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沈齐宁注视着面前这人,他知道自己是进入了类似幻境的世界。

接连好几次出现这种情况,且都是在与初雪一同修炼的时候发生,这绝非巧合可以解释的。

初雪体内有着某种隐藏的“天赋”,而沈齐宁心里有着对雪魔女的执念。

且,沈齐宁的灵力进入过初雪的身体,之前还残留了些在里面,沈齐宁也吸收了大量由初雪引动的灵气。

如今两人一同修炼,距离还特别近,精神力也就很自然地纠缠到了一起。

眼前,那名白裙少女已经站起身来,一双深红的眼眸凝视着沈齐宁。

当初第一次进入这种环境的时候,沈齐宁还有些慌张,毕竟那可是当年一记魔刃透穿他心脏的雪魔女。

而现在,他知道雪魔女其实就是初雪,初雪有什么好怕的?只要愿意,那不是随随便便拿捏她。

再说了,这不过是个幻境,诞生自心魔的幻境。

只要克服了这个环境,或许心魔都能解除。

正所谓战胜恐惧的最好办法就是面对她,沈齐宁坚定地一步步朝着眼前的雪魔女走去。

可就在这时,雪魔女的身影骤然消失。

沈齐宁脚步一滞,左右看看,刚一转回头来,就猛然发现一个白色的身影贴近到了他面前。

那双瞳孔散发着红光,除了瞳孔之外,不管是脸蛋还是身材,都与记忆中的雪魔女不同,除了一头雪白的头发外,几乎与初雪一模一样。

沈齐宁默默咽了口唾沫,当时不是因为面前少女的美色,而是那股凌冽的气势。

少女一句话都没说,抬手就拽住了沈齐宁的衣口,将他向后一推。

沈齐宁感觉后背撞到了什么东西,侧过头一看,是堵白色的墙,与幻境里的环境几乎融为一体,很难察觉。

两人就这么睁大了眼睛盯着彼此,少女还要踮起脚才能勉强与沈齐宁平视。

沈齐宁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进入这样的幻境,但既然这是自己的环境,也就不用讲究太多。

战胜恐惧的最好办法就是面对恐惧,沈齐宁直接伸手环住少女的后背,手臂用力将她往自己身上拢过来。

在他做出这个动作的同时,少女一双深红的眼瞪得老大,她轻呼一声,一掌推在沈齐宁胸口,这力道还不足以摆脱沈齐宁,便抬脚踩了上来。

一只脚踩在沈齐宁的肚子上,并且用力踏了下去,试图挣脱沈齐宁的手向后退,可沈齐宁反应很快,反手就将她的脚腕扣住。

于是,少女就这么陷入了一个尴尬的境地。

她单脚站着,右脚则是抬起来,被沈齐宁抓住。

甚至,沈齐宁的手还在缓缓往上抬起,使得她双腿的夹角越来越大,饶是她拼命扭动脚踝,沈齐宁的手都如钳子般咬住不放。

不得不说,幻境中这名少女身体的柔韧性极好,沈齐宁都快要将她的右腿抬到几近一百八十度。

眼看着就要瞄到那裙摆之下,就在这时,沈齐宁感受到一阵强烈的灵力波动,他浑身一震,下意识地松开了手。

眼前顿时一片漆黑,再下一瞬,沈齐宁睁开了双眼。

很显然,这是因为灵力冲击而退出了环境。

沈齐宁下意识后退一步,后脑勺便磕在了树干上,左右看看,竟不知何时从刚才打坐的位置朝旁边走了两三丈远。

不,这并不是重点,重点是……

初雪怎么倒在地上?

沈齐宁连忙往前两步,蹲下身子。

初雪侧倒在地,双目紧闭,右脚的鞋子不知为何飞到一旁去了。

沈齐宁可以明显感知到,初雪身周的灵气旋涡还没有消失,她的呼吸节奏非常均匀,也就是说,她还处于冥想修炼的状态当中。

沈齐宁眉头紧皱,不由得多想了一些。

刚才所见的幻境,当真全是幻境?

他回头看了眼,又看看刚才打坐的位置,这已经走出来好一段距离。

而且不只是他自己,初雪也跟着走过来了。

想到刚才幻境里发生的事,沈齐宁抓住了“雪魔女”的脚腕,把她脚使劲地往上抬,然后幻境就结束了。

所以说,初雪的鞋子落在一旁,就是因为这?

那么,刚才其实是他们两个进入了同一个幻境?

在环境里看到的“雪魔女”,其实就是初雪……

这一点已经没法验证了,毕竟初雪还没醒来,刚刚发生的事情她肯定只以为是在做梦。

沈齐宁到一旁捡起初雪的鞋,打算帮她穿上,总不能等她醒来的时候发现人在奇怪的地方,鞋子还被脱掉了吧?

本来沈齐宁都感觉初雪已经有些胡思乱想了,以为他喜欢她的脚什么的……

沈齐宁小心翼翼地抬起初雪的右脚,先是扯了扯袜口,将松动了的袜子穿好,然后握着她的足弓,朝鞋子里放去。

因为接触到了初雪的脚,所以系统面板自动弹了出来,沈齐宁本来还没怎么注意,可这一瞥,就愣住了。

「物品:初雪的脚丫」

「稀有度:金色」

「气运十足(LV1):双脚获得天地气运加持,脚气无双」

「开光任务2:触发天地气运10次(4/10)」

四?

记得之前是三的来着。

左手、右脚、木灵萝卜,一共是触发了天地气运三次。

难不成?!

沈齐宁连忙低头看去,然后掀起了衣服。

将裤头往下挪了挪,那是丹田的位置,皮肤透出了晃眼的金色。

这……

沈齐宁看看自己身子,又看看初雪的右脚。

所以说,刚才初雪一脚踢过来,踩到沈齐宁丹田的位置。

然后就触发了天地气运,使得沈齐宁的丹田也也被初雪足上的天地气运开光了。

幸好是丹田,若是再往下一丢丢……

沈齐宁正要凝神內视,看看丹田处被开光后究竟发生了什么变化,就感觉手里抓着的这只脚动了动。

沈齐宁下意识侧过头去,初雪伏在草地上,睁开了眼睛,正朝他看过来。

两人如此对视,持续了有数息的时间。

然后,硕根峰上回响起一声少女的惊呼。

“呀!!!师兄,你你你,你,变——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