤凰生下孔雀后,这个孔雀喜欢吃人肉,有一个技能就是远在四五十公里也能捕捉人,将其捕获。孔雀出生后就一直生活在大雪山中,其周边500公里都是没有生机的,一片荒芜。就在那一日,如来来到雪山之巅,修炼其金身,没料到被孔雀一口吞入腹中。如来很是无奈,本来是要随着孔雀的便道出来,但是怕此种方法玷污了真身,所以只能从内部剖开孔雀的后背,然后出来。出来后的如来打算杀了孔雀,但是其他佛祖考虑到孔雀的母亲和兄弟大鹏这层关系,一起劝阻如来让其放弃这种想法。大家权衡了下此种事情的利弊之后,为了给如来一个台阶下,于是就将孔雀大明王封为佛母,将其放置于灵山之上。

第二种说法呢就是混沌初开的时候,百兽中以麒麟为尊,而白鸟中呢以凤凰为尊。而孔雀孔雀大明王呢是凤凰的孩子,凤凰也是最喜欢孔雀。但是孔雀性格孤傲,而且狂妄不羁,佛与孔雀来往之时发生了矛盾与摩擦,于是双发发生了大战,决战与玄冥山下。大战期间,佛艰难取胜,打算杀的时候被玉帝阻止,不能取其性命,于是就将孔雀大明王放逐到了魔界。

到了魔界的孔雀大明王开始潜心修炼,待到千年之后,孔雀大明王修炼成功于是带着魔界众生杀向天际,爆发了所谓的神魔大战。但是魔界最终还是没能成功,战斗持续了很久,其他的魔族成员不行了,就只有孔雀大明王还是精力旺盛,而且没有人能奈何的了孔雀大明王。这是地藏王菩萨出场,向孔雀大明王苦口婆心的解释一番,最终孔雀大明王幡然醒悟,一声长叹放弃战斗。之后三界都回归了平静,去到了西方,着手掌管魔界的事情,最后被封为孔雀大明王。

思绪万千之间,大明王已经来到吴睿和师兄身边,抬手示意坐,只见三个蒲团凭空排放,三人对视而坐,只见大明王眼睛微眯,盯着吴睿半响,看的吴睿也觉得有点手无举措,正在惶恐不安的时候,大明王开口说道:“想必这位就是姚吧”。

吴睿更加困惑,只见师兄微微一笑不语,反而问起“明王这次下界可是辅助收元。”大明王摇头道:“你们那点破事,还要我参与吗,有你们这些毛孩子解决足以,我是来渡劫的。”说完停顿半刻又是盯着吴睿不放,似笑非笑的说:“小媳妇,你可曾见过瀚天,我看你们已经圆过房了,而且还有两个孩儿,你说我说的对吗。”

吴睿一脸的茫然,她现在不知道姚是谁,是她吗,那口中的瀚天一定就是端木旭,不对,和师兄也有两个孩子,说的是师兄还是端木旭,这位前辈大师兄恭敬有礼的模样,所以她也不好随意乱问,只是露出一脸茫然的微笑。

大明王挥手多出一个小方桌,上面茶具一应俱全,个个都是仙宝法器,拿来喝茶,吴睿自己觉得肉痛不已,一杯清茶递到她和大师兄前,只见师兄轻轻缀了一口茶,吴睿也是稍微浅饮,入口灵气肆意,茶香入喉回味无穷,吴睿的眼睛有点发亮,也没多礼让,又饮一大口下肚,只见自己体内灵气渐渐的运转起来,前不久收服的南明离火虽然已经炼化但一直没有时间去化解戾气,真正的融入火内丹里,而是在体内四处游走,经过这杯茶,疏通吴睿以前体内暗藏的冥魔气归入魂体,又把筋脉更加凝练一边,吴睿闭目打坐感受体内的变化,心中不禁暗喜。

大明王等吴睿疏通经脉继续说道:“小丫头,真心祝福你和瀚天白头偕老”

