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吴睿为了寻找机缘,家里附近的山上基本熟门熟路,所以山上哪里有什么自然熟悉,吴睿带着父亲在山间兜兜转转,忽然她停了下来,这块地下20米处有金子的石料,纯度还是蛮高的,爸爸你看,能不能找大伯们一起挖取,吴睿的爸爸摇了摇头“国家风口紧,没有国家允许,是不得私自挖掘,”吴睿带着爸爸一连在山里好几天让爸爸熟悉山中,不知道爸爸怎想的,离姐姐哥哥上学还有一个月的日子里,白天黑夜都都在山上,午饭晚饭都是妈妈做了送去,妈妈做的饭菜比以前也好了很多,多一半的是韭菜盒子,肉盒子,还有各种干粮烤饼,随着姐姐哥哥陆续的在兰州顺利上学,让姐姐代卖金锭,家里生活渐渐宽裕了起来,期间给吴睿添置了好几套新衣服,以前吴睿都是穿姐姐不能穿的,吴睿在接着穿,哥哥一般都是新衣服,可能重男轻女吧,家里就哥哥一个男丁,在哥哥姐姐大四的时候,家里也盖起来新砖瓦房,姐姐哥哥也大学即将毕业,陆续的找到了工作,紧接着,吴睿考取了西安交通大学,她并没有报北京大学和清华大学,大家都替吴睿可惜,大好前程而被志愿报废了,村里乡里镇里的领导三番五次的劝说吴睿,考虑一下清华北大,但都被吴睿拒绝。吴睿在拿到录取通知书后突然告诉爸妈,女儿已经长大,你们18年的养育之恩,女儿在完成任务之后报答,女儿现在要离开爸妈,请爸妈多保重,女儿可能在没完成任务之前是不会回家,这也是当年观世音的要求,父母一听是观音菩萨开示,二老开始大惊失色,随后,父亲说“你去吧,我和你妈妈身体好的很,有手有脚你的姐姐哥哥都毕业了,家里基本不花钱,就是你到哪里人生地不熟的,要吃好喝好穿暖,你不要让我们操心就行了。记得有空就回来看看我们。”

第二天一大早吴睿没有带任何东西,就离开了她生活18年的地方,肩膀上一只肥老鼠,吱吱的叫着,她没有坐火车也没有用任何交通工具,徒步离开,吴睿的爸爸妈妈其实早早的在山头上目送女儿,看着吴睿离开的身影说“你说这孩子像谁”“我看,像你,当年孩子出生我们都看是个傻子,就你不放弃,到处寻医,没想到,是这么聪明有责任心的孩子……”。吴睿现在18岁,炼气已经到了9层顶峰,她在找不到筑基丹的材料和筑基的东西可能一辈子恰在这个关口,她行走在大山中,甘肃的大山大川,她是第一次去这些山川,行走的急快,在凡人眼里可能是飞了,而她知道这是行走,老鼠偶尔吱吱一声,转而在吴睿的肩膀呼呼大睡,她家附近的这些大山她熟悉无比也就不去寻找,她先去西宁青海地域,路过黄河,大地山川沿途美丽景色她都无心观赏,吴睿心里不断的盘算,离开学还有一个月,现在时间又紧张,她也不想耽搁,就这样穿梭在山岳间,不知不觉已经穿过河西走廊,直逼沙漠地带,老鼠吱吱的叫,这时候老鼠的意思是,方向不对,不是这里,不得已又朝南走500公里,鞋子已经破的不像样子,身上也没有多少钱,干粮也快没了,个别药草野山参倒是碰见几株,她用来筑基的辅助药材一无所获,吴睿路过一个村子,找了一户人家讨要干粮,农妇看到水灵灵的一个大姑娘脚趾头基本都在外面,这都什么年代,可怜的紧,她把自己身上穿了没多久的鞋子送了一双给吴睿,吴睿谢过农妇后,准备又要赶路,突然这个农妇又说,“姑