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三人出了药厂,便一路北上,途中遇见药厂也不少,但价格基本一致,于是吴睿掐灭了卖出山参的打算, 走村串乡天为被地为床,虽不至于到风餐露宿,但也相差不离,一路碰见合适的人群试着讲道,但都是收获甚少,愿意跟随回家的基本归零。途径几处大型道观,都是已经物是人非,圈钱收费,万事都是讲铜臭。不复修行之地。

吴睿本想喝茶休息,结果找了半天,茶室不少,问题里面风气不好就是所谓的规则。她现在很怀念灵界的茶店,打探消息散心的好场所,而在这里却被弄的乌烟瘴气。世尊或许看出了吴睿的心思,提议到前面一座凉亭休息。

这座凉亭临湖而建,环境非常清幽,落座一会,世尊手一挥,一套茶具凭空出现。里面已经泡好了香喷喷的茶,吴睿看这两眼放光,在孔宣的地盘喝过法宝茶觉得奢侈,世尊也是法宝茶,这一套茶具法宝,吴睿看不出什么门道,但暗藏丝丝灵力非常恐怖骇人。吴睿拿起茶杯喝了一口,丝丝茶香入喉,便化作灵气散入四肢百骸。似非常熟悉,非常的喜欢这种茶的口味。吴睿张大了眼睛,见师兄很坦然自若品尝着,好像这茶普通在普通不过的茶。

世尊看着吴睿这种表情,微笑着说:“太平,这是瑶池旁悟道茶,每千年采集一次,不过机缘巧合一次,这季的茶被我统统采摘,多喝点,对你有好处。”

吴睿喝着熟悉的茶,眼前似是出现幻觉,一白衣男子在树下打坐,眼前也是摆放着熟悉的茶具,女子在认真的烹茶,女子的背影看不清,但动作非常缓慢,许久,当吴睿回过神来的时候,发现世尊在给老伯讲道,时不时的在老伯头上拂过,老伯很虔诚,世尊开化完毕,吴睿才打听清楚,原来老伯是为家中老母,老伯有60多岁,元阳未破,就知道老伯孤身,母亲常年瘫痪在床40多年,并伴随糖尿病,现在眼睛已经瞎了,途径此处便与吴睿三人相遇,这是缘分,或许真的缘分。

吴睿三人跟随老伯到老伯的家中,房屋年久失修,屋内打扫的很干净,只是恶臭还是挥之不去。破碎的床上,被褥就显得非常脏吧,床上躺着枯瘦的老妇人,两眼无神的望着,嘴巴一张一张似是要说话,但又不像,吴睿定睛一看就知道老人在咽气,对于修道人,生离死别本是平常,所以大家都很平静,只有这个老伯,哽咽着跪在老母床前,哭不尽的沧桑,道不完的话语也在这一时冲破。世尊轻轻的手指摊开,给这位老母似是打入一口气,就这样老人突然坐了起来,多年不能看见的眼睛似乎有了神,直直的盯着自己的儿子,一双枯瘦的手不断抚摸着儿子的脸,道:“孩子,你的造化来了,娘拖累你40多年,娘今天非常的高兴,有生之年还能看见你。儿啊,你得了造化,千万别忘了阴曹地府里的娘,救娘出苦海”说完,老人一脸微笑的断了气。老伯也意识到母亲的去世,于是站起来恭恭敬敬的朝吴睿三人叩头,我愿意回家追随,请诸位菩萨不要嫌弃,带上我吧。

世尊欣慰的点头道:‘待你料理完你母的后事,到安徽界首大黄庙找我即可。’说完看着吴睿。吴睿心领神会立马掏出一沓纸币,递于老伯,老伯再三感谢。三人出了这家小破房,引来不少周围好事的邻居观瞧。吴睿期待这些村民磕头说愿意回家,结果有小孩自作聪明的恶作剧,还有大人们低语声,至于内容在吴睿三人耳朵里,可是惊雷,世尊无奈的摇头走出了这个村,总算收获一个。

