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仙界第三十三重天,兜率宫里,一老者在丹炉旁正睡得香,殿内香烟缭绕,而正中央丹火熊熊燃烧,高9米的丹炉内,时不时飘出一缕药香,什么丹药需要练上九九八十一年,恐怕只有炼丹的人知道。守在炉火前的童子,正拿着一把扇子,有气无力的扇,时不时的添加一下自己身上的丹火,使得炉火更旺。

老头睡得似乎太香了,突然被噩梦惊醒似的,一下子从蒲团上弹跳起来。在殿内,手指不断的掐算,时不时的揪着胡须在疑惑,还是思考,来回的掐算不停。童子似乎麻木了一样一直重复做这相同的事情,老头似乎在吹胡子瞪眼,似乎嘴里咕哝着说:“是哪一件宝贝出问题了呢。”

实在不解,他快速的消失在大殿内,到一处藏宝阁前,指尖翻转,口里念念有词,很快一道大门缓缓打开,走进去里面最多的是琳琅满目的葫芦,当然里面都封存着丹药,视察一圈,乾坤环也在,清点了一下丹炉,没有缺漏,又清点了一下葫芦也是没有少,到底是哪一件呢。老头思索着出了藏宝阁,也不忘打入封印口诀。突然心头一跳,他想起来了,上次被猴子打闹一场丢失的法宝《乾坤葫芦》,丢失万年过去,终于有消息了,谁有这么大的能耐把他的印记抹灭,看来来头不小。想着想着来到紫霄园里,手指还不断的掐算,怎么会呢,怎么不在三界之内,那会在哪里,冥界不可能,在冥界的话此法宝会黯淡无光,气息也半点不外漏,只能说是普通在普通不过的葫芦,冥界里恐怕无人能识别此宝,还有一种可能就是,该法宝流传到各大星球上的人间界,而且还被大神通者抹去的极少。想着想着,不行的找太乙老儿算算去。说完交代几句,原地消失不见。

而吴睿三人在公园里分类了一会,一切收拾妥帖后,杨戬把一枚圆滚滚的内丹递于吴睿面前道:‘师妹早前你无法带在身边的内丹还与你,为兄占时不替你保管了,你自己现在完全装下。’

一旁的世尊眉毛抖了抖道:“这是菩提老儿的意思”

“是的”

“你师父准备的够充分的,想必离火也收取了吧”

“不错”

吴睿听见这些惊讶的在不能惊讶。“走吧,我们继续购物去。”

吴睿慌忙收了内丹,她也知道要收在哪里,肯定是葫芦里了。要不师兄也不会为了这点特地腾空间,吴睿有点哭笑不得。这次三人直接去了商城,深圳最大茂业百货,鞋子,吴睿也是一旁挑选鞋子,不知道孩子们现在脚多大,但都是一一买的是大人码数,顺带多买了几双,一人准备了2双,夸张的是,师兄和世尊二人,一次购买100双,而且让人哭笑不得的是商城没有那么多的存货,调货也需要时间,所以才制止二人的狮子口,但都是以10双结尾,动作都是非常的顺畅,待吴睿交完钱二人就会同时指明让售货员送到楼下某车里,购物一直到茂业晚上歇业,他们三人欣欣然的走出大门。100万没了,就这样一天消费150万。三人来到附近的公园,南海观音突然开口道:“你们这样消费快乐吗”。吴睿被这么一问,有点觉得哭笑不得,快不快乐,你们消费我买单,辛好没有限额,否则……

只见南海观音又淡淡的开口:“每期末劫的时候,人们为了躲避灾难,四处逃窜,那时候太阳风暴暴发,罡风层破裂,自然界的力量何其之大,地动山摇,封存纪元的魑魅魍魉到处肆虐,现在的人何其的脆弱。到时候一切又从新开始,所有制造在好的东西都会飞灰湮灭”说完寂寥的望了望月,一轮明月挂在天空,还真的宁静。

“太平,你联系上买草药商了吗”

“还没有,由于长时间不使用手机,发现没电了”

“给我看看”师兄这时候开口

吴睿把手机递于师兄,只见师兄手中电芒一闪而逝,在看看手机已经开机了,连续好多短信在敲门。没想到吴睿外游期间,父母和姐姐哥哥都分别短信与她,其中最多的是姐姐的短信。早知道师兄还有这个本事,说什么都晚了,吴睿从记忆力搜出电话号码,尝试拨打,发现手机已经欠费停机。

“算了,明天吧,今晚我们去找布袋”

“半夜三更找布袋合适吗,还是雷音惯耳与他,让他来找我们。”杨戬插话道

“太平,你给布袋传音,今晚来这个地方见我们”

“好”

月亮已经悬挂在头顶就知道已经12点多,再过一会1点了,还不见布袋的踪影。

“太平你给我用高空狮子吼,吼出来”

吴睿想问,狮子吼是什么来着,就见师兄道“不必了,我来”

