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吴睿点头示意自己知道了。大家的目光灼灼,吴睿也有点犯难,这次考核她并没有权利,只是一旁辅助并帮了点微不足道的忙。眼看着这么多生灵脱了肉身,个个清明想从吴睿这里取得功德,位列仙班,哪里有那么好的事,又不是她家开的。

思忖半晌她缓缓的开口道:‘不知诸位有何想法,如果想位列仙班评的是缘分,现在诸位被收回化成生灵,如若不想投胎轮转,就要考取鬼盘,鬼盘考取只凭功德分。’吴睿这样说着,有一个40来岁的中年人模样突然走上前道:‘我认得你,你是我在人间界见过的姑姑,当时就是因为我不是黄胎子所以考核没通过,你是不是又想拿话来搪塞我们,说白了,你就是背叛家族的小人,在这里当什么大尾巴狼’

吴睿还没有说什么,只见一旁的师兄,瞬间硬生生的把该男子的魂魄打散,吴睿连忙上前阻止道:‘师兄莫气,一时执着,难免会有固执己见’

二师兄道:“师妹,这等魔胎子也混在其中,目的不纯,即使投胎转世也会祸及一方,不如打碎永远消失的好”

吴睿默然,她不在吭声目光看向这10万族人。混在其中的魔灵确实不少,还有精灵也在其中准备浑水摸鱼。

她高声道:‘三期末劫法只渡那德源深厚,灵台清明的黄胎子,虽然我人微言轻,为大家做不了什么事,但凡是黄胎子可上前领取命牌,愿意成为鬼修的黄胎子,我将传你们鬼修功法。’

话吧,原本10万生灵,一下子去了三分之二,只有3万多,其中还有魔灵侥幸在里面。吴睿请求师兄帮忙,她则一个个的传授她会的功法。

就这样冥界一呆又不知多少时日。只有1万多吴氏族人通过,吴睿遣散了其它生灵,交由鬼差带走,她则带着这1万多吴氏族人,去找秦广王,把族人安排妥当后,便由师兄带着她离开了幽冥界。

其实在离开之初,她有点想去见见岳长兴,最后还是没有能见到便出幽冥界。出了幽冥界她身子猛地一轻,被师兄给拦了回来,原来是脚下穿的靴子作怪。整理了一番,师兄似乎很不安的模样,他一会抓耳挠腮,一会似乎又有什么话要说。被吴睿看透,她道:“师兄有什么指教,但说无妨”。

二师兄道:‘师妹,其实也没什么了’眼睛又转了转又道:‘其实呢,师妹你拿这个手字才有用,我拿这个去没有用,’他的眼睛又转了转又在吴睿面前晃来晃去等待吴睿接下文,可惜了吴睿这个笨人,根本没有猜测师兄说的什么意思。一般在孙悟空的认知里,他那一次不都是说一半撒泼一半,点到为止,这该死的丫头怎么没反应。

转悠了几圈他似乎下定决心:“师妹我带你去个好玩的地方看看如何”

吴睿失笑,也不戳破,欣然的答应。二师兄似乎松了一口气道:‘师妹你上我的筋斗云,我这就带你去’

凭空出现一云状法宝,变到足够承载两人大也就不再大,二师兄一蹦子跳了上去,“师妹上来”

吴睿照做,也没有顾及上她们头顶的云彩,其实刚刚汇聚的劫云,在吴睿消失在原地也跟着慢慢散开,有意思的是,她们在快速的赶路,然天空中的劫云也在迅速的汇聚,似乎也在跟着赛跑。

其中露出一个雷公脸模样的雷神

气喘吁吁的终于破口大骂道:“猴子我跟你没完”说完她累的趴下,一动不动。电母也是不动了,嘴里确是露出一丝微笑。这是最轻松的雷劫了。反正就这样,她草草的写了自己完成任务,并把雷神的指头在其上面画了一个押。电母拿着成绩单走了,雷神似乎睡熟了。

吴睿被师兄带到一处茂密草地上落下,他吹了一声口哨,直听见哗啦啦,混隆隆,镇的大地都在微微的颤抖,身旁有二师兄在,吴睿自然不惧,最先赶来的是一只大鹰翅膀好大,她还是头一次见这样的大的飞禽。不由得赞叹出声。

蛇是最灵的动物,发出嘶嘶的声音,接着还说了一句灵界话,吴睿自然能听懂。能听懂他们说什么,自然去了几分恐惧,她虽然最怕的就是蛇,今天师兄在身旁,外加这里来的似乎修为都不低。



吴睿望向师兄问道:“二师兄,这就是你出生的地方吗”

“不是,不是,等事情办完,我带你去我出生的地方,保准比这里灵气浓郁多了”

“哦”她很好奇,她在地球看过西游记,今日不由的多打量师兄了一下便开口问道:‘师兄,你可是在地球是个大明星,不管是老人小孩都喜欢你,把你传的神乎其神,对了末法时,还出了你很多形象的故事,最关键还有一款游戏里的主角,大师兄也被遍在里面,不过大师兄编的有点怂,你倒是大英雄,一棒子锤下去要了一条命。’一口气说了这么多。说的二师兄直摆手。

似乎也被说的乐的不行道:“我那时候年轻气盛,不知三界众生之苦,不值一提不值一提”

“二师兄,你真的大闹过天宫”