三人走走停停,吴睿喜欢上世尊的茶,便巧舌如簧的让世尊拿出悟道茶,美其名曰说是伺候世尊喝茶,还倒不如说骗茶喝的丫头骗子,世尊也不与理会,好似很纵容,这可是灵界有灵晶,也买不到的悟道茶,一旁的杨戬好像乐哉其中,每次喝茶,嘴巴掩饰不住的笑意,和理所当然。

在灵界北冥地域,北极星君出战后,独留新收的弟子火德冥王守着偌大的地域,一口蓝水晶盒子里躺着面貌清秀,双目紧闭嘴里含着及其珍贵的定神珠子,

定神珠可保存肉身不腐烂,如果具有灵根的人使用,会不断的聚集灵气,所以,该女子目前的状况比刚死后还要有生机。罗靖抚摸着水晶,口中喃喃的道:‘玄儿,你看我们现在又有新家了,孩子们都已经长大,也能独当不一面。你喜欢竹子,在过几年,我让这片地都开满竹花,你看好不好,你要是转生,千万不要忘记使用魂印。当初太匆忙忘记告诉你魂印的联系方法。不知你现在有没有转生’,过了片刻又说:“等为夫提高修为就可以下冥界,就是找我也要找到你……”不远处的山谷中,桃树,微微的抖动,不一会便化形成一名妙龄女子,面若桃花,眉眼精致,一头乌黑亮丽的头发盘起在后脑,看似折断的桃枝捆绑。其实非常的牢固,女子穿着粉色罗裙,袅娜着朝着刚说话男子的方向而去。

待女子款款走近到罗靖身边坐下,罗靖才惊觉有人,警惕的心已经习惯便脱口而出:“你是何人”

女子抿嘴而笑道:“我都听你天天念叨耳朵出茧子了,不得不走一遭”罗靖定神,他知道这里不比四大界小门小派,这里是北极仙翁的地盘,随便一个道行都高他不知道多少。所以按捺心神道:“敢问这位仙姑有何指教”。

女子微微一笑道:“指教嘛……”过了片刻后道:“也算指教吧,我观你和这女子本来无缘,但后来怎么又被硬是绑在一起肯定有高人在月老哪里牵线。但我明确的说,这女子姻缘线目前看牢牢的绑着两个,其中一根便是你,另外一根比你的这根还要粗坚实而有力,看似被人曾经以**力强行中断过,但终归失败,看来你的这位道侣来头不简单。我劝你还是放下,一心修道,待到大道成功,或许有一线可能搏击一下,目前来讲无非就是螳臂当车,会飞灰湮灭之像。”

罗靖听完这一席的话,两眼呆滞半天,他修为道行太浅,元婴期只是成仙大道上的小山脉的一个支点,何况成仙后还有很多艰辛磨砺。两眼倥侗而无聚焦,手缓缓的抚摸着水晶盒子,这一瞬间心似乎被千万只蚂蚁啃噬过一样,百转千回,想起过去在缥缈宗的时候,两人相识后一点一滴,女孩活波俏皮的一面,经常还犯傻的一面,认真改错的一面等等,想着想着罗靖嘴角露出一丝苦笑,想聚甜蜜日子总是那么短暂,手无意识的抚摸上了水晶。

女子看见无声的叹息一声道:“我是最怕见这种事,如今被我遇见,本来想规劝你几句,现在看来,还是多此一举”说完转身便走了,独留罗靖一人在哪里。

人有希望才有活下去的理由,一但破灭,要嘛重入轮回要嘛变强,争取希望。

而灵界端木家今天热闹非凡,大红的红花挂满了整个端木家族,高朋满座,挤满了整个端木家会客场。而在一处僻静的院落里,一少年扭头就往外冲,后面跟着两名老者,虽头发花白但精神奕奕,少年在前面跑,老者在后面极力的追赶,嘴里喊着:“乖重孙,你听我说,你不能去,你爹他在冲关,打扰了后果不堪设想”

另外一位老头道:“乖孙儿,谁不让你去你太祖爷爷我带你去”

“父亲,你不能这么骄纵星儿,已经无法无天了。”

“两位太祖爷爷你们别拦我,我就是想问问我爹,以前小不懂事,娶的不是我娘,这次我都这么大,他还是不娶我娘,我娘到底哪里不好了,你看看我爹,12年间总共给我生了9个弟弟妹妹,这个弟弟刚刚出生不到2个月就要娶过门。我倒要问问他把我和我娘置于何地。”

