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远在天神山,一位身着清灰道袍,面容消瘦,目光熠熠生辉,他扶着胡须,仰望苍穹。手指来回在指节各处点过。最后一声长叹道:‘该来的还是来了,徒儿,走老道我3万多年不曾出去走走了。’一旁的童子某样的小童,连忙站在老者身后,并用手抓住老者灰色道袍。目光也是炯炯有神,时不时金光四射于目。

另一处北仓山,一位慈祥的老婆婆笑弯了眼,面容慈祥,白发苍苍,她目光柔和似是一汪春水深不见底。老婆婆手里拿着念珠,手落到某一颗珠子上时,她停止不动,这时候她的目中再也无春水,只有金光烈焰。她沉声道:“玲儿,收拾收拾,我们该出山了”



随着吴睿被修罗族俘获,各处洞府,各处山脉似乎都在同一时间发出诡异的一刻,大家都算准了一样,离靠仙界中央土,72洞福地的仙主,也都相继开始活动。远在瑶池仙岛,浮空岛,秦福岛,地安岛相继派出门中十大弟子出游。

就连南北仙翁也掐算到什么,也派出门下弟子36人一组出来。

81重天中,每一重代表这不同层次及其境界,然每重天中派出精英弟子108人,相继来到四大部洲。真可谓群英荟萃。各路人马混杂。

光明神派出光明护法1000人,通天教主派出门徒3000于众行走在四大部洲。还有各大教派,相继派出弟子都不下100人。这是亿万年来不增有过的盛世,这是亿万年首次大规模集体出动,其关键原因就是关系着各大教派,各大仙宫在未来末劫法中的地位及其仙位评定。

那摩世尊手中的佛珠轻轻的隆动不停,世尊坐的及其不安,他已经差出座下弟子好几波,到现在还没有回音,忽然从门外传来报的声音,他的佛珠也不再转动,而是坐直了身子等待来人。

“回禀世尊,迦叶找到了”

那摩世尊连忙道:“他在哪里,快快讲来”

“西牛贺洲魔族少主,端木星”

“哈哈”世尊大笑,然后道:‘果然是个大的’禀报的弟子似乎不解,抬头看向世尊,世尊高兴起身,走我们也凑凑热闹去。

而在81重天至高境中,无极老母盘坐中央,一手握净瓶,一手拿浮尘,周围有元始天尊,紫薇天尊,太上天尊等72天尊,其中额头光亮头发稀少乃是吴睿最熟悉不过的孔子名叫孔圣天尊,未来佛弥勒则盘坐老母膝下。一旁观音世尊则静静的坐着,而南海观音,北海观音,西海观音,东海观音个个跪在中央。不知因何遗漏。

今日到场的12老母,只有无极母一人在场,其余不知所云,然即使这样,老母的怒火还是难消。其中南海观音这时候开口道:‘请老母责罚,事情出现纰漏,女儿愿意将功补过。请老母勿降罪于他人。’

老母不语,

只是这样看着,半晌才道“九儿,你去人间界收地元,没有纰漏,勿请罪”说完她目光落在诸位世尊天尊身上。最后闭了闭眼,才缓缓开口道:“罢,罢,都是我的心头肉,我难以割舍,如今出现劫中劫,我们需要共商度过此劫。最好不要走到哪一步”说完她闭了闭眼睛。

又过了好一会,老母沉声道:“布袋,你带着孔圣去四大部洲游说传圣语,至于其余则维持好现有秩序,万万不可自乱阵脚。或许还能将功补过”

又停顿了一会道:‘九儿,本来这次钦定的你是元帅,还是由你做主,赐予浮尘,如有忤逆子即可用浮尘鞭打入轮回,你先率领一些天兵去一趟地府,告诫一下十殿阎王,这次一定不能向以往徇私舞弊。’

大家领命而去,独留老母暗自垂泪不止。几回哭断肠,红尘儿女几人知。

地处中央土第一重天中的福源山脉,福寿真尊和禄量真尊因为一子二人挣得面红耳赤,一个红胡子一个绿胡子,缠斗的不可开交,打着鼻涕虫的二位童子背靠背,睡得正酣。时不时嘴巴半上吧唧几下,另外一个则嘴巴裂开流出了口水。这二位打架有趣,有手有脚不用,用胡子打架,头一次碰见吧,其实不然,他们的手在忙碌在棋盘上,脚呢在收拾棋子,免得跑了。说来也怪,这黑白棋子,似乎还隐隐的长出了腿,一不留神就会脱离。可谓是斗得正酣。斗得激烈忙得晕头转向。观音世尊今日手提花篮,穿着一身素白道服,眉间的一抹朱砂痣,发出一道红色亮光。她穿过云梯,绕过层层云彰,拨开壁障之后便进了福源山脉。她进来就见此二人就是这幅模样。她面带微笑,淡淡的开口道,福禄真尊,莫要在虚度,我来此想借你二人福禄袋一用。

