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余芷云,晋升劫仙已四百余年。

前道侣先她一步渡劫,却陨落在天劫之下。

从此,余芷云对仙路失去兴趣,除了教导一位亲传弟子之外,成日便是游山玩水,别人闭关修炼,她闭关睡觉,有时一睡就是好几个月。

到了劫仙境,几乎人人在为了渡过仙劫准备,鲜少有人像余芷云这般的。

所以,余芷云交友的圈子里大都是些后辈,她也不在乎一同出游的仙子实力如何,若是高兴,也会随手帮帮别人,因此许多人愿意来陪余芷云。

只是,这并不能完全驱散余芷云心中的阴霾。

直到某日,一同出游的后辈向她介绍了一个名叫李长眉的人,说是这人善解人意,许多丧偶的女修都乐于约他喝酒聊天。

只是,要收钱。

钱什么的,余芷云并不在意,除了自己的积蓄外,陨落在天劫里的前道侣也给她留下了不少,说是大富婆绝对不为过。

被姐妹们撺掇着,一开始她也就是想着试试,就见一面,喝两杯酒看看,而且还有别的女修陪着一起。

见面之后也只以为这是一个最为寻常的男修,归虚境虽然不低,但在凌霄宗也排不上前面的名次。

可一顿酒下来,余芷云回到家中,脑子里竟是只想着他的那些话语,甚至都怀疑是不是被什么法门给迷住了,但她怎么说也是劫仙境,必不可能中归虚境修士的招。

接下来,余芷云又约了李长眉好几次,她可以感受得到,这位貌不惊人的男修是真心在为她考虑。

这种感觉数百年没有过了,就仿佛是,身处隆冬数百年,终于迎来了第二春。

当初,就算是和前任道侣,他们为了渡劫四处奔波,两人就算见面所谈的也都是渡劫之事。

哪像这样,还会聊聊风花水月。

这一来二去,两人见面的次数逐渐频繁,就这么自然而然地跨过了某一道门槛。

再后来,在深入浅出地交流之后,余芷云发现,这位长眉的长处,可不只在善解人意。

修仙之人茫茫数百年、千年的岁月,换几个道侣也是寻常之事,两人对此都没有芥蒂。

然后,就实质性地在一起了,并且互相称呼夫君与娘子。

……

初雪盘坐在草地上,余芷云在她身前,指尖轻点着她的胸口。

沈齐宁在旁看着,也不是说他想摸摸师妹的哪里哪里,主要是以前他都从初雪脑门进入,难道作为劫仙的师娘这么做是有什么深意吗?更有利于探查?

而且,初雪每次被沈齐宁进入身体探查,都会有些奇怪的反应。

可,师娘这样探查了好一会儿,她身子纹丝不动的。

是我探查的方式有问题?沈齐宁皱眉思索,将这些记下。

“嗯……”余芷云收回手,对初雪说道,“身体并无问题,可丹田里有些异常,就算是天隐灵根,你丹田中灵力的运转速度也远超寻常的筑基期。”

“另外,我在你丹田与经脉当中都探查到一丝气息,是你师兄的吧。”

余芷云的语气十分平静,初雪转头看看站在旁边的沈齐宁,点点头,说道:“这几日师兄的确帮我看过几次……”

“齐宁,像这样的深入探查,你的动作未免有些太粗暴了。”余芷云对沈齐宁说道。

“啊?粗暴?”初雪愣了愣,然后回想起刚才被余芷云探查身子的过程,的确是没有被师兄进来时那般的奇怪感觉。

果然!就说是师兄太粗暴了吧!

初雪早就觉得师兄做得太奇怪了,哪有可能会有那样的感觉嘛!

“师娘,我也没学习过探查经脉与丹田的法门,只是情急之下自己琢磨着做的。”沈齐宁说道。

“过来,教你。”余芷云说道。

沈齐宁看看初雪,又看看师娘,还是迈步走了过来。

“我不可能天天为你师妹探查,你师父要准备渡劫,也没空,还是得你这个当师兄的多照看着点。”余芷云道。

“唔,没错。”师父的声音从远处传来,在三人周边回响起,“齐宁啊,你可要好好照顾师妹,为师我也不打算再收弟子,你二人便是我硕根峰的希望。”

沈齐宁对着师父洞府那边拱手道:“是,齐宁一定照顾好师妹。”

“我,我也不用你怎么照顾啦……”初雪小声嘀咕道。

“你师兄经常给你捏足放松吧?刚才探查时就能感觉到,你的双脚上肌肉均匀,经脉也特别强韧,有如此基础,学些身法、步伐就更为顺利。”

余芷云的语气极为平静,但说出来的话让初雪面上顿时泛起一抹绯红。

对于大几百岁的劫仙来说,什么事情没见过,什么东西没看淡,讲起来有情感变化才是奇怪。

倒是沈齐宁有些意外,虽然这么说有些微的不好,但他给初雪捏脚,一开始的动机并不十分单纯,有那么几分系统的因素在。

后来初雪的足开光成功,沈齐宁反过来被她给开光了左手和右脚,然后……动机就更不单纯了。

当然,排除以上那些不单纯的成分,单纯从单纯的角度来说,沈齐宁也是单纯地觉得少女的小脚儿挺可爱的,偶尔捏捏能放松心情。

可没想到这样做还当真是帮到了初雪,属于是歪打正着了属于是。

“只是啊,齐宁你要再巩固巩固灵力的释放控制,虽然也不会有什么影响,但我在初雪的足部经脉里也感觉到有几分你的灵力残留。”余芷云接着说道。

“咦?还会如此?”沈齐宁惊讶道,“我一定再去钻研灵力控制的法门,争取以后不再把灵力留在师妹身子里。”

“哎哎!我没说继续让你……”初雪说到一半,又不上嘴巴,想了想,改口道,“那师兄你赶紧好好研究去!”

“齐宁,当时初雪吃下那枚黑色结晶的时候,你就在旁边吧。”余芷云马上切换到严肃的话题。

“嗯,没错。”沈齐宁点点头,说道,“我看着她把魔种结晶往嘴里放的,当时初雪就像是被什么东西控制了心神。”

“被什么东西控制了心神……那应当是魔种结晶里的某种力量,除非再搞来一枚测试一番。”余芷云思忖着说道。

“如果算上师父抓回来的那头,我已遇到过三次,我想那种魔物如今已经在很多地方出没了。”沈齐宁的回道。

余芷云说道:“我也听长眉讲过了,还有你说的那些,初雪的天隐灵根应当是被某些东西激活,所以能够吸收那种结晶。”

“也幸好你捡回那个萝卜,萝卜中的药力压制了结晶里狂暴的阴寒之气,否则初雪轻则伤及经脉,重则失去神智,走火入魔。”

“不过,我倒是觉得这并非什么坏事,既然一枚结晶可以通过一些手段完全消化,并且让初雪实力大涨。”

“那么……这种操作应当是可以重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