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沈齐宁蹭地一下站起身来,刚才坐着的椅子都被推得向后飞去,撞在墙上发出“砰”的一声响。

这个动作完全没有经过脑子思考,而是一种下意识的反应。

刚才初雪睁开眼睛的那一瞬,在沈齐宁的脑海中,初雪的身影和雪魔女重合在了一起。

虽然不管是容貌还是身材,二者都有着很大的区别,可那种凌厉的气势实在太像了。

沈齐宁往后退了几步,紫竹箫已经握在手中,做好了随时把初雪敲晕的准备。

“初雪?”沈齐宁轻声喊到初雪的名字。

初雪刚刚结束修炼,还坐着愣了愣,这会儿回过神来,抬头和沈齐宁对视。

初雪眨了眨眼睛,说道:“嗝儿~”

刚要说话就打了个嗝,初雪连忙用手捂住了嘴,惊慌失措地回避着眼神。

“师,师兄……你一直都在啊……”初雪小声说道。

沈齐宁眉头紧皱,借着屋内昏黄的烛光,仔细打量着自己的这位师妹。

初雪的双眸早就恢复了正常的神色,但沈齐宁笃定刚才是真真切切看到她眼中闪过一抹深红,这肯定不会是幻觉。

沈齐宁不可能记错,上一世的雪魔女之所以被称作是“雪魔女”,一是因为她一头苍白如雪的头发,二则是她的能力都与冰雪有关。

沈齐宁心里已经不知想到了哪里,初雪从床上下来,对沈齐宁说道:“师兄,谢谢你护法了,刚才我的修炼没出问题吗?”

沈齐宁看着初雪那一脸单纯可爱的样子,她当真是在请教修炼上的问题。

沈齐宁平复了一下心情,沉声说道:“初雪,你……感觉如何?”

初雪搓了搓手,又依次抬了抬腿,说道:“虽然只修炼了一个周天,但感觉吸收了好多灵气。”

“所以说,师兄你还有师父,都不用担心我,甚至感觉修炼速度要比以前快了许多。”初雪看沈齐宁一脸心事的样子,接着说道。

沈齐宁依旧直勾勾地盯着初雪,右手抓着紫竹箫,握得死死的。

初雪见到他这样紧张的状态,疑惑地走上前去:“师兄,你这是……”

沈齐宁连忙又后退几步,后背撞在了门板上。

初雪感觉师兄的反应很奇怪,歪着脑袋打量着沈齐宁。

沈齐宁深深吸了口气,刚才他脑海中闪过了无数个念头。

雪魔女,那是他上一世的心理阴影,那个让整个修仙界恐惧的女人。

刚才初雪睁开眼睛的那一瞬,她与记忆中的那个身影重合在了一起,结合今天的种种迹象,沈齐宁心中有一个极为大胆的猜想。

有没有一种可能,上一世的雪魔女,其实就是初雪?

毕竟,当年的修仙界有一个共识,那就是魔种结晶无法被人吸收,或者说当时还没人研究出利用魔种结晶的方法,而雪魔女可以从魔种结晶中汲取能量。

沈齐宁第一次看到木灵萝卜吸收魔种结晶的时候就已经大为震惊了,但毕竟那只是一颗萝卜,一颗萝卜怎么都不可能是雪魔女,他归结为那是来自系统的特殊效果。

而初雪,虽然也被系统开光了双足,但毕竟她和萝卜不同啊。

同为女性,同样可以吸收魔种结晶,吸收完后体内也产生阴寒之气。

至于名字里带个雪字,沈齐宁并不觉得这是什么关键,毕竟名字里带雪的人多了去了。

从直觉来说,沈齐宁认为初雪是否就是雪魔女的概率大约是五五开,保守点便是二八开。

但,这种事情,就算是百分之一的可能性,都是值得万分警惕的。

说得残忍点,如果沈齐宁在外遇到一个素不相识的女人,发现她展现出与雪魔女相似的能力,能打得过的话,沈齐宁定会出手将其斩杀,以绝后患。

这绝非什么道义上的讨论,沈齐宁也没办法证明她以后会变成雪魔女,危害整个修仙界,仅仅是上一世带来的强烈恐惧就会让他去这么做。

可,眼前的是初雪。

是硕根峰上与自己朝夕相处的小师妹。

此时初雪就在眼前,一双水灵的眼睛也打量着沈齐宁,她一身的阴寒之气已经消失,与平时并无二样。

在没有百分之一百确定之前,沈齐宁是断然下不了这个手的。

而且……

虽然师父此时不在峰上,但只要他回峰后稍稍动用一下神识,就能知晓峰上发生过的事情。

初雪有着天隐灵根,她可是师父后半生的希望。

若是在讲不清理由的情况下,沈齐宁将初雪如何了,那李长眉恐怕当场将他丢下山去。

此时应当如何,沈齐宁心中纠结。

虽然修仙界有“夺舍转生”一说,但重生这种事情,就连师父他都没敢去讲。

毕竟,转生是一些强者在临死前将所有的神念投射出去,强行夺取孕妇腹中胎儿的意识,相当于舍弃一身修为,只保留记忆。

且不说这种手段即便是真仙强者使用都有很大的风险,最关键的是,转生并不能回到过去。

沈齐宁默默将紫竹箫收回,平复下自己的心绪。

总之,现在有了一个观察的对象,比之前完全等死一样地期待雪魔女出现要好得多。

如果初雪不是雪魔女,那便相安无事,初雪依旧是他可爱的小师妹。

如果初雪就是雪魔女……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并非最坏的情况。

至少她还没成长的雪魔女那般无法战胜的地步,如今初雪炼气境,沈齐宁合气境,中间差了两个大境界。

在现阶段,沈齐宁还是可以轻松制服初雪的。

总而言之,最近多多观察初雪,也有可能初雪吸收魔种结晶的能力和木灵萝卜一样,也是源于系统。

沈齐宁拦着初雪,直接抬手按住她的额头。

“你先别动,让我的灵力进来,我再检查一下。”说着,沈齐宁调动灵力,从初雪的眉心钻入。

“嘶……”初雪身子如触电般颤了颤,但又忍住了没有躲开。

她嘟囔着小嘴看着沈齐宁,小小抱怨地说道:“师兄,你要进来就先跟我说下,别这么突然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