两位老者一左一右,一个熄火,一个点火,很快就到一处幽静的石门前, 石门看起来很厚重,端木星在外大喊道:‘孩儿拜见爹爹。’无人应答,稍作停留只见端木星手上红光聚集,正要一掌拍出,就见一旁的老者,出手闪电般的阻止,口里说道:“我的乖孙啊,你平时拆了我都为你鼓掌,但现在不行,你爹可是在冲击魔星啊 ,一不小心就走火了,小祖宗啊,听祖爷爷一句话。”

另外一个道:“孙儿,别急,我给你打开,看你祖爷爷的。”说完,老人不知从哪里弄来一看石头,砸向洞口,哗啦一声,洞口被炸开,显现出两名魔将一脸的茫然,见是两位老祖,飞快的回神连忙上前施礼道参见长老。

“ 你们起来吧”

“家主呢”一旁的老者挤眉弄眼的问。

两位魔将张二摸不着头绪只能照实回答道:“家主闭关已经半年从未出关”

说完一旁挤眉弄眼的老者瞪着两个大眼睛一脸的质问,另一个老头开口道:‘那就把他给我叫出来,我孙子有话要和他说,快去’

两名魔将显然有点为难,还没等支吾,一旁的老者急切的开口道:‘既然没出来,那我们就在这里等,不用叫了,’说完还特地拉着端木星坐下,讨好的给孙子递过一杯茶,香气四溢。

“太祖爷爷这不会又是蒙汗药吧,”还没等开口,站在另一旁的老者一把夺过茶杯一口呵干说道:“我是他爹,”话音刚还没说完就直直倒下,

端木星瞪溜圆了眼睛看着眼前的这一幕,不带一旁的太祖爷爷发话就撒丫子跑了,老头嘴角掩饰不住的得意,而躺在地上的老者也睁开眼睛,一脸的得意:‘小兔崽子,跟你太祖爷爷斗,小菜一碟。’起身得意的朝着一旁的老者道:“这个办法不知还能用几次,兔崽子修为增长太快,用不了200年就比你我高一个境界。”二位正准备回自己的院落,突然听见一声爆炸,二人立马齐声说道:“不好”。

说完在原地消失不见。就在这座洞府背面,端木星引发禁止触发爆炸,自己已经被沙子掩埋,两老儿一阵手忙脚乱的从废墟中挖掘出端木星来,二人都吐了口气,这次能睡沉睡2年了,终于可以休息一下了,我这把老骨头都快被折腾散架了。于是老者口中念念有词一会端木星消失在原地,而在洞内,受到爆炸冲击,端木旭吐出一口辛甜,明显的这次冲击失败,伤及本源,修养又不知多少时间,对于修魔还是修仙,漫长的岁月里,这点伤的时间不算什么,就怕冲关失败产生心魔加印。端木旭缓缓的搽去口角的血污。他回想他这次入境产生的幻境,白衣女子恬静而优雅的在水中央歌唱,荡起水波掺杂一些道义在其中,翩然而起,时不时的出现,隐约他觉得非常熟悉,但还是记不起。眼神暗了暗,看来他要查阅一些典籍了,起身抖落身上的灰尘,几个呼吸便出现在洞府门口,魔将见先是惊诧,而后便是恭敬,端木旭摆了摆手。朝着前厅而去。



触目所及,大厅一片喧哗,高朋满座,人来人往,有眼神犀利的,上前恭喜,端木旭一脸的茫然,片刻后便知道是怎么回事,心中涌上愤怒,但还是被强行压制,正准备甩手走人,便听见高喊的:“新娘进门”。

本来只安排了新娘拜见主母即可,现在新郎也出现了,便行正轨礼,端木旭冷冷的扫了一眼在场的人,极其压抑而平缓的说:“我在19年前已经取过主母,未曾修离,何曾来再娶新人。”一席话说的敢上前来的南宫婉哑口,只能小声的传音道:‘旭儿,馨儿给你添了儿子,资质不错,馨儿性格温婉,又能容纳,你怎么出口不逊,让人家姑娘也要顾及脸面,再说还有拉拢东方家族,快拜堂,至于以后的事,为娘再也不干涉你。’