吴睿听这一席话,虽困惑,但也不笨,大着胆子问道:“请问前辈,您口中的瀚天是谁,我认识吗”。

大明王不语,注视吴睿良久,微微一叹,仰头望天一抹云霞,似是在思考,或似是在回忆,接着手指不断的在指尖掐算,良久才道:“菩提老儿也是,什么都没给你开启过,或许这就是命运的轨迹,小丫头,当你达到化气境界的时候自然会明白,现在说了只会影响你的道心的偏差。他为你开宁镇结,守护你1万年,丫头你该原谅他了,以前的执着都是以前种的因,现在的种种都是现在的果,希望你们化开因果,从此白首不离。莫要让我也跟着揪心”说完定定的看着吴睿,吴睿这时候不明白也似乎明白了些什么,至于瀚天指的是谁,也大概清楚了些。回忆两世很多的蹊跷事,或许茫然懂了些什么,但还是不明白。

这时候大师兄看吴睿的眼睛有点诧异,而且还带着点唏嘘,莫非师兄也知道,大明王见师兄妹二人,淡淡的笑着开口说道:“二位,如果没事的话,我就不留了,收元的事我不会干涉,请慢走。”

大师兄站起来拱手,今日有幸见大明王一面,幸会,以后收元的事如有麻烦,还望前辈出手一二,师父,老母都会记挂明王的恩。

待师兄说完,他和吴睿已经被一团雾气送出好几里外,只见明王的声音绕耳道:“小丫头,以后魔界,修罗界有人胆敢欺负于你,可报我名号。”吴睿朝着远方拱手作揖,谢谢前辈。说完看向师兄道“师兄,你是不是知道姚和瀚天的故事,能告诉我吗”

杨戬看着师妹半响没开口,手指在手中快速掐算了一下后道:“师父的藏经阁里就有你们的故事,等你回去看吧,门中一些老点的长老或许都知道,有的可能还经历过”。吴睿听到这里就知道,师兄不想说,她也不多问,释怀笑道:“师兄我们现在怎么走去哪儿。”

“再往前走点就到上个纪元收元地域,”顺便用手指指向前方,很快两人到一片沙漠地域,除了土培,下来就是沙子,吴睿睁大眼睛惊奇的道:“师兄这里是埃及吧”杨戬欣慰的点了点头,两人不约而同隐没了身体,因为不远处迎面走来一队人,吴睿看着师兄说道:“师兄这难道就是上个纪元留下的遗迹,课本上不是说,古埃及金字塔是4500年前葬国王和王后的陵墓,怎么会是万年前的收元文明遗留”

“你看,石头的花纹,石头的大小就知道”

二人快速的走到最大的一座金字塔前,她现在对这些纹路没有了解,当然答不上来,那为什么成了陵墓,师兄在金字塔周围转了一圈,带着吴睿闪入塔内,由石头砌成错落有致的甬道,师兄还要微微的收敛个头,吴睿则不用担心,里面的空间非常大而且干燥,并不阴湿,师兄口中喃喃的道,难怪会形成尸奎,元来如此,辛好流传这里的咒语不全,如果全贻害人间无穷,二人又兜兜转转走出金字塔已经是夜幕降临,晚霞一片火红,映照这片地域金灿灿,人为的修缮,早已经风霜不在,吴睿可能是走马观花,只有师兄时不时的发出感叹,吴睿没有打断别人思路的习惯,默默的由着师兄感叹,过了一会,师兄腰间的红色珠子动了,师兄欣喜不已,三魂已经聚齐,剩下6魄在外,难得有了感应,顺着感应的方向走去,二人越走越深入沙漠中心,吴睿看着师兄专注的样子,也紧随其后,终于走到一处什么标致都没有,一座座沙丘,根本想不到这里有异物,这时候师兄回过头叮嘱吴睿道: “师妹,你在这里守着,打开护体罩,我下去探探就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