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行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97章 赚了一笔(2)

    慕云倾盯着白景山未曾来得及收起的地契,稍微松了口气。

    她将房门从内锁死,才安稳的坐在桌前,问道:“王爷可会磨墨?”

    “本王倒是会的。”他俯身前去,调笑着,“不过本王向来不做白工。”

    “多谢王爷了。”慕云倾眼眸略带一丝急色。

    她稍微倾身过去,在秦萧寒脸上亲了一下,“这样的酬劳,可是够了?”

    秦萧寒微怔一下,几不可闻的勾了勾唇。

    “本王只当先收了些利息。”

    他修长的手拿起墨块儿缓缓的磨着,一双眸子却始终落在慕云倾沉静的面容上。

    她方才明明还有一丝急切,如今不到一盏茶的时间,竟变得如此镇定自若。

    秦萧寒那双丹凤眼中原本勾带起的一丝欣赏,也渐渐被心疼压下。

    若是当真在郡宁侯府的庇护下长大,这小丫头如今又何须思虑这般多。

    慕云倾可不管秦萧寒在想什么,见墨汁够了,便取了笔。

    她将慕府的地契一张张铺好,故技重施,重新伪造了一份。

    她寻到了朱砂,仿制印章时,朝里面加了药粉,才细细的描摹上去。

    慕云倾将地契用火烤干之后,又寻水加了药粉,将这些纸张故意做旧之后才放回原处。

    “我们走吧。”她将地契揣入怀中,觉得这一趟来的值了。

    她刚欲走,又扭头瞧了瞧白家的地契,总觉得这样就走了,有些便宜白氏和白景山了。

    慕云倾略微瞥了秦萧寒一眼,瞧见他又开始磨墨,才重新回去。

    将白府的地契都仿制完,已经是一个时辰之后的事了。

    她垂眸,瞥见秦萧寒手上沾了墨汁,微微的出神。

    方才,她未曾言语,秦萧寒却清楚的知道她要做什么。

    这种感觉,就像是秦萧寒在她心中装了小镜子一般,莫名的让慕云倾心中升起一丝绮漪的悸动。

    她垂着眸子出神,秦萧寒却忽而伸手过来,在她白皙的脸颊上捏了捏。

    “小丫头,再不走,本王就把你丢在这儿了。”

    慕云倾闻言,忙起身随着秦萧寒出了书房。

    回来时,慕云倾心舒了些,脑中却在思索着,白府的芒粟都存在哪里,丝毫未曾注意,秦萧寒将她带进了酒楼。

    待到她入座之后,才惊觉,“秦萧寒,这又是哪里?”

    “百味楼。”他声音微暗,提醒道,“放心,你如今的模样,几乎无人能认得出。”

    秦萧寒瞧着慕云倾那张白皙的脸上,被他捏出的几道墨印,眼中便含了笑。

    慕云倾未曾反应过来他是何意,只问道:“我们来这儿做什么?”

    她联想到了白家和芒粟,却听秦萧寒随意的回了一声,“用膳。”

    “你瘦了。”自然要养回来的。

    慕云倾的面容瞬间沉了几分,“已经过了晚膳时间了。”

    “用过膳,本王送你回去。”秦萧寒言语低沉,已是带了一丝威胁的意味。

    小宴上慕云倾倒也没有用多少,只得点点头,不欲再反抗秦萧寒。

    百味楼可谓是京城内最好的酒楼,以往没有机会,慕云倾还从未来过。

    这里的客许多,人来人往,留下的影子皆在外浮过。

    慕云倾百无聊赖的盯着雅间的门窗,却瞥见一道熟悉的人影。

    那人背着药箱,与方掌柜极其相似。