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殿外继续高声道:“五殿阎罗王到”

直见白净脸孔,头戴冠旒,两侧垂香袋护耳,身穿荷叶边翻领宽袖长袍,穿着靴子;双手在胸前捧笏,竟然是一个温文尔雅的公子模样。这让吴睿挫败了半天,她就在刚刚还幻想过如雷贯耳的阎罗王多么的凶神恶煞呢。这般看来真是水分太多。五殿阎罗王走上前,双手抱拳,彬彬有礼的朝着果婆婆和二师兄行了一礼,又和其他几位也行了一礼,吴睿觉得这人也太谦虚有礼了。其他几位进来可是没有这么行礼。



“六殿卞城王到”

吴睿明白,今日恐怕这十殿阎王都会出现,索性她也想开开眼界。只见竖眉张口,头顶战盔,身着铅甲,束腰勒带,足踏革靴,怎么没有带笏,大踏步的走到果婆婆身边,朝着诸位抱拳也不见说什么就直接立在一旁。

殿外传来哼着小曲,和殿内的气氛及其不协调,就算这样,他的声音还是传入了厅内众人耳朵,“你们四个兔崽子,难道还等着宣吗,跟我进来吧。”

只见老头身后跟着的一个扁鼻凹脸,头戴方冠,双手怀中持笏,这想必是七殿泰山王,走在后面的是白净面皮,双手捧笏长得非常俊逸脱俗这想必是八殿都市王。

还有一个比前面老头还显老的老者形象,连鬃长髯,头戴方冠,身着长袍;双手握于袖中,怀中抱笛板,这个标致太明显,吴睿敢肯定这是九殿平等王。据说此人爱音乐。曾经以渡仙曲响彻于四大部洲。

最后一个面有短须,其实轮转王刮了胡须或许更加俊朗。双手捧笏十殿转轮王

待进殿四人同时朝着果婆婆和二师兄行了一礼。又相互寒暄了起来。

“孟婆及其各州各郡城隍爷到”突然涌入这么多,吴睿手里捏着手子令。悄悄的运功给手心中的令牌,此令牌毫无动静,吴睿觉得奇怪,这时候大殿内,基本上站满了。

殿外又高声道:‘观音圣使,地藏菩萨到’吴睿心中一直有个疑惑,当初在血海是谁发出黄色光韵指引她出血海。只见头戴白玉冠,身着白色宽袍,走起来随意摆动,另外一个和她在凡间界寺庙里绘像差不多,只是人比较清瘦,手里拿着法杖时不时发出微弱的黄光。吴睿心中的猜疑去了9成,剩下一成就是证实罢了。殿内众人除了二师兄不行礼,站的跟电线杆似得,其他诸位都朝着步入殿堂的二位行了一礼,就连果婆婆和老头也是做了一个简单礼。

据说在冥界一切安功果来清算。地藏王菩萨名头响彻于三千大世界。吴睿也是真诚的做了一个感谢礼并道:‘多谢地藏王指路之恩’二师兄闻听此言,他不忿的道:‘师妹,你别跟他客气,他这个人就是一头倔驴,怎么拉他都会一根筋走下去。’

“道子,辛苦,为亿万众生而奔波,我等只是举手之劳,勿多谢”地藏王道。

“我看人员到齐

,太平,发令”观音道

吴睿明白这是让她把手指印拿出来,其实她早就握在手心。厅内众人齐齐的发出魂力之光。吴睿第一次经历,没想到魂魄还有魂力之光。齐聚于手字铜令里。

令牌渐渐变大,漂浮在大殿中央,光芒照亮了这幽暗的冥界。从远处出现一抹黑色龙的模样庞然大物,它有龙的形态,但又不像,这难道就是守护冥界的圣兽太阴幽荧周身漆黑,眼睛似乎有金光圈包裹,被手字发出的黄色光亮照的格外清晰,否则,即使它潜伏在你身旁,你也不会发现。由远而近,越来越大,和手字相互交映一刹那。

而在81重天中的老母,又露出欣慰的笑。其中坤位的方位被点亮,发出璀璨的光辉,与震位遥相呼应。这让许多仙家或许都不解。不应该是乾位,为何是震位,相应的太阴幽荧也悄悄的没入轮盘中。

手字安然的回到张灵雅手中,殿内的众人似乎都松了气似得,各个脸上的喜色再也掩饰不住。

这时候一殿秦广王突然走出躬身分别朝着老头和老婆婆行了一礼道:‘磁明星如今收回地府36亿生灵,被安排到忘川附近多时,请因果二使者示下’