娘,一个人,是哪里人去哪里,天都快黑了,要不就住下来”吴睿一笑带过,也不理会,感谢之外,就又开始行走起来,她已经行走10个昼夜,休息在山里,只是稍微的运气打坐恢复又在山上寻找,老鼠一直在肩膀上睡得昏天暗地,吴睿估计了一下现在应该来到了青海省,8月份的青海夜晚也开始有点冷了,她不断的穿梭在山川之间,用神识一一扫过,没有发现一株可以用的药材,倒是挖了几株年份不到50年的野山参,这对于她来说,根本没什么药用价值,所以一路疾驰过了青海湖,连续翻越大山朝南而下,鞋子又破了,无奈取出葫芦,她一直不想用葫芦,就是因为葫芦太耗损她的法力,还不如行走的快,就这样神识扩展开来,越往南下,山壁越陡峭,悬崖绝壁,山里出没的藏民更少,偶尔夜晚还能听见野兽的咆哮声,3天的光景又过去了,能筑基的辅助药材影子都没,何况主药,在一座陡峭的悬崖间有一株涨了不知道多久老树,树上挂着7枚红彤彤的果实,她也饿了,一路上在山里也没少采摘野果,催动葫芦,葫芦白天用的法力太多了,现在丝毫都调动不起来,只能打坐休息,她算了一下时间没几天到9月份了,马上要开学报到,她还没有学费,还连这次出来准备找几个值钱药材一个都没找到,野山参年份不够价格也不会贵到哪里,无奈,她现在真心觉得修行不易,休息了一会,法力还是恢复的太慢,她决定自己爬上去,就在这个时候,肩膀上的老鼠醒来了,吱吱的乱叫,老鼠飞快的从她肩膀上爬下,一路吱吱的朝着果实的,另外一个山谷的洞穴跑去,吴睿有点疑惑又觉得是什么东西自己神识扫过都没能发现,她也就跟了过去,老鼠上山很快,她现在脚趾头全部露在外面,还用草腾把脚裹了一下,没办法还得攀爬,老鼠在一处绝壁上停了下来,吱吱的叫,吴睿看见有点晕菜,她现在法力没有多少,而且草鞋又很滑,站在山脚下一阵酸楚涌上心头。她自修道以来从来没觉得这么苦过,也没这么狼狈过,衣服已经被石头蹭破好几件了,这是最后两件的一件,想起师兄,眼泪又止不住的扑簌簌的流下来,自从11岁见过世尊那年开始,心情也好了许多,再苦也只是淡淡的思念,不像如今,她大声的又开始在山间呼喊起来了“师兄你在哪里,你可知道我在这里都快绝望透了,你知道吗,我受了多少苦,以前你从来不让我做的事我也做了,师兄你把我宠坏了,师兄……”一阵阵的山间回音回荡。



吴睿定了定心神,一阵哭泣发泄,心里也好多了,她提气光着脚丫,缓缓的沿着山壁一点一点的爬,到了老鼠站立的地方,她跳了上去,夏天的衣服很容易破,毫无疑问,这次,倒数第二件衣服也破了。到了平台,神识外放,洞口有迷雾,世尊不是说,这个界面不允许修道的吗,怎么会有幻迷雾。吴睿思索了片刻,眼前的这个阵,对于吴睿现在已经不再话下,一阵折腾,阵法破除,等雾气散了,吴睿打了几个御风术,朝着洞内吹去。这是一些常识,凡是不明,而且出现阵法,都要有防止毒雾意识,等待雾散尽,走进洞内,这是一个绝壁山脉,入口不大,刚好够一个人行走,老鼠在前面带路,她跟在后面,没走几步,她发现年份不错的灵芝,有20株,每一颗都是上了400年的,在往里面有一颗500年的,够了够了,这支500年份的灵芝够了,总算不枉走这一遭,心中想着,她也飞快的采摘,用破衣服一个个的小心奕奕包起来,她又扯了些衣服布条把脚也包裹起来,采摘完后洞内很黑,她把手电筒拿出来,里面竟然有枯骨,枯骨一碰就化,枯骨手里还有一个牛皮手札本,而且绘制的弯弯绕绕,她也看不懂,下面写慧根法僧在此闭关圆寂,这里兴的是佛教吗,她又看向枯骨后面,有个木鱼,还有个钵,两颗珠子,珠子上写着圆觉,她不懂。