说完凭空一抓,就见布袋穿着睡衣躺在草坪上,一脸熟睡模样,似乎还不知道自己已经不在被窝。

师兄从草坪上拔了一根绿叶,就在布袋的鼻子上来回逗弄,终于布袋醒来,只见师兄道:“布袋,你还是老毛病没改啊,贪睡,还贪吃不,看你这么瘦应该不贪吃,你的好战友看见你如今的模样会是怎么想。上次我在瑶池有碰见过猪八戒,尽然偷吃凡圣果,被绿云常使逮住,罚往北极仙君哪里了,你应该明白,去北极哪里可没有好果子吃。”说完,关切的问,你该不会也想去哪里透透气。

布袋揉了揉眼睛,乐呵呵的道:“请我到这里有何事,说完了送我回家睡觉去。”

“人间界还有多少寿数,想必你也清楚,有什么打算说来听听”南海观音道

只见布袋翻身坐好,一脸的讨好的说:“我都听你们的,请南海观音吩咐。”

吴睿看见如此的布袋,一脸的惊讶,不是没听见高空传音,而是装糊涂。人精啊,看来自己也太实诚了。大家都沉默片刻就见世尊说:“那好,从现在起,你就跟着我们三人后面吧。”

布袋看似无辜的说:“可是你们都会法术,我还是凡胎**,你们个个跑的那么快我能跟上吗,再说你们100年不休息都不碍事,我呢,可是一日三餐,还要休息,虽然三簧锁开了,但不会法术。”

吴睿听见这一席话,觉得非常有道理,就是反驳不出哪里有问题,而在一旁的大师兄就不干了:“我们可是辅助你收元的,你要是不带头,我们可是随时回了。”南海观音并不答话沉默。

吴睿见大家都是沉默了,便开口道:‘不如这样好了,白天布袋跟着我们,晚上在用法力送回去,你们看如何。’

不带布袋开口就被师兄否决了:‘不行’

吴睿也不知道今晚叫布袋来有何意。

世尊突然这时候说:“布袋,我下界已有半年,虽未周游列国,但见了不少难题,这期人心乖戾,并不好收,这几天带显圣真君和太平闲逛,发现很多问题,我想你要是跟着我们收元的话,到时候你来讲道我等在旁辅助,你看如何。”



又过了一会,布袋才缓缓的开口道:“这个办法也不错,但我觉得收元不着急,现在急着收了,恐怕劫难还没有到来,没有真心皈依,反而收了些魔胎反而不美。不如我们分开,我呢在网上继续散播,顺带在人间游走试探,你们呢看见有缘的能早收的就收,不能早收的,就等电视媒体传播一起收元了,那时候,时机成熟,就按老母的意思德孝标准一一审核,免得日后在起波澜。”

沉默片刻后,世尊缓缓开口道:“这期不同往期,古魔出封印在即,我怕到时候我们这些的回去一起镇压古魔,等其他魔宗借助到古魔的力量,或者被分食古魔后的力量不容小视。掐算也不断的变化不定,迦叶的转世你可曾见过。”

“没见过”

吴睿心里一惊,连忙收敛心神,吴睿的心里异动,被师兄和世尊感觉的一清二楚,于是 “哎”世尊长叹,该来的还是来了,该此缘分。

四人在草坪讨论了大半夜,天亮之际,布袋才离开这个小公园,而吴睿三人便开始盘算卖草药,早晨各大药行陆续开门,试探的去药店里卖山参,但都是不要,于是吴睿给手机充了点钱,尝试拨打起当年那位故人的电话号码,很幸运的是,电话接通,问题人家在国外,兜兜转转穿梭在人流涌动的街道上,来到一家药厂门口,三人好说歹说,门卫才登记身份让进入药厂。先是见一位年轻漂亮的女士,人非常的热情,精明能干,经过了解才知道,原来是采购员,跟着两名学徒吧,吴睿不清楚,吴睿依照以往的经验,桌子上多出很多礼盒,并一一打开。这位女士递过名片,吴睿看过,刘佳敏,采购部门经理。待刘女士一一查看过后便道:“你们的这些山参符合我厂的要求,你看看我厂收购的价格”说完便递过一张纸,里面很多药材种类价格,吴睿终于找到野山参的价格,一斤50元,上30年加10元每斤,瞪大眼珠,什么时候野山参像萝卜一样的价钱了,不确定的又仔细的询问,50一斤确定没错。

吴睿把价目表递给师兄,杨戬拿着价目表眉头皱了皱,没发表看向吴睿。吴睿就知道这两位神尊大人靠不住,花钱才是王道。心里不忍被这么贱卖,还是微笑的说,刘女士,我这些山参都是上了200年的山参,你确定是这个价格收购。

刘佳敏又仔细的看了看吴睿的山参开口道:“顶多100元一斤,这也是我厂的极限。”

吴睿摇了摇头道,:“算了,我不打算出售我的山参了”

在灵界,这些山参每株至少换10块下品灵晶,不想在这里被这么贱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