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这处地本来是南海观音在化神期投胎人间界修行地,所以寺庙里的痴男信女也很多,也有不少虔诚信仰的中年人极其老人,妇女占居多,刚刚吴睿说的这些,还有后来弄出来的火苗,不乏有人看见,其中一个年纪稍微老点的妇人,屈膝在吴睿的身旁,有意在聆听。吴睿见有效果,心里有点安慰,更加欢喜的开说起来。就在正说的起劲时候,从外面闯入一队人马,一身警服,两腰佩戴有枪,气势很强,其中一个人高马大的警员说道:“这里谁报的案”

其中一老头走了出来道:“你好,警察同志,我报的案,就是在坐的这三个年轻人,拐带我孙女不成,我们已经把人拦住了。”这位警员开始打量起吴睿他们三人一会道:“你们的身份证呢,从事这个行业多久了。”

吴睿苦笑不得,拿出自己新办的身份证,相应的杨戬也掏出了一个恰似的身份证,南海观音也掏出了身份证,吴睿的身份证是真的自然不担心,吴睿疑惑的看了看师兄,师兄目无表情,都是乖乖的把身份证递于那个警员登记。当警察看到吴睿的身份证的时候,惊讶的瞪着眼珠道:‘你多大了,’

“43岁”

“不是吧,你真的43岁,没记录错误。”

其它几名警察也拿着吴睿这个身份证看了半天,本来想说什么,但又没说出来。就记录身份证的这名警察开始问,你们做这个行业多少年了。意思不言而喻。吴睿开口说:“你好,这位大爷可能误会我们了,她的孙女跑过来我们三人这里想必在周围的大人都可以证明,我只是问了一句小朋友你可愿意认根回家,完后我就解释了一下什么是认根回家,就被她的奶奶一把拉走,说我们是贩卖人口,根本没有让我们辩解的机会。我们准备不理睬离开,他们就大喊叫来这么多人围观,我见人多就讲起了三期黄阳会末劫法的一些事,说与大家听,有缘的跟我回家,没缘的我不强求。”说到这里,就一个警察打断说:“你的这个身份证有问题,你今年43岁,为何你这么年轻,我们怀疑你盗用别人的身份证,麻烦跟我们走一趟吧。”

吴睿第一次遇见这样无语的事情,我的是假的,他们两个更是假的,谁让假的比真的还真呢,反而我这个真的变成假的。二话不说,又过来几名警察不由分说将吴睿三人带上手铐抓着往车里去,吴睿活了200年,头一次被这样待遇,心里难免觉得荒唐可笑,还有点苍凉的味道,坐在车里,看看一脸平静的世尊和师兄,吴睿传音道:“师兄,你们是怎么弄的身份证,为何我真的是假,你们的怎么是真。”

“该有的劫还是躲不过的,一切顺其自然”世尊突然说道

很快三人到珠海的第一天就进了珠海的警察局。经过一番审问,在查询作案记录,都没有记录,又对吴睿的本人的身份证查探,发现此身份证只有在西安买过一套公寓,还是交大学生,一直没毕业,以后的记录就到这里。

待三人在公安局里带着手铐坐了一会,一名警员走过来,你们三个跟我过来,吴睿心想这是看来要一个一个的问话。便配合着走进一单独的小房子,四周都是墙壁,除昏暗的灯光,便就是一把椅子,示意进去坐下,吴睿便心领神会的坐了下来,一会就传出声音道:“你叫吴睿是吧”



吴睿回答“是”

一系列的问答,无非都是有关吴睿出生地等生平的事。最后问道:“吴睿,你在西安学生期间,哪里来那么多钱卖公寓,还有,我们查到您在2000年的时候有500多万的进账,请问你作为学生从哪里得来的钱财。”

吴睿一阵无语,便开口解释道:“小女子不才,常常行走在山间,会辨认上了年份的草药,由于家里贫穷……”吴睿细心的把怎么样的到这笔钱大概说了一遍,过了一会警察又道:“那你在2002年休学这期间去了哪里,为何没有记录。”

吴睿拿不准该怎么说,实话说,会信吗,不说实话那该怎么说呢,思索片刻开口道:“小女子从1到6岁犯傻,母亲常年拜佛求医。有幸在6岁那年,得一行脚道士传我治病法门。从此我便开始修行,父母念及我年岁小不忍跟道士远游,便留在家中日日潜心苦练,为不辜负父母期望,随父母的心愿考上大学,但并不是我真心想上,上了2年就选择休学,一直在终南山潜修至2016年,感念父母挂怀,便回家探望……”吴睿说完好一会,传来声音道:“你跟那两位什么关系”

