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冥界并没有太阳日升日落也无白黑昼夜之说,这也是赵静玄到了这里才知道的,赵静玄在东厢房内思念着孩子和丈夫,门突然被打开,她腚眼一看是岳长兴,岳长兴拿着一个玉牌递给赵静玄,“只需在上面输入你的冥气即可”赵静玄照做,果然显示出赵静玄现在等级,鬼仙中期,地方岳王。赵静玄拿着玉牌注视久久,她就这么的,跟孩子丈夫不能再团聚,她心不甘啊,心里想她要好好的打听琢磨一下。两人出了岳府,走在冥界大街上,来往的鬼足鬼兵,还有零星的鬼仙,极少鬼君,在街上活动,大部分都是普通鬼魂,拿着冥币在购买他们需要物品。

一晃不知道多长,这天赵静玄并没有应约岳长兴,独自一个人到冥界的大街上走动,隐隐前面有打斗哭泣声,她也飘了过去,是一个老者浑身上下都是用锁链锁着,被一众鬼足拉着,心中不惊的凄凉,想起在灵界的时候,很多修士为了争夺一线天机,一点财货就会杀人越货等等屡见不鲜,如果那些人枉死的话岂不是正是平等阎帝的管辖,想着想着,她心里一动,她想起了她的祖爷爷就是杀人越货过,应该也在这里,她小的时候见过几面祖爷爷,还有记忆,他就想寻找这里的司衙,去寻找一番,果然祖爷爷在这里酷刑200年,才准备放出来,送入轮回,她心中一动,送祖爷爷到轮回池看看自己有没有机会。

于是赵静玄拿着鬼牌去了小狱里,一连寻找了8个都没有见到祖爷爷,倒是见了往日师兄还有历练的时候碰见的熟人,都在这里服役,看到他们,赵静玄心提的更加紧了,如果以后在有机会修仙,一定要正道,负责万劫不复。想着想着飘到了第九小狱,看见里面有好多的鬼魂,都快挤爆头了,在最拐角她发现了祖爷爷,不由轻声唤到祖爷爷,我是静儿,祖爷爷我是静儿。

老者已经被这200年的牢狱酷刑神魂都有些萎靡,而且看见外面漂亮的女子一时愣住了半晌,猛然想起,扑了过来,“你是静儿,你怎么在这里,你难道也死了,难道也是杀人越货过,”监狱里鬼哭狼嚎的,赵静玄一时没听清楚。

祖爷爷我找这里的岳王看看能不能给你减刑放你出来。

祖爷爷灵魂体抓物是虚的,急忙道“静儿,你怎么在来这里,你怎么会是实体,你修了鬼道,你糊涂啊,为什么修鬼道啊,你天资这么好,从小我都看好你,怎么……”老者一连串的问题和关切,还有些脑孙女的修鬼的行为。赵静玄见祖爷爷这么提问,哭泣起来,把自己不知不觉的怎么修了鬼道说了出来,原来当日她灵魂离体后进入了镇魂珠,为了想逃脱出去,拼命的撞击,拼命的呼喊,见无果,就想起自己的水灵决来,默念口诀开始在镇魂珠内打坐,开始还感觉不到什么后来,她发现可以在里面提高壮大自己的魂体和神识,再加上还可以抵御叶灵的骚扰,所以就这样误打误撞的有了修为。老者听完唏嘘不已,想一下可爱的孙女已经也和他一样魂归地府,他还有机会出去再到人间,孙女就完全没有了那个机会,一时沉默了下来。现在已经修了,散功也不知道怎么散,也散不了,这也许就是命。

赵静玄找到岳长兴求岳长兴帮忙把祖爷爷给放出来,修养好点了,让爷爷入轮回,岳长兴也欣然答应了,她的祖爷爷刑期也快满了,也就2年的光景了,现在早点放出来也好,赵静玄把祖爷爷救了出来,给祖爷爷安排了,一个城外3里处的小茅草房里,因为城内没有鬼休的修为不可以过夜,在城里做生意的个别鬼魂都是长期打点好的,所以安排在城外3里已经算好了,也爷孙两在城外茅草房内聊了很久,老人问了许多关于家族的事情,又问了赵静玄的遭遇与成长过程,两人一聊就是半月有余,这天,赵静玄把她的想法告诉了祖爷爷,祖爷爷脸色变了变,惊恐不已,四周瞧了瞧,赵静玄说没事祖爷爷,我设置了结界,我现在好坏也是鬼仙后期了,很快到了鬼君级别了,你看我的水蓝夹,这是当年我在缥缈宗太长老赐予的,这时候刚好用上。老人还是摇了摇头道“不行还是太危险,你要知道,鬼仙出去投胎可是要受到雷罚,81道天雷,渡劫末期的修为才有的雷劫,都不能轻松度过,何况你一个小小的鬼仙,就是鬼君那也不行,与其魂飞魄散还不如好好在冥界待着。”

赵静玄不死心的说“与其在这里痛苦下去还不如让我魂飞魄散呢,我就这么一个心愿,爷孙两商量好久,老人也无奈同意了。”赵静玄回到岳府抓紧修炼了起来,一天岳公子诚邀赵静玄出门散心,赵静玄也欣然答应了,最近赵静玄也特别乖巧,没有以前那么多惆怅和迷茫,人也灵动了不少。