吴睿一听是慈明星,她脑海中浮现出当初大师兄讲过的话,地球的另外一个名字就叫磁明星。当初二次踏入哪里不是办过地龙华吗。

师父曾言,三期末劫法会关键在三盘,一盘是地盘,也就是凡间黄胎子,这次恰遇磁明星天时已到,所以才会有选地球做地盘,挑德才兼备,福缘深厚的黄胎儿入住八宝灵山,也就是第一重天中安居生活等待第二盘开启,这是第一盘,第二盘就是人盘,也就是如今她做的这些,汇聚各路琼仙,人盘一定,那就是天盘的龙华正式开启,此乃是后话,虽然早有仙机妙语预言,委实不经历不知其中奥妙,吴睿也感叹自己沾了三盘的福泽,否则她的修为哪里精进这么快。她不敢多想便开口道:“秦广王,你说的可是地球上的生灵”

她有点紧张和不安。秦广王答道:“正是”

吴睿再也淡定不了,她在人间界也生活了20多年,度过了她有生以来最艰苦的时光。虽然难熬,但那里的生灵都是非常和善,才过多少时日,怎么会全部收归到地府。她上前一步行礼道:‘诸位阎殿,我的身世想必大家也清楚。不幸走了一遭磁明星,生活了20年,之后返回了四大界,在这过程中生育我养我的父母年迈老去,未能报恩,可否通融一下,寻得在下的父母生灵,以安我心。’

这时候十殿阎王转轮王道:‘道子大可不必为此劳心,你在磁明星的父母生灵,我已经另外安排,先居住在汴梁附近。只是除你父母生灵而外,那吴氏宗祠族人众多都希望能搭上此次机缘。’

吴睿感激的又朝着诸位行了一礼。

老婆婆突然开口道:“这么多生灵,可有功德深厚的黄胎子”

“有,只是少数”二殿阎王答道

老头道:‘适当的把条件放宽松些,这些年我都受够了,在怎么编排,他们都不愿返回清明,不如我看全部投入混沌牌子里另外铸造如何。’

此话一出,殿内的众人脸色各异,更多的惶恐和惊骇,就连一直安静的灵清,脸色也微微的发白,她的手已经紧紧的攥在一起。她的目光时不时盯着吴睿。生怕她忘记了她的事。亦或重启混沌,重新塑造生灵,恐怕从此往后她再也见不到他了。

再完美的体系,用久了便会生出错漏来,何况轮回盘里的生灵,延续了亿万年,早已经腐朽成了藤蔓,盘根错节的纽带和后来诞生的精灵魔灵侵蚀,开天以来分化出来的那些黄胎灵即使化成生灵,也会慢慢变质。他们这些早年修行到也幸运,记得55师兄常常一边喝着酒,一边感叹自己是多么的幸运,虽然整天喝酒散漫混日子,大家都知道这种自在是无法言表的。越早修行越容易脱离轮回束缚,越往后,诱惑也多修行起来越来越难。她要抓住这次机会救夫君于水火。

噗通一声,她又跪倒在吴睿面前,乞求的语气道:‘求道子慈悲救我夫君于水火。’

吴睿这才想起之前答应此女的事,她定定的望着眼前的女子。想想她的过往,平静的道:“你叫灵清是吧”

女子连忙点头,吴睿开口道:“无非就是受一点皮肉抽魂之痛,不算什么,你现在随我来”

灵清连忙跟着吴睿走到一处稍微静点的地方。大殿内人实在太多,大家都没有散去,她也不好形势,拔了一根头发,她又挤出一滴心头血,灵清连忙用一个玉牌将其接住并封印,吴睿又忍着痛抽了一丝魂力,这些都是一瞬完成,并没有花费多少工夫,只见吴睿额头冷汗不住的往外冒。灵清做好了这一切,恭恭敬敬朝着吴睿又磕了三个响头,她便向众人告辞便离开了大殿。

难得二师兄关心一次人,不知从哪里弄来的金丹,直接塞入吴睿的口里,入口便化成圈圈灵水,甜丝丝的。她朝着师兄抱拳谢恩。

二师兄直摆手,只要师妹待会跟我师兄我去一个地方即可。说完他的眼睛转的更加兴奋。似乎终于不用诓骗而感到自得。

接下来,十殿阎王,因果二老,及其城隍开起了会,二师兄催促吴睿动身。吴睿把她的想法告诉了二师兄,没想到二师兄直接道:‘这都是小事,我陪着你去。’

二师兄带着吴睿在冥界乱跑,先后见了吴氏族人,数万年的家族,不知是所有姓过吴的,还是还包括吴氏族人家禽。10万多生灵,再看首当其冲的并不是吴睿的生身父母,而是一位老头老太太模样为首。大家朝着吴睿和二师兄行礼后,从生灵中挤出生养过吴睿的父母来。熟悉的面容早已苍老。母亲直接喊道:‘蕊蕊,你来了,这是我们吴氏宗祠中的先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