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吴睿和杨戬经过徒步环游,遇见大大小小的收元委派人也多了起来,除四大教派布袋不曾谋面,其他林林总总的小教门派代表基本上照面打过,和以往一样都是指明方向,东方中国中原地带方圆800里有**船上,一船总装,大家都无二意各自忙碌。

“师兄”吴睿突然开口道

“我们走了快大半个地球,见的人也不少,我想请师兄解惑,穿破结界,罡风洗礼,太阳火爆的炙烤,那法船真有那么大吗。3亿元灵可不是小事。”

杨戬听到师妹这么问笑道:“你可曾听说,鲁班仙尊。”

吴睿点头道:“就是创办炼器宗的那位仙尊”

“正是”

“他当年化神期间选择投生地就是这个慈铭球”

“不是这里人称地球,怎么是慈铭球”

“你在这个球面上是不是觉得脚重,悟道的人往往会觉得神被束缚而且有股磁力吸引,无法脱壳。”

吴睿出生在地球,从来没想过出窍,她是怕出窍就会遭雷劈,所以从来不敢妄动,对于师兄的这些体悟也没做过体会。脚重,出生前她是昏迷沉睡6年,之后也习惯了,所以根本没有察觉这也是不平常处。茫然的似懂点头又道:“收3亿元灵上去安置哪里,这些人可是凡人,六根已经阻塞,就是上去也是凡人。”

“我听老母的意思是先安置在小灵界,等四大部洲平稳了在分派到部洲各处,有大机缘的可修行参加天龙华,无德无机缘也会寿终,投胎等待转世。”

哦这样啊,吴睿似懂非懂的道。杨戬看出师妹的心思又道:“师妹可是在担心这界的父母和兄弟”吴睿点头,杨戬给吴睿一个安心的微笑。心里道:“师妹果然质朴,这么容易爱憎分明,以后对她不是一件好事”只是在心里微微的叹了一口气。劫难都与到她一个人身上,不知道会不会承受住,当年的二师弟,本心顽劣,仗义勇敢,才有辅助西方佛宗和道门的关系作出极大的牺牲和贡献,虽是牺牲,何尝不是一种考验,锻炼捶打,那只是一个小小的劫难,而这次可是末法时代,劫难远飞想象,他都不知道未来怎么面对,何况这个小师妹,想着想着,用更加柔和关爱的语气道:“师妹,我们在加紧步伐就又到中国边境,这里是南方沿海城市,我带你去见南海观音世尊。”

吴睿听到师兄这些话,心里有股亲切感涌上心头也是忙忙的点头,匆匆踏步而去,在过去的2年的时间,她和师兄来到人间界,总是穿越在世界某一点,有时停步驻留玩耍,有时打坐修行,更多的时候是向师兄探讨一些典籍,当然她问的都是皮毛,有问题总比没问题好吧,同时也说了些天界趣事。

很快杨戬和吴睿来到中国珠海,二人穿梭在马路上,有点与这个城市格格不入,行走不一会来到一处公园里停歇。二人刚准备在草地上席地而坐,隔空传音飘入吴睿和杨戬的耳朵里,“既然来了为何不进来坐坐。”吴睿朝着声音的方向望去,一名穿着现代人打扮模样的女子款款朝她和师兄的方向走来,面带微笑,额头中间的一枚红痣呢,不是说南海观音额头的红痣是天生的吗,怎么这名女子没有,正在疑惑之间,这名女子已经来到她和师兄跟前,很自然的也是坐了下来,或许都是修道人的原因,三人都是盘腿相对而坐。吴睿见世尊也和她们坐下,便要起身施礼,被一旁的师兄给制止了道:“都已经坐下,何况这里又不是天界,师妹以后不要太多礼,你光是见一个拜一个,恐怕你以后头都不用张在脖子上了,毕竟你我是3代弟子,师父是菩提。”吴睿知道师兄虽然说的没错,但刻在上世赵静玄骨子里的礼仪,见长辈要施礼这种习惯已经刻入骨髓,伴随她度过了150个春秋,怎能说不做就不做呢,她要是不做,总会觉得别扭,吴睿还是别扭的朝着这名年轻女子拱手做礼,只是没站起来罢了。

南海观音点头示意道:“这就是观音世尊的干女儿,看面相倒是有几分母女缘分”。

“正是”杨戬道

“你们周游一圈,可有把旨意传到给各位收元代表。”

“除布袋没见过而外,四大教派,以及36小教代表都已经传达明确,另外西方黑暗势力教主和天使未曾传达。”

“恩,各代表都已经知道,目前头痛的是,现在说破收元,无人信,个个秉性乖张让我头痛不已,你们有没有什么好的办法”说完特意的把目光飘向吴睿,吴睿知道南海世尊在征询她的想法。

“我虽在这界出生,但当时一心想修行,对待诸事比较淡漠,虽从小长大到现在的姐妹朋友也少的非常可怜,在十几年前只参加过一次同学出外郊游,还是去了华山游玩,并没有多留意同学朋友。”说道这里,心里微微的发酸,她那时候一心想着怎么样回四大界,想着孩子和夫君,哪里有心思花在交友上,就是有同学来主动交友,也被她冷冰冰的态度拒之千里。

“你们有什么好的收元想法。”

杨戬见吴睿沉默便道“老母不是说以德孝取人吗,我想我们查探符合这一向便托梦给这些人让他们主动回家认根可好。”

只见南海观音世尊摇头叹息,你这个法子我已经做了快一年了,到现在无人问津,看来不行。

吴睿道:“那世尊有没有用法力神通现象的法子信服呢”