“同门道源结伴而行”

又过了1一个小时,一名警员打开吴睿所在的房门,并把手铐卸了。

“在这上面签个名,你可以走了,你的那两位朋友在外面等你”

吴睿接过纸张仔细看了一番发现没有什么大问题便签了名,走出公安局,见世尊和师兄都在外面等着。

三人结伴而行,杨戬开口道:“这次任务不好完成啊,不知老母还有啥妙招。”

显然不是问吴睿的,吴睿没开口,南海观音道:“老母在我下界的时候,只是嘱托,让我们扶持弥勒入室。”

“那可曾遇见弥勒转世身”

“我下界先是在原本的几个道场转了一圈,后来就来这里还没呆多长时间,你们二人就来了。”

“那世尊可有弥勒的踪迹”吴睿道

“根据末劫经讲,弥勒会来南方一带,我也是在这里多逗留看看能不能碰见。”三人并肩而行,很快不知不觉出了珠海,来到不知名的山头,天色已经暗沉,杨戬手里捧着一粒珠子,很快一抹倩影出现在三人面前,这次比吴睿初次见凝结而成的魂魄清晰很多,说话声音也清晰可见,直听见:

“这位就是云华侍女吧”南海观音淡淡的开口

“是,正是在下的母亲,劳烦南海世尊赐南海晶露于母亲”

半响过后,“只是这晶露赐下,你母亲只能选择以花为媒,花的载体并不多,但以碧幽莲最佳,当年哪吒曾经用去一株,恐怕到现在也没在生的第二株。”

“在下曾经大战魔尊,偶得一枚碧幽莲的莲子,现已经养在山庄已过千年,但幸的发芽,母亲有晶露做引,相信融合莲内也相较容易一些。”

“晶露需得回天界方能给你,现在我不曾带在身上。”说罢,哀叹一声又道:“恐怕我这次揽了一个头痛的活,原本想来人间界是比较轻松的事,目前看来还不如在天界跟魔头痛快斗一场舒服。收元的事我参加过3次,唯独这次我束手无策。”

“世尊你能讲讲前三次收元的过程吗”吴睿问道

“就说第六次吧,第六次那次地点选择在古罗马一带,那时候科技发达,和现在一样,但人们对神明的信仰力很虔诚,我们下界2年到处宣讲,讲明来意,人人欢欣鼓舞,黄胎元灵都愿意上法船,唯独这次,我开始也是讲解来意,人们曲解到也无妨,关键是说破嘴皮也难有人真信。”

“那为何不去寺庙里讲解呢”吴睿问道

“寺院,我开始第一个选择就是去我熟悉的道场,发现那里早有魔头占据,当年老母规定不能在人间界使用法术私斗,也不能用法术诓骗黄胎子,如有犯戒者消除神级,永世轮回。”

吴睿听到这里,不经咋舌,吐了吐舌头,看看师兄,才明白当时师兄为何阻止自己玩小法术意图,原因在这里。

“师妹,你的神籍还没有注册,所以无妨消除,但也要小心滋事者。”

“那寺庙不行,道观呢,道观总是可以说教吧”

世尊继续摇头苦笑道:“一些大的道观,不但圈起来要金银,而且里面住的更是对头,魔头一个个把手的严严实实的,哪里有你能讲的地方,就是你说了,也没人信。去哪里拜山拜寺的人都是有求于人,而魔子利用这个,反而成了最佳敛财敛色敛**等等最佳地点。收元你们也知道要收的那些黄胎元灵。像刚刚那对老人,只能让他们入劫难,收地府,从新投胎。”

“那世尊还有何良策。”杨戬问道

过了片刻世尊道“我和你们一起去找布袋转世吧,点醒他,看看他有何办法。”

“世尊可有弥勒转世的记录,我这一路寻来并没找到弥勒转世”杨戬道

“我查看看看”说完闭目打坐,大概一盏茶的功夫,睁开眼睛说道:“弥勒投胎到黄龙坡地,后又辗转到南方,我查探气息,离我们不远,我们顺着这道气息走吧”说完,三人同时起身朝东北方向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