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马氏站起身来的时候,屋子里只剩下了她和金嬷嬷两个人。

金嬷嬷见她脸色不好看,忙将她扶着坐在罗汉床上,“玉兰院虽然只是一进的院子,也是最合适不过的了,奴婢明日就派人打扫一番。”

白家虽然在两百多里外,但快马加鞭的话,来去也快,想必,白家姑娘不日就会进京了。

不仅仅是玉兰院,整个雾家除了春晖堂似乎被隔离在喜庆之外,其他的所有地方全部都被打扫了一遍

一贯低调的雾家也张扬起来,大肆采买,从里至外地装饰修葺,不知道的人还以为雾家有娘娘在宫里,蒙了皇恩要回家省亲了。

雾知夏的心情很复杂,一面焦急地等待父亲回来,一面又有些担心父亲回来后,前世的一幕又要重演。

那一世,她对夏氏心怀芥蒂,夏氏对她再好,也只是继母,而她是雾家的嫡长女,她总以为有王家在一旁盯着,有雾家对她的重视,夏氏只是通过讨好她这种方式赖以在雾家立足。

直到她的人生开始天翻地覆,直到雾家满门被斩,她在冷宫中回想自己的一生,才明白了许多道理,也懂得一颗对自己好的心是何等可贵。

若父亲再次做出前世那种事来,她必然要帮母亲一把。

雾知夏让人把东梢间改造了一番,沿着北面墙上摆放了一面墙的药柜,中间放着一张花梨大理石大案,靠东面的地柜上摆放着一应药铺里才有的工具,铜臼杵、药碾子、小秤等。

一个紫檀木的五斗柜上放着琉璃碗和玉盒,里面放着一些黄黄绿绿的制好了的药膏,上面写着“生肌膏”、“芙蓉霜”等字样。

具体用法功效,也只有雾知夏才知道。

此时,雾知夏正伏在大理石案上,将一种制出来的药剂滴在在一张印着折枝桃花的纸上,只见桃花的颜色深深浅浅地变化着,不一会儿,一朵朵原本显得清浅的桃花,如同受到了三春暖阳的照射一样,绽放出了最艳丽的色彩,一股淡淡的花香从纸上透出来,三丈内都能闻到。

终于成功了,雾知夏松了半口气,她待颜色固定下来后,又将几滴清水洒在上面,静静地看着桃花色彩的变化。

被樱桃偷去的那张香云笺制作法子实际上并不成熟,甚至用来制作的几味材料综合在一起用,还有一定的毒性。

特别是有些人喜欢边看书籍或是信笺边用手指头沾口水来翻页,那毒性一旦沾上唇瓣,被吞入体内,时间长了容易卒口僻,嘴脸歪斜。

这种毒,若是时间久了不治,便再难治愈。

紫微在门口等了好一会儿,见姑娘的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便知道应是这些日子一直费尽心思的事有了进展,她挑起珠帘进来了,“姑娘,才春晖堂那边传来消息,说老太太派去白家那边的人已经从白家动身了,白家姑娘也跟着来了,算日子的话,会跟大老爷同一天进京。”

真是缘分啊!

雾知夏唇角微微勾了勾,眸光闪动,一抹嘲讽的笑便浮现出来了。

她接过紫薇递上来的热帕子,将手擦干净,接过茶盏喝了一口热茶,问道,“赵喜什么时候来?”

“赵二管事已经来了,奴婢让他在滴翠亭里等着。”

“我们过去吧!”

赵喜是老赵头的二儿子,生了一张方正脸,脸庞偏黑,身高七尺,一身酱色短衣穿在身上显得干净利落。

他听到脚步声后,略微抬头朝前看了一眼,只看到穿着一身富贵靓丽颜色的姑娘走过来,便连忙起身,躬身低头,待雾知夏走近后,忙行礼,“小的见过姑娘!”

百灵捧了锦垫过来,忙放在石凳子上,雾知夏安坐后,命赵喜起身,“你来前,你父亲都吩咐过你了?”

“回姑娘的话,小的父亲吩咐小的,为姑娘效力当尽心尽力,姑娘但有吩咐,小的不敢不鞠躬尽瘁!”

雾知夏被他的话逗笑了,赵喜一看便是个实在人,雾知夏也愿意把活派给他,“我也不要你鞠躬尽瘁,你只用心办差就好了,将来的好,少不了你的。”

说完,雾知夏问道,“你可识字?”

“小的念过几年书。”

“哦,后来怎么没读了?”雾知夏问道。

“小的一心想从武,后来遇到了一位游方道士,跟着练过几年功夫,因不肯用功也学得不伦不类。那游方道士没两年就去世了,小的也没了个去处。走过两年镖,因小的母亲身体告急,小的回来侍奉母亲,跟着父亲打起了下手,后来母亲过世,小的也就没有再出门了。”

这是雾知夏早就知道的事了。她点点头,将一张写了香云笺制作法子的纸递给了赵喜,“你说,我若是让你去帮我开个造纸的作坊,你看你有几分把握?”

赵喜果然是走南闯北见过世面的,他拿着纸看了好几遍,便看出这里头的关键来,恭恭敬敬地道,“回姑娘的话,小的约有六七分把握,不过小的也有一个想法。”

“你说来听听。”

“小的看这上头的制作法子,关键在第三道序以后,前面的两道序只是要一些素纸,不若将这制作素纸的工序包出去,让那些作坊帮咱们制作,签订契约,后面的几道工序咱们自己做。”

这也是雾知夏之前就想到了的,犯不着都自己做,一来眼下没这么多人手,二来这素纸要做好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倒是染色,上香、固色、固香和上釉这几个关键的工序由自己来做,节省人手不说,投入也少,收益还大。

“就照你的法子去做,我知道王家有个造纸作坊,你可以跟那边的管事去谈谈,若是他们有意向,价格也公道的话,就优先和王家签契约。”

“小的明白了。”

赵喜走后,雾知夏低着头看了看她还留在自己手里的另一张纸,是她最近才想出来的法子,那香云笺真正要达到古法上说的效果,主要还是后面三道序,固色、固香和上釉,最后的香云笺才会容易着墨,吸墨均匀,亮彩富贵,犹如瓷色。

浮现在纸面上的各种花色,如同开在玉瓷里一般,香气馥郁,令人爱不释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