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这双足……

  沈齐宁看呆了。

  自系统出现已有三载,迄今为止,他见过的最高品质就是紫色,而且仅有紫竹箫那么一件。

  所以他才如此认真地日日吹紫竹箫,就是希望它的熟练度能够早些升满。

  毕竟,在这个高危的修仙世界,沈齐宁的天赋只能说是平平无奇。

  譬如师父刚刚带来的初雪师妹是天灵根,而他只是普普通通的玄级灵根,连地灵根都算不上。

  在凡俗尘世,除了那个神秘的大丰皇庭之外,玄级灵根当然算是千里挑一的修行天才,可在凌霄宗里,就普通得不能再普通了。

  有上一世的经历,沈齐宁十分清楚,他这种水平的修士,就是话本传说中描述大战时“死伤无数”中的“无数”,是宗门争斗时“不惜代价”中的“代价”,是开发仙府时投入“海量资源”中的“资源”。

  想来若不是当时师父唯一的关门弟子在一次历练中死去,以至于硕根峰无人传承,再不收弟子就要被凌霄宗废峰了,师父也不会收下自己这个资质平平的乞儿。

  而眼下,这可是金色物品!

  且不说金色物品本身的技能了,单单是将一件金色物品升到满级所获得的属性点就是个非常可观的数字。

  不过话说回来,这金光是从她这双锦鞋上冒出来的?亦或者是内里的足袜?

  因为金光是将整个脚笼住的,所以很难一眼分辨出来。

  除非……

  让她把鞋袜分别脱下,如此便可轻松分辨。

  沈齐宁心里有些激动,此时他只有一个念头……

  得想办法把它搞到手!

  心中思绪万千,沈齐宁恍然未觉自己已经盯着林初雪的脚看了好一会儿。

  刚抬起头来,就见林初雪有些怯怯地向后退了一小步,一双小脚还在往后挪。

  可她才刚来这硕根峰,眼前的是自家师兄,不敢多说什么。

  而且,而且……

  刚才师兄只是视线朝下而已,也许是在思索什么问题,并不是看着自己的脚。

  毕竟……沈师兄看起来仪表堂堂,一副翩翩公子之相,又怎的会是个喜欢盯着女孩子脚看的变态呢?

  沈齐宁也马上回过神来,移开了视线。

  这不怪沈齐宁,毕竟这是看到了金色的物品,换谁都会如此兴奋。

  “初雪师妹,日后请多关照。”沈齐宁朝林初雪拱手作揖。

  “嗯嗯,沈师兄,请多关照,初雪还有很多要像你学习的。”林初雪回礼道。

  “齐宁啊。”李长眉负手身后,沿着小道向前走去,一边对沈齐宁说道,“初雪今天刚到,就由你带着她四处看看,熟悉熟悉咱们硕根峰,然后挑间屋子歇息吧。”

  “是,师父!”沈齐宁连忙回应,然后一脸激动地看向林初雪。

  “诶?”林初雪略微后退了一步,嘴角微微抽了抽,说道,“师,师兄……?”

  沈齐宁面上保持着温柔和煦的微笑,说道:“初雪师妹随我来吧,带你在这硕根峰上走走,以后可要记得路。”

  “好呀,请师兄带路。”林初雪紧跟在沈齐宁身后。

  沈齐宁点点头,迈步走进了侧旁的一条小路。

  林初雪出来硕根峰,好奇地看着周围的一切。

  她突然问道:“沈师兄,我们硕根峰上一共有多少师兄姐呀?”