端木旭盯着南宫婉看了良久,并没有多言,瞬间从原地消失,东方馨儿撩起盖头时候只看见人影晃动,已经消失不见,南宫婉极力的打圆场。

“大家继续,还是按照原来的进行”在坐的还有各家族代表人都是各怀心思,而在后院端木星的院落里,端木旭刚预备踏入院落。神识稍微略动发现异常,便心下大惊,于是隐秘身形,悄悄启动这座屋舍的结界,端木星住的这所院落并非平常,光结界有108道组合阵法何况阵法都是来自三十三重天的困魔结界。屋内的人神色一变也不顾及形象,露出本来性情,尝试冲击结界,发现根本无能为力,更加震惊,端木家对待端木星的保护,同时也正实了,端木星的血脉力,纳兰星河神色从容起来,当看到走来之人,神色更加轻松,只是一个下辈而已,何况还是自己的孙女婿,于是淡淡的开口道:“端木家就是这样只见新人笑不见旧人哭,何况旧人还在别院内”

端木旭知道此人是谁,他就是闭关200年冲击魔星的纳兰第一人,而他虽然小纳兰星河1000岁,但也是刚刚冲击魔星失败的魔尊后期大圆满,也不惧怕与他,于是平静的说:“不知纳兰前辈到我这别院有何贵干呢”

“随意走走,就不小心闯入此间,还以为是我侄孙女的院子,你把我侄孙女藏在哪里了”

端木旭好笑,有在这个小院落里找人的吗,何况门口明明写着禁止入内四个字,于是乎说“哦,纳兰前辈是来接侄孙女回家的,请随我来”

端木旭撤去法阵,带着纳兰星河来到一处院落比较大,门牌匾额写着梦雅居,端木旭随手撤去防御阵,示意守卫兵撤退,院落2年未曾打扫,便已经杂早丛生,似乎没有人居住已久,端木旭示意纳兰星河先进,二人出现在院落里,里面的人似乎听见了动静,疯狂的跑了出来,腚眼一看,原来是祖爷爷和端木旭,她这两年被端木旭费了修为,体内魔气不在聚集,容颜看起来稍微的苍白,但定颜丹的效用让她还保持这年轻妩媚的面容,纳兰星河看到此景,心中燃起了怒意,我纳兰家族的 人,有错罚可以,万不该费了我侄孙女的修为,让她以后变成一名平凡的魔人,于是冷凝的道:“我想听听端木家主的说法”说完眼睛直直的盯着端木旭。

端木旭似乎在意料之内,少做调整便道:“我端木家有家规其中一条,不得加害族人,发现并证实加害族人,便可废弃修为,逐出端木家族。”说完端木旭看着纳兰雪,纳兰雪想上前辩驳,但恐在这里狡辩,引来更大的惩罚,于是她选择看向纳兰星河。

纳兰星河见此景,心中了然,沉默片刻道:“你可有证据。”

端木旭不慌不忙的手中多出一枚记忆水晶,水晶受到法控缓缓的升到半空悬浮,渐渐的出现一幅画面,正是纳兰雪出门联系东方玉的画面,纳兰雪一脸的不可置信,疾言厉色的道:“你监视我,为什么这么卑鄙。”说完两眼狠狠的瞪着端木旭,似乎是要吃了端木旭才罢休。画面继续播放。纳兰星河一脸的无奈,小辈们的事情还真烦人,他现在也的好好斟酌,过了片刻道:‘如今我这侄孙女已经被你废了修为,虽嫁做人妇,但如今你又新娶东方家姑娘,我这侄孙女还是我纳兰家掌上明珠,安端木家规矩逐出端木家,如今我便带走我家掌上明珠,不知端木家主有何意见。’

端木旭听到此话微笑的说:“既然纳兰家愿意带走纳兰雪那再好不过。”

说完递过一张文书,上面写着休离,打入一道神识烙印,递于纳兰雪,纳兰雪接过文书,她现在是凡人,无法提取神识烙印,于是由纳兰星河提取纳兰雪的神识烙印,加盖上,一分两边各持一份,做完这些,端木旭便把纳兰星河二人送出了端木族邸。回头他找端木星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