岳长兴把赵静玄带到了城外方圆3万里的一条河旁边,两人悠闲并排走着极目远眺这条河。赵静玄开口道“这河难道就是奈何”,岳长兴点头道,恩 ,在河的源头就有十座桥名曰奈何桥”极目远眺,赵静玄看到了桥上只能来去一人,现在正是夜游神守着,赵静玄心中五味翻卷,一时的想的太入神,还是看的太入迷,没听清岳长兴后面的话。岳长兴一脸的尴尬,这种事提一次两次可以,再说一次人家姑娘不同意,他也觉得自己脸上挂不住,两人沉默了好久,便离开了奈何,返回了岳府,最近这段时间岳长兴来看赵静玄的次数越来越少,只是赵静玄没发现罢了,还在规划她的大逃亡计划,准备拼一下。离祖爷爷投胎规定的时间越来越近,赵静玄心竟然碰碰的乱跳了起来,说不清的激动还是紧张,她现在是鬼君级别了,功法的原因,还是上次曼陀罗花玉露的泡过之后,她一直觉得自己修行畅通无阻,所以也到了鬼君级别,神识外放扩大到了5里范围,鬼君级别就有可以选法器了,她有点迷茫,不知道自己这样是否正确,总之她要出去一趟准备一下。她拿了身份玉牌走出门,正好迎面碰上了岳长兴,还有他的两个朋友迎面走来,赵静玄笑了笑准备出府,被一个手拉住,见是岳长兴她也没提防就被拉入怀中,“你不要走好不好,我已经忍了好久了”赵静玄有点傻了,她抗拒的说“岳公子你说什么胡话,我只是出去,给我寻找个法器,没说要走”岳长兴也不管不顾他人,拉着赵静玄就往他家的后院藏宝库走去。

“你看这么多宝物都是父亲还有手下收集的,你看你能看上哪个,你就拿哪个好了”赵静玄眼睛一亮,走了进去,琳琅满目,有冥器还有法器,灵器,七拐八弯的走到了一个宝葫芦旁,这个葫芦通体黝黑,看起来失去了颜色,应该是个灵器,因为在冥魔气的侵蚀下,还能看出是个法器,应该不差,她就用手一抓,沉甸甸的,拿不起来,现在魂体只是凝实了许多并不能有**血祭,赵静玄把自己在宝蓝夹上的一丝神念放入到了葫芦表层,葫芦动了,随机她尝试多次后把原来凝练在宝蓝夹上的精血分练出来点打在葫芦上这次她一抓就抓到手里。她是想不到,就是这个葫芦在她出冥界后,劈面了她魂飞魄散的下场。赵静玄一脸兴奋的拿着葫芦,岳长兴嘴巴张大了,这个葫芦当年父亲和众将士用冥车拉回来的,她就这么拿起来了,放了拿回来都是黑的,都不知道沉睡了多久,大家都以为垃圾,无用才丢在最拐角,没想到她弱女子能拿起来。岳长兴也凑了过来,准备也拿一下,手一碰,就觉得沉甸甸的符文克制着他,一脸骇然,说“赵姑娘不觉得这个沉”话已经说出口已经知道自己失言了,赵静玄温婉一笑说,“刚开始我也觉得沉,可能是我功法的原因,我用功法给包裹一拿就起来了。”

随后又拐了几个弯道,看见有个炼丹炉,她睁大了眼睛仔细瞧着,看了好一会,才说,冥界也能炼丹,岳长兴摇摇头,火是我们的克星,怎么可能能炼丹,要是能炼丹就不会那么糟蹋曼陀罗花玉露了,说的也是,赵静玄点了点头,她尝试着把这个丹炉拿起,看看自己能不能用,神识一探入,顿时觉得有些晕眩,赵静玄摇了摇头,让自己清明点。眩晕了好一会,才有点清醒。

“赵姑娘会炼丹 ,”

“我会一点点,只是不怎么精通,你也知道我是单一水灵根,丹火几乎没有,都是用外丹火夹着神识操控,只能炼制品级不高的丹药”。

岳长兴欣喜的说,“那再好不过了,这个炼丹炉赵姑娘喜欢可以带走,只要到时候帮我炼制一个简单的药丸即可。”



赵静玄心里觉得有点不对,也欣然答应了,在库房里转了好久,赵静玄觉得知足常乐,所以也没下意识的挑选,只是看看,最后她带着丹炉和黑葫芦出了宝库。来到正厅,岳长兴的两位朋友还在。

“在下李密,在下韩立见过赵姑娘,”

赵静玄赶忙还礼说,“在下赵静玄见过二位君王。”

客套了一番,完后面面相觑,谁都能看出他们有隐情,寒暄了一番,又说了一会话就各自回府散开了,岳长兴激动的带着赵静玄,来到一个花园石凳上说“赵姑娘,你真的答应我不离开岳府,”

赵静玄迷茫说“恩”

岳长兴欣喜的一把把赵静玄给揽入自己怀里。也不顾赵静玄的反抗,他觉得那是赵静玄害羞的举动而已,反抗就从了,现在也就是说已经从了他。

赵静玄突然觉得不对,这个举动怎么像当年田师兄的举动一样,搞错了,她猛然抬头,力道加大了点,挣脱了她的束缚,她现在还不想把关系搞得那么僵,唯唯诺诺的说,“岳公子,我刚刚失去孩子和丈夫,刚刚来冥界不久,我又出不去冥界,请岳公子给我多点时间好吗”。岳长兴欣然点头,没关系,我也是一时激动,我会等的,两个人一辈子的事情,我等你回复,说着他便提出送赵静玄入了东厢房,自己则进了西厢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