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如果初雪真的有雪魔女的体质,那么吸收魔种结晶这样的操作,当然是可以重复的。

沈齐宁如今也是知道当年的雪魔女为什么能成长得那么快了,只要吸收魔种结晶就能提升修为,而当时魔种的出没已经非常频繁,甚至还出现过几次魔种兽潮。

但沈齐宁还记得,雪魔女还可以控制那些魔物,也不知道这种能力是怎么出现的。

余芷云给初雪做了个彻底的全身检查,又亲自用灵力帮初雪清理了一遍经脉中的杂物残余。

“现在你身子里干净了。”余芷云摸摸初雪的脑袋,说道。

“嗯嗯,谢谢师娘!”初雪连忙道谢。

沈齐宁嘴角微微抽了抽,感觉余芷云话里有话。

余芷云瞥了眼沈齐宁,道:“我将初雪体内的阴寒之气驱散干净了,虽然你在你师妹身子里留下了不少东西,但也说不上是污物,慢慢地也会被经脉同化成她自己的灵力。”

“那就好……”沈齐宁摸摸鼻子,小声回道。

初雪嘟了嘟小嘴,瞅了眼沈齐宁,又挪开视线,没接话。

余芷云帮初雪检查过之后,又开始探查沈齐宁的身体,虽然她没有明说,但沈齐宁还是能够感觉到师娘的眼中闪过一丝可惜的神情。

像他这样的灵根,在修仙门派里实属罕见,在经脉与丹田的限制下,若是没有什么天大的机缘,基本上一辈子也就是合气境。

“咦?”余芷云眉头微蹙,将手指从沈齐宁额头上挪开,“齐宁,你是否有什么心结?”

“心结?”沈齐宁心中咯噔一下,当真是没想到师娘连这种东西都能感知出来。

“你心神并不稳定,意识海里有一个很强的执念,我能感觉你在担心什么东西。”余芷云说道。

沈齐宁心中一沉,生怕这位劫仙将他重生的事情扒出来。

“这种事情啊,师娘我也了解。”

余芷云瞥了眼一旁的初雪,嘴角微微上扬,接下来的话便用传声直接在沈齐宁的脑海中响起:“你啊,对师妹有想法是吧?但你又自知自己灵根欠缺,以后必然追不上师妹的修为。”

“师娘觉得,你就顺其自然,不必想太多,初雪她肯定也不会嫌弃,只是你身为师兄,也应有些分寸,可别耽误了师妹的修行。”

“你大概至今还是个雏儿吧?哈哈哈,那为感情之事迷了心神倒也不奇怪了,只是别将此事太放在心上,若是我不知道你们二人的关系,差点要以为你与师妹有什么刻骨铭心的往事了。”

沈齐宁听师娘这么说,眼皮子都直发颤,连忙传声回应道:“师娘说的是,齐宁一定记在心上,只是,希望师娘不要与初雪说……”

“哈哈哈,放心吧,师娘不会说的,你们年轻人还真是有趣,男女这点小事都磨磨唧唧,哪像你师父那般……啧啧啧。”

沈齐宁尴尬地望向一旁,但也算是小小松了口气。

还以为师娘可以把他前世今生的记忆都从意识海里扒出来呢……

不过,沈齐宁总感觉初雪并没有那么简单。

种种迹象表明,初雪很有可能就是上一世雪魔女的前身。

要知道,那可是屠戮整个修仙界,就连真仙强者都落败的雪魔女。

师娘在探查了一番后,也没得出初雪为何能吸收魔种结晶的结论,这说明初雪身体里还是有劫仙都无法探查的东西存在。

目前来说,沈齐宁也只能寄希望于木灵萝卜压制住初雪身体里的阴寒气息后,初雪就不会再变成雪魔女了。

接下来,余芷云传授给初雪新的修炼法诀,更适合筑基期的修士,而且比李长眉的功法更好。

虽然余芷云没说,但沈齐宁也知道,不管是师父还是师娘,都把他当成了衬托鲜花的绿草。

系统的事情沈齐宁自然不会说,一边开光积累道具和系统点数,一边蹭蹭师妹的天地气运,沈齐宁觉得,这样的仙路比那种成日打打杀杀的要舒服得多。

现在最让沈齐宁头疼的事情就是初雪双足的开光任务。

要让初雪触发天地气运,就要与她的双脚有接触,到目前为止,最能合理接触到初雪双脚的,也就是他的双手和双脚,前者是按摩,后者是一同泡脚。

可右手和左脚迟迟没有被初雪开光,倒是木灵萝卜被她开光了……

由此看来,初雪足上气运的触发是随机的,如果没有赶上这个巧合的话,她把与双脚接触更多的鞋袜开光是大概率事件。

于是,沈齐宁又把剩余的所有点数都加在了气运上。

接下来师娘并没有在峰上久留,教导了初雪一番,便上了师父的飞剑,一同离开了硕根峰。

虽然两人说是去找那种魔化的野兽,但沈齐宁看他俩的样子,感觉八成是出去找刺激的。

看着远去的宏光剑,沈齐宁不由地去想,师父当初把飞剑造那么大,是不是有什么特别想法啊,比方说,在飞剑上面做些特别的事情……

“师父师娘又走了。”初雪坐在草地上,望着宏光剑飞远的方向,说道。

“现在时间还早,刚好再温习一下刚才师娘教的功法。”沈齐宁对初雪说道。

“嗯,我试试看。”初雪点点头,开始闭目冥想。

沈齐宁在旁看着,初雪身周开始荡漾起灵气波纹,周遭的天地灵气纷纷朝着这边汇聚,那灵气旋涡越来越大,直至覆盖了整个演武场。

沈齐宁身处浓郁的灵气旋涡当中,虽然刚才就有预想,可没想到初雪可以引动如此分量的灵气。

那么,当然不能浪费了,她肯定吸收不了这么多。

沈齐宁就坐在初雪身边,也开始闭目冥想。

与往常一样,沈齐宁开始蹭初雪引动的灵气。

左手的灵力空间已经储满了,现在沈齐宁将吸纳的灵气都引入右脚的灵力空间。

被吸纳入身体的灵气越来越多,沈齐宁脑袋忽然有眩晕的感觉。

这感觉沈齐宁很熟悉,在头几次蹭初雪引动的灵气旋涡时就曾有过。

沈齐宁试图结束修炼,可他眼前画面一转,就进入了一个放眼望去茫茫白的空间。

在这片空间中,一个倩影盘坐在地。

沈齐宁愣愣地站在原地,看到那盘坐的倩影抬起头来,睁开了双眼。

那眼中,闪烁着红宝石般的光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