只见南海观音又是摇头叹息道:“我在那些大的寺庙和道观有现灵,天空异像,等等各种手法,引来的都是无尽的求神和满足无尽的**,哪里有真心回家的。我看,我这次领头挂帅,恐怕任务难以完成。”

一时间三人都是沉默不语。这时候在公园里玩耍的小女孩奔跑过来,左瞧瞧又看看,很好奇的样子,吐字清晰“阿姨,你们是在做什么,玩游戏吗”好奇的不停的打量,这时候带孩子在公园里的老人也赶了过来,正准备说一些客套话。吴睿开口道:“小朋友,你可愿意认根回家”

“什么是认根回家”说吧,就顺势坐在了南海观音的怀里,睁着眼睛望着吴睿。吴睿慧心一笑,没想到,这女娃还真会挑人坐,一挑就挑一个最大的坐,觉得或许这就是缘分吧,便耐心的讲解起来.

“认根回家呢,就是脱离后天返回先天,后天是迷途,而先天是清明,简单的讲就是德长生不老。”

小女孩不知听没听懂,就一口答应起来。一边拍手一边说:“我答应,我答应,”一下子从阿姨变成姐姐,拉着吴睿的手说道:“姐姐,在哪里认根回家,我也要参加”。

不带吴睿开口,一旁的老人终于忍不住了,两眼冒火的盯着吴睿道:“年纪轻轻,不工作,尽在公园里做一些坑蒙拐骗之举。”说完二话不说,一手把小女孩拉到自己的怀抱,看似是这个小女孩的爷爷拿出手机,直听见道:‘这里是白莲洞公园,我在这里发现一伙人贩子,’虽说声音不大,凡人可能听起来非常吃力,在吴睿他们三人听来就像五雷惯耳。拉着小女孩的奶奶一边不停的说教小女孩,一边还在说,现在都是什么时候了,大白天的开始拐骗,辛好奶奶及时,要不然你就被骗走,把你卖了,或者弄死捐献器官都说不准,等等一类的话,听到吴睿的耳朵里嗡嗡作响。

这时候南海观音道:“你二人可有身份证,”

杨戬摇头,吴睿摸出一个透明的身份证。南海观音无力的摇头道:‘你的这个早都过期了,我们得赶快离开这里,免得一会麻烦,走吧,到我的道场去吧’。

说完三人起身,便要离开,一旁的老头不饶了,大声呼喊起来道:“来人呢,这帮人贩子要跑了。”不一会人都朝着他们三人汇聚而来。人渐渐的多了起来,堵住他们的出口。越来越多,南海观音便又盘膝而坐,一语不发,吴睿和杨戬看见也是做了相同的动作,盘膝而坐,见世尊并没有开口的意思,又看看师兄,也是没有开口的意思,祸是由她而起,心里五味杂陈,没想到世人的眼睛就是这么浑浊不堪,吸引来这么多人正好收元的好机会,说与大众听,平时还没那么多的人聚集呢,想到便是做,吴睿运功,玄音入耳,确保方圆2里的人都能清晰的听见她讲话。

“话说,三期黄阳会,要收那九六立志归清,德孝兼备的有缘人,愚人不才,访边千山万水,与人就说收元事。”众人围观,突然觉得耳觉清亮,有声音传入,也有不乏的好事之人,怀抱双臂,一种审视和漠视的姿态,还有几人出言不逊,但都是规劝年纪轻轻上班打工赚钱养家比贩卖孩子要来的强等等。



吴睿并没有理会,继续开口说:“诸天仙佛不忍看到人间生灵涂炭,特地设立法坦,特地命南海观音挂帅,率领我等下界劝化众生,同渡此劫难,得龙华着平安康健。”就有好事之人开口说:“现在都是什么年代,还讲迷信,小姑娘,你们三人年纪轻轻,不好好工作,出门就是为诓骗人,混饭吃,我觉得可惜,我给你们赞助一块钱,不要在这里讹人了。”说完掏出一元钱丢在了吴睿他们三人面前,扬长而去。

吴睿第一次遇见这样的事,脸颊绯红,一种从未有的愤怒涌上心头,就在这时候,一股清凉丝丝从后背传入她的意识里,冷静下来,吴睿感激的像世尊第一个眼神,继续说道:“什么是龙华呢,天上有龙华会,定品定功,功德圆满得永生,还受万代香烟供奉。人间龙华会,不受妖魔侵袭,保你平安康健,有慧根着,德孝双全可参加天龙华,定品定功,万世流传。”

吴睿说到这里就有人开始问:“小姑娘,你说的,是真的还是说书呢,看你年纪轻轻,不像是坏人,我们都是比你经历过多,长这么大,吃过的盐巴比你吃的米还多,现在是新时代,科技创新,什么实现不了,什么发明不了,还讲迷信。信仰终究抵不过科学,还是劝你们好好打工,不要出来讹诈。”

又有人附和道“像我们这把老骨头,什么都没经历过,旧社会60年饿死人”等等一系列话说的吴睿脑袋嗡嗡作响,吴睿发现自己错了,难怪师兄和世尊都选择闭口不说话。现在想争辩,又无力反驳,对了神通,她不是也会点小法术嘛,想着想着,手指轻轻的转动,法诀掐动,指尖冒出一簇火苗,演示与众人,只见众人纷纷拿出手机,吴睿有点不解,就在这时被师兄及时制止,火苗从新回到体内,吴睿不解的望着师兄,没过一会,又有人开始跟吴睿攀谈起来,稍微有点法力的都能感觉到此人目的不纯,而且极其的贪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