打斗中的二位,似乎并不理会来人,还好他们的嘴巴空闲,异口同声的道:‘不借’。继续斗,一旁的童子听见陌生声音,一下自从地上爬起来,揉了揉眼睛,似乎看清楚来人,立刻恭敬的道:‘参加观音世尊’

“恩,去吧你们师傅请来,我有话与他们商量”世尊道。

“是”两个童子异口同声的道,说完各自选了一个方向而去,独留观音世尊,福禄二位真尊。也不见观音如何出手,就在这一颗,一枚棋子横空,扫了福禄二位真尊的棋盘。哗啦啦,棋子落地,这些棋子常年被真尊们时不时的仙灵之气滋养,已经诞生出些许灵智,只是这短暂的灵智还不足以修行。观音世尊摇头,随着时光的长河,她也看的多了,听得多了,真心的觉得有心无力。眼前的末劫,还真让她有点头痛。她耐心的等待这二位。

片刻后,二位童子请来了寿星真尊,长生真尊。二位见过观音世尊便盘膝席地而坐。福禄二位也悻悻然朝着观音世尊行礼坐定。

“你四人可知,末劫法中之中开启”

一旁的寿星真尊明显的点头是知道了,最是惊讶的是福禄二位真尊,他们瞪大眼睛看着世尊,似乎想再确定一番。

观音世尊点头示意是真的。缓缓的开口道“此番来,我是来借福禄袋一用,另外寿星真尊,你带他们三人,去一趟仙寿宫,一是为渡劫之人增寿增福禄,二是,既然开启不可劈免,你们四人也要尽力渡劫才是上策。”话音刚落,四人一同站起,朝着观音世尊施礼急匆匆而去。

各路仙宫各路人马都在等消息,然有一处此乃位居中央土,9重天宫阙中的东方宫中,号称东方大帝,他则站在高台上看着9重宫阙,周身的道服随风而动他背着手,直直的站立,他内心感叹,他等这一刻,等的太久,让他的仙骨似乎都化了,终于开启了,机遇也会在其中。做神仙太久,太无聊太寂寞,失去了信念,所以不如搞点事情,或许结果不一样呢,数万年的想法终于有了眉目,他嘴角不经意之间露出淡淡的笑。他真希望修罗老弟没有被时光秀逗而腐蚀。

这时候神算子出现在东方大帝身后小声的道:“祭台准备妥当,您看要不要在把水搅混一点。”

东方大帝眉梢一挑道:‘如何搅’

“现在三界内,遍布了魑魅魍魉,我们统统都给放了出来,个别使人击碎,想必日后会出现亿万魑魅。他们除蛊惑人心而外,还可以钻入七窍。有这些灵在,足够他们忙活了。”

“恩”东方大帝扶着胡须,沉吟半晌开口道:‘你在演算一下,道子的力量到底有多大,有多少力量供我们使用’

神算子笑弯了眼,谁都知道她神算子以神算出名,如今可算是头对了主人,他这一手绝活终有了用武之地。他飞快的取出一张纸,手中多出一只红色朱笔,此笔散发着淡淡的红光,老习惯,神算子沾了点自己的唾液,开始飞快的写写画画,忙得不亦乐乎。片刻后,他眉梢喜色更浓,他拱手道:‘大地,道子力量我们如果用好了,9成的力量归我们,至于一成,或许还会散开,无法凝聚。’

“这么高,足够了,我当初奢望只需6成即可,多出3成已经是意外之收获,这样吧,我收8成,你自行取一成。以做奖励,待事成,日后还有更好的给你。”

神算子立刻笑眯了眼。他殷勤的道:‘大帝,我这就在刻画祭台,检查检查是否有纰漏。’

这一切的一切,吴睿并不知道,她这次心和在缥缈宗一样,莫名的彷徨不定。虽然修为比之前高出许多,但她还是有这样的感觉。她从葫芦里取出得自地球上火龙内丹,据说这个内丹也是她前世化身所留,师父层让她炼制成分身。

在这个暗无天日的地方,还是炼制炼制,说不定日后有大用。师父给她的三个锦囊,她现在需要打开一个,以安抚自己缥缈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