  沈齐宁回道:“目前只有我们两位弟子,我是五年前跟师父来到硕根峰的,不过在这之前……”

  说到这里,沈齐宁停住脚步,看着林初雪认真地说道:“在我之前还有一位师兄,不过已经殒命,你切不要在师父面前提起,这是他老人家的伤心事。”

  “诶?”林初雪微微一怔,忙点头说道,“嗯嗯,初雪记住了。”

  “好了,走这边。”沈齐宁在林间小道里拐了个弯,往前走了一段路后便能听到潺潺流水的声音。

  “我们硕根峰虽算不上凌霄宗最好的山门,但环境也非常不错,你看到前边的白雾就是凝聚成实质的灵气。”沈齐宁介绍道。

  首次踏足修仙界的林初雪看呆了,凡间也有灵气充裕的地方,但像这种灵气能凝聚到肉眼可见程度的地方,恐怕只有皇庭的福地才有吧。

  仅仅是深吸一口气,都感觉灵气的增长要比在凡间修炼功法还快。

  “对了,沈师兄你修行的是哪方面的法门呀?”林初雪好奇问道。

  沈齐宁简单回答道:“炼器。”

  “沈师兄是炼器师吗!”林初雪两眼放光,“在我老家那儿,全城最有钱的就是一个炼器家族。”

  “唔……或许和你印象中的炼器不太一样吧。”沈齐宁说道。

  “炼器师在修仙界的地位也很高吧,毕竟大家都需要强大的法宝。”林初雪说道。

  沈齐宁轻轻点了点头,的确,炼器师走到哪里都很吃香。

  不过他选择炼器这条道路,可不是因为喜好,而是为了掩饰自己的系统。

  毕竟大道开光系统从结果上来看,就和炼器相差无几,就算是物品开出一些奇奇怪怪的效果,也可以用炼器失败来解释。

  这些年下来,沈齐宁亲手开光的一些小道具,在凌霄宗里也是有一些小小的名声,时不时就会有师兄姐找上门来。

  这些暂且不提,沈齐宁一边走着,一边快速回头看了眼。

  确定了,她脚上还在发出淡淡的金光。

  此时两人已经来到一条潺潺流过的小溪旁。

  就是这里了,沈齐宁停下脚步。

  “这条溪流叫做云溪,是地下灵泉从泉眼涌出,汇聚而成的,手感冰凉,味道甘甜,还溶解着不少灵气,是硕根峰上的生活用水来源。”

  沈齐宁介绍完,指了指那潺潺流动的溪水,说道:“你想尝尝吗?云溪水对修行也颇有好处,不过这未经处理的源泉之水,以你的修为也只能浅尝一小口。”

  林初雪站在溪水边,蹲下身子,小心翼翼地伸手掬起一捧水来,就如沈齐宁所说的,小小地稍稍尝了一口。

  “真的好喝诶!清甜甘冽。”林初雪惊讶道。

  沈齐宁就站在她的身后,看着蹲在溪流旁的少女,右手掐起了一个指诀。

  云溪水来自地下灵泉,师父当初为了防止云溪枯竭,就对灵泉进行了一些改造,只要引动法诀,就可以让灵泉喷涌而出。

  沈齐宁默念口诀,右手一翻,不远处,汩汩涌出泉水的泉眼突然停滞了一下,然后突然喷涌出刚才十倍的水流。

  忽然涌来的水流让正在品尝泉水的林初雪猝不及防,她正要往后退,溪水就已经将她的双脚打湿了。

  沈齐宁马上取消调水的法诀,故作着急地往前两步:“呀,刚才是灵泉突然喷涌,没弄湿你吧?”

  林初雪站起身来,低头看向自己的双脚,那双锦鞋的鞋面上有明显的水渍,看样子里头的罗袜也是进了水。

  少女嘟囔着小嘴,像是做错事的孩子一样委屈巴巴地说道:“我刚才没留意泉眼的变化,就,就弄湿了……”

  少女双脚并在一起,有些不知所措。

  “鞋子湿了可不好。”沈齐宁认真地说道,“你可以驱动灵气把水蒸发吗?”

  林初雪摇摇头,说道:“我只能在体内运转灵气,还做不到灵气外放。”

  “也是,你还没筑基。”沈齐宁道。

  “我才刚到炼气八重不久……”林初雪嘟囔着小嘴说道。

  嗯,师妹的修为当然是在沈齐宁的算计之中的。

  沈齐宁一副真伤脑筋的样子,抬起右手,灵气在掌心汇聚。

  “这样吧,你把鞋子脱脱,我给你弄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