在往里面探去,还有滴水,滴答,滴答的,继续朝里面走去,走着,大约横穿了这个山脉 在山脉的另一边还有个出口,有几株雪莲,这里没有积雪哪里来的雪莲,颠覆了吴睿前世认知, 500年的雪莲,附近还有好几颗雪莲子,她太兴奋了,雪莲子可是炼制定颜丹一味不可获缺的辅药之一,欣喜之间,她把雪莲子小心翼翼包裹起来,放到葫芦里,防止葫芦里的真火融化了这几颗莲子,在洞口仔细找看有没有遗漏的,发现一处不容易,不能放过,不知觉的走到了峭壁的另外一端,朝外望去,吓她一跳,这边有足足20仗的悬崖,稳稳心神,神识外放,在山的绝壁上还一颗人参,她不淡定了,目前来说她现在上去就是送死,吴睿进洞饮用了些洞内的水,打坐了一会,老鼠跑过来,吱吱的叫,老鼠把吴睿引到滴水的地方,吱吱的叫个不停,吴睿她不是没用神识查探过,只是水,老鼠还是一直的叫,她就相信吧,这只老鼠,和其它老鼠不一样,个头大而且毛色由黑灰转变成黄色的迹象,所以吴睿运功到手指间,一块石头很快被搬动,忙了大半夜,手电也没电了,索性嘿嘿的探索吧,有半人深的坑吴睿心中一喜,她感觉到有浓郁的灵气,难怪这个洞内有灵芝还有雪莲,半山腰还有一颗人参呢,也有了力气挖了,不一会手指碰到通体滑滑东西,他开始小心挖了起来,面积越挖越大,她手指已经快废了,没有工具只能手了,水跌的她全身都湿漉漉的,她还在坑里奋斗者。

她觉得外面有反射进来的光,应该天亮了,乘着这点亮光赶快解决,功夫不负有心人,一个壮汉都抱不动的通体圆润的黄色石头被吴睿给抱了出来,在山洞内没有吃食,肚子里开始咕噜噜,全身湿透,水非常的冰凉,没有一点点力气,还饿的不行,老鼠在石头上,吱吱的叫,意思还有继续。吴睿翻白眼躺在了洞里,一会就睡着了,醒来是冻醒了,打起了喷嚏,她从来没感冒过这次可真是玩大了,感冒了。浑身疼痛,有点发烫,她本身的气血在运转的时候有点紊乱,她索性把葫芦弄了出来,自己则进去到葫芦的内部,里面的三味真火不断的炙烤着她,使得她有点迷迷糊糊,平时根本不敢这样子做,因为她受不了这样的真火焚烧,三味真火是焚烧灵魂的最好的火,所以不是感冒她才不会这样,现在没办法了,迷迷糊糊的昏迷了过去,她觉得浑身很烫,烫的她灵魂都有点颤栗,火能驱走寒毒,只能这样子,她迷茫中咬牙坚持,她的灵魂本来就是鬼君级别,修的是单一水灵决,现在又是四系伪灵根,其中一种灵根就是火灵根,她也看过师兄的功法,所以尝试的修炼过但是效果不佳,一直就这样搁置着。昏迷了不知道几天,这天吴睿醒了过来,发现,她尽然修成了火灵决,气海里红色火焰,感冒也好了,从此她再也不怕火了,高兴的时候总是太短,她发现现在不知道什么时间有没有错过上学,没有衣服了,妈呀,全身**,身上这套已经烧干净了,在摸摸暗格,发现只有一个破烂衬衫,2件,天哪,这要她怎么出去见人啊。反正先出去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