孙悟空被说的似乎不好意思,他还是摆手道“给师父稍微添了点麻烦,没有的事”

“真的”吴睿不信的道

“少不更事,少不更事”说完笑着直躲闪,不知二师兄这么光荣的事迹,为何闪烁其词。怕什么怕,做都做了,还在乎这个。一个小童声音的蛇突然开口道:‘他那是被特地安排的,不是故意闹的’

吴睿把目光移向这条小花蛇:‘你是怎么知道的’

“在我们妖兽界都知道,猴叔祖是被逼的,也是为了我们更好的生存下来。”

吴睿似乎明白了些,不知什么时间一个庞然大乌龟出现在吴睿身边。它慢悠悠的道:“其实当初你们人类,也是由从我们妖兽里分出去,后来就是龙,凤凰,腾蛇,九尾灵狐等先天感应比较强的慢慢的分离了出来,真正的分开,是因为你们分出去,你们有了害我们的心之后便形成了今日之对立面,后来利用我们的血肉还做出了各种各样的法宝,再往后彻底决裂,我们开始有了仇视防备,并交代后代子孙,变成今日残局。”

仙子,听仙界传言,这次可是从头新添,推倒重来,盘古开天之功也被裁减。在下活了几十个纪元,恳请仙子给我们一次机缘。让我们的子孙也有一席之地好延续下去。说完不管是向她这里奔驰而来的,还是已经来的,在这一刻,大家齐齐的安静了下来,吴睿望向四周她不知所措的道:你们先起来,我也不知道该如何帮你们。

老乌龟缓缓的又开口道:‘仙子不必心急,等一会各路妖兽到齐再商讨也不迟。怕就怕在,龙,凤凰,腾蛇,灵狐一族前来抢。’

吴睿听到

这里眉头不由一皱,她不明白的太多了,龙·凤凰·腾蛇·灵狐不都是妖兽一族吗,为何出现抢这一说。

老乌龟似乎很痛苦,他慢悠悠的道:“此乃是当初设立沙盘时候留下的遗漏。如今我们妖兽一族,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不知该不该说”说完她笨重的抬起它的头,看向吴睿。吴睿直接示意:“请前辈但说无妨”行了一礼,表示尊重。

老乌龟停了半晌,奔向吴睿所在的这片区域现下已经是挤满了,有的直接跳在另外一个妖兽的背上,还有的直接挂在树上,周围的树上也落满了飞来的鸟。即使这样,大地还在震动。似乎还没有到齐。

老乌龟道:“我曾在三清仙尊跟前当过几年坐骑。也知道一点三千界妙音无穷。守护神古往今来都除自我们妖兽一族,这次也是,以前是没有分辨,便混为一体,如今格局已经显现,再让之前的守护神充数我妖兽的代表,势必会让我们从此灭绝于这三千界中。我们曾商讨过各种办法,都无果,直到这次,天罡打乱,从新立盘,不知仙子可否愿意助我妖兽这一脉。”说完又开始下跪不起。紧跟着其他妖兽似乎也在俯首。

吴睿的心也不知何故,也跟着波动不已,看着这么多的妖兽,都是为了存活下来,她淡淡的开口道:‘老前辈,你说的这些,我不知该如何做’

一旁的师兄似乎不耐烦,直接跳到吴睿身边道:‘师妹,我们妖兽缺乏的就是席位啊’

“席位是什么”

师兄抓耳挠腮,半晌才道“玉皇大帝代表着什么,通天教主代表什么,西方圣使代表什么……”一口说了许多统御教宗,二师兄拿眼瞧着她似乎懂了,他也识趣的不想再说,他现在虽然顶着战斗胜佛等代号,关键都是虚职,再怎么努力都是虚的,没有真正的实权。眼睛骨碌碌转着,等待师妹接下文。

吴睿明白了些,但她对仙家的事情根本是一片空白,她斟酌再三道:“二师兄,你说的可是玉皇大帝那一职位。”她又没头没脑的补充了一句道:“关键玉皇大帝那个职位只有一个,不是这次凭本事凭功德定吗”

二师兄似乎被吴睿的一席话气的更甚,他跳的老高飞了一圈又转回来,只是牵了一头牛,吴睿下意识的脱口而出道:“你是牛魔王”

“正是在下”牛魔王立刻挣脱猴子的束缚到了吴睿跟前卖萌,只是这牛卖萌,吴睿还真不受用。接着话头说:‘二师兄,你觉得我刚说的不对’

牛魔王这时候道:‘其只不对,简直大错特错’

“那……那指的是什么”

“妹子,我给你打个比方,我们妖族每只得道飞升需要有一位仙人契约,或者答应他们无理条件,方可入得仙籍,本来就修行不易,到头来被他人驱使奴役,还不如我死了从新投胎成人胎修行。但又舍不得这身的道行。老牛我脾气倔所以就这么拖着,那你看,这老王八也是拖着岁数入不了仙籍,你在看看那些。妹子,你觉得我说的,你明白了吗”

吴睿似乎又明白了些,但她更疑惑,这跟求她有什么关系,二师兄一脚把老牛踹了过去道:‘师妹,不瞒你说,你只需拿出那个手子,暗中分出你一丝道源气息入内,我们诸位会用妖气包裹,选出我们在妖界的代表大神,